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神医河东狮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千蝶,你若是不介意,我们就一起用膳,我来回答你刚刚的问题。”

  姜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也或许是商人的直觉,他觉得蓝千蝶对表哥是有兴趣的,但这兴趣是出自于大夫对病人的关注,还是有其它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

  蓝天下,亭台内,就着一桌午膳,姜顺将发生在表哥杜慕羽身上的事,大约简述了一遍。

  杜氏家族的嫡支长子杜政中跟旁支长子杜慕羽都是才貌双全,只是论能力、外貌,杜慕羽皆比杜政中更胜一筹,这也是杜政中那一房人,在杜慕羽于姜泰安征战时期担任策略谋士而建立大功后,努力与杜慕羽交好的主因。

  他们想借助杜慕羽的能力搭上太子这条线,而事情的发展也一如期望,两人逐渐为太子重用,只是嫡支担心旁支的发展凌驾嫡支之上,未来恐得受制于旁支,所以当爆发出杜慕羽有谋反意图时,他们借故趁机过河拆桥,自此太子不再重用杜慕羽,而他也因此事一蹶不振……

  “你竟说得那么客气?”姜泰安早就听到一肚子火了,气得猛扒饭入口,才能不开口打岔,但这会儿,他真的听不下去了,槌桌“砰”的一声,坚硬的大理石桌立即出现一个深陷的槌印。

  哇!好惊人的劲力,蓝千蝶咋舌,一边咀嚼口中的红烧肉,一边看着气呼呼的姜泰安。

  “根本就是两年前你表哥被他那个嫡支的族兄陷害,挖了个坑,让你那个笨表哥往下跳,你以为他为什么放弃自己?因为他发现自己笨死了!掏心掏肺的,到头来却遭人开棺鞭尸!”

  “爷爷,皇上派人深入调查,事实并不如爷爷所指控的,那事与嫡支无关。”

  姜顺试着跟他讲理,他的一碗饭连半口都还没吃呢。

  “那足皇上被太子蒙蔽了,不然怎么一块替太子做事的人,一个有事,一个没事?你说啊!”姜泰安一连哼哼了好几声,气呼呼的“砰砰砰”猛槌桌,一次又一次的槌得大理石桌出现许多碎裂的痕迹。

  “爷爷,你别这样,这样怎么吃饭?”姜顺连忙拉住他的手制止,这桌子都要毁了。

  咋舌过后的蓝千蝶一脸如常的继续夹菜吃,看着一旁的姜顺还在跟他爷爷讲理劝慰,她很想跟他说,跟老人家争辩是最笨的,这是她的经验谈,尤其是那种有某种个性特质的老人家,她那个行径惊世骇俗的师父跟老将军还挺像的。

  不过,发生在杜慕羽身上的事的确透着诡异,谋反是逆君大罪,怎么只是罢官去职?看来太子应当也脱不了关系,皇上才下不了重手。

  “慕羽心高气傲,被最亲近的人设计,那种被背叛的感觉,连我这老头都无法释怀,更何况是那孩子。”姜泰安连珠炮的说了一大串,他就是很在意。

  “杜慕羽的爹娘呢?对他的改变没有异议?”她问得直接。

  “你说到这个,老头子更生气,当年我就是不想将女儿嫁给慕羽他爹,那个男人太听他爹娘的话,没胆识、没个性,但我那凶婆娘允了,结果……不说了、不说了!”姜泰安脸色一变,突然气呼呼的再次拍桌,接着起身走人。

  这一次,大理石的边角终于再也撑不住的碎裂落地,几盘菜也跟着落下,一片狼藉。

  “我吃饱了。”蓝千蝶放下碗筷。

  姜顺诧异的瞪向她,哇,她碗底都见天了,还有些灰沙呢,“这样你也能吃?”灰沙配饭怎么吃?他完全没胃口。

  “习医时,在一群挥之不去的苍蝇停着的死尸内脏堆旁都得吃了,这算什么。”说到这点,她忍不住眼神一黯,对杜慕羽的恨意就更深了。

  不过,想到刚刚的情景,她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已不见身影的姜泰安,“我是踩到姜爷爷的哪个死穴?”

  他苦笑,“凶婆娘是我奶奶,我爷爷非常爱她,但她已经逝世多年了。”

  她蹙眉,“病死的?”

  他点头,“我姑姑生表哥时难产走了,奶奶很自责,抑郁寡欢没多久也生病走了,杜家很快就替姑丈娶妻,两年后又纳妾,陆续生下孩子,”这些事,其实都是爷爷后来告诉他的,“爷爷很心疼表哥少了娘疼,又气姑丈的懦弱,所以仗着自己是皇上倚重的大将军,硬是将表哥带在身边,就连打仗也带去。”

  “杜家没意见?”

  “有,毕竟是男丁,又是旁支的嫡长子,但爷爷很霸气,曾经战鼓甚急,他不改顽童个性,直言没带表哥同行他也不去打仗,”说来,他是佩服爷爷的胆识与固执的,“爷爷骁勇善战,带领的那十多名菁英更是边疆战事能每战皆捷的最大主因,皇上不得不对杜家施压,让表哥同行。”

  她能理解,对皇上而言,国家战事为首要,最多不过是牺牲个孩子而已,只是……她皱起柳眉,“姜爷爷不担心你表哥会受战事波及,危及生命?”

  “爷爷说生死有命,若真的走了,表哥的娘跟奶奶也会在天上接他,而他一旦打完仗,要是没死,也会拿刀自刎,亲自去向妻女谢罪。”

  这一席话看似洒脱,但其实沉重无比,蓝千蝶的神情也变得凝重,难怪老将军的老毛病始终无法根治,因为心病根本无药可医。

  “姜爷爷话说得洒脱,但心里肯定非常纠结,他比你奶奶更自责,没有霸道的阻止那桩婚事,女儿走了,连最心爱的妻子也走了,还让外孙成了没娘疼、没爹爱的娃儿。”

  “这的确是爷爷一辈子都无法释怀的痛。”他认同她的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