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神医河东狮 > 上一页    下一页


  就在众人议论长舌时,位于西街的广千园里,一名老大夫提着药箱面对老总管的关切询问仍是尴尬摇头,“厉总管,还是另请高明吧。”老大夫脚步匆匆的走人。

  花木扶疏的庭园中,厉总管不知所措,十根肥肥的手指看了看,心里默数着京城里还有没有没上门替主子看病的大夫?

  他叹了一声,看着正对着园里的垂花门,穿过它,就是一座精致院落,也是广千园的正中心,更是他家主子住的院落,但这几日,主子连这垂花门也走不出来。

  院落里有三间正房及东西两间厢房,居中亭台楼阁、叠石荷池,右侧就是富丽堂皇的开放式厅堂连接的寝房及书房,偌大的室内,多是描金漆饰等昂贵家俱古董。

  此时,杜慕羽躺卧在床榻上,不时的盗汗,一张俊俏的脸庞涨红又见汗水,他全身都不舒服,却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

  但他身子沉重无力、头也重,一天内还会有四至五次的莫名剧痛发作,每次的痛楚历时约莫快一个时辰,其他的时间他才得以喘息。

  只是,他一个天天在京城里走动的人,如今突然消失了,怎会无人议论?厉总管在他的询问下,仅是透露外传他得了怪病,没多传什么。

  他不信,传言只会加油添醋,绝不会少,在广千园过了大半辈子的厉总管还是太善良了。

  他嘲讽的勾起嘴笑,“怪病?还真是贴切,连大夫们也不识这病。”

  虽然不相信外界的议论仅是怪病这么简单,但他现在也没心思大家是怎么想的,他只想痊癒,不再受这病痛折磨。

  真是难为了六十岁的厉总管,城里能请的大夫他都请来了吧。

  才想着,一个熟悉的重重脚步声响起,伴随着的还有另一个脚步声,他微微一讶,厉总管还真是忠心耿耿,动作这么快,马上又为他再找来另一个大夫?

  “爷……表少爷过来看你了。”厉总管因来回走动,微微吃力的喘着气,但他仍努力移动那略胖的高大身材。

  “姜顺?”杜慕羽努力的欲撑起身子。

  厉总管见状,马上过来要伺侯,方才大夫问诊,主子把下人都屏退了,如今他这大总管只得亲自服侍爷,无奈他脸圆、身体圆、双脚都肥的身体移动速度就是不敌年轻脚长的姜顺。

  “表哥,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姜顺是个斯文俊逸的男人,举手投足皆见温润优雅,就连帮杜慕羽撑起身来那动作也见轻柔,像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发脾气的人。

  杜慕羽苦笑一声,此时厉总管搬来一把椅子放到床榻前,让姜顺坐下。

  “甭提了。你怎么有空?你这样正派的人来找我,你爷爷会不开心的。”

  姜顺无声的浅笑,“干么划分得如此清楚?我爷爷也是你外公啊!他的确很不开心,所以明知道你病几天了,仍到今日才让我过来。”

  “何必让你爷爷不开心,你更不需要过来的。”杜慕羽无所谓的一笑。

  姜顺的表情异常认真,“你明知道爷爷的不开心是因为你放弃了自己。”

  厉总管站在一旁,这一听,也用力的点头,原本三层的肥下巴都变四层了。

  杜慕羽瞟了老总管一眼,“你不必替表少爷泡壶茶来?”

  “啊,是。”厉总管连忙回神的行礼,但又带着乞求的目光看向姜顺。

  “老总管不必忙了,先下去吧,我会好好念念你家主子的。”

  厉总管眼睛一亮,“谢谢表少爷,谢谢表少爷。”他笑咪咪的连连弯腰行礼,不管主子那张不以为然的俊颜,开心的退下去。

  没办法,愿意对主子说真话的人也只剩姜顺表少爷了,他可不想见到主子一直堕落下去。

  “表弟要念我什么?我人生正美好,终日尽情于美人酒乡,何来放弃之说?”

  话语乍歇,他的脸色陡地一变,该死,那股莫名的剧痛又来了。

  姜顺见他神情瞬间变得苍白,连忙起身趋近,“表哥看来真的不太好。”

  杜慕羽努力的挤出笑容,“你回去别这样跟你爷爷说。”

  “可以,但你什么时候去看看他?”他忍不住问,表哥跟爷爷曾经是最亲密的祖孙,现在却是连见个面都不愿意。

  杜慕羽忍着痛,耸耸肩,“是我把他给气病的,你还希望我去看他?你真不孝。”他仍挤着笑容说,但下一瞬,俊脸又是一阵青白,痛啊!这该死的怪病,痛得他都想呻吟了。

  “怎么是你气病的?爷爷是多年的老毛病,始终难以根治,就连他隐世的奇医老友当年也无法替他治愈完全。”姜顺摇摇头,说了句公道话。

  杜慕羽也知道,他曾经比姜顺更贴近外公的生活,但这两年来,他努力的让自己在体力与心思都在极度的玩乐中消耗殆尽,让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心力去思考,除了找到“那个人”之外……想到这里,他敛下眼眸。

  姜顺也想到表哥这两年的自甘堕落,但他多次劝告鼓舞也没用。

  而现在,他身子不适,更不是谈振作的时候,“对了,奇医这几年为爷爷的病研究了特殊草药配合针灸疗法,派了他的徒弟赴京来治疗爷爷的长年顽疾,才月余就见疗效,我现在就回去请她过来看看你的病。”他说完就要走。

  杜慕羽拉住他的手臂,“不用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