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龙王引蝶(上) >
三十一


  苏丹凝气炸了,“你让我起来!”这一次,他应了她,然而不过是让她坐得舒服些,他的手仍扣住她的腰,她哪儿也不能去。

  这就是雪娘进来所看到的画面,美丽纤细的苏丹凝在俊美迷人的龙王怀中,让她是又妒又恼怒。

  龙王对苏丹凝是真的不一样,因为她得到消息,一些原本欲来福亲王府作客的达官贵人已在王爷的指示下转往漕运总督府去,所有招待费用由龙王买单。

  原先到访大清的准噶尔汗国的王子与使节也因事暂缓,这代表的是她所冀望让苏丹凝一女事多男让龙王少宠爱她的希望也落空了。

  所以,她再也忍不住的来找端熙,期待以妖娆的身躯及取悦他的情欲技巧重新赢得他的目光,但苏丹凝不出去,她如何宽衣解带?

  “那个,可否请苏妹妹先!”

  “要说什么你快说,不然就出去。”端熙直接打断她的话。

  苏丹凝瞪他一眼,“我要出!”

  他的黑眸倏地一冷,她的“去”字便梗在喉中。她闷闷的干脆转开头,谁也不看,却不忘提醒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也有可能像眼前这样对待自己。

  见状,雪娘知道她得豁出去了。“王爷,你要我乞求你的恩赐还是垂怜?你忘了你有多疼我吗?”她泪如雨下,“不管是在南巡的画舫还是这么长的日子以来,你对我及其它美人们皆视而不见,美人宫死气沉沉——”

  “你是在抱怨?可我从没有强迫你们留下。”

  他冷漠的回应她的哭诉,不是他绝情,这些女人跟苏丹凝原本就不同,她们是自愿进福亲王府,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珠宝首饰喜欢的就买,全叫账房付钱,荣华富贵尽享,还不满足?

  言下之意,是要她走人?雪娘急忙道:“没有、没有,我没想走,我只是希望你偶尔可以来看看我!”

  “入了福亲王府,什么都可以要求,就你刚才求的不能求,你忘了?”

  是啊,她怎么忘了,这是进府的惟一条件。雪娘脸色刷地一白,“对……对不起。”她狼狈而慌张的转身离去。

  苏丹凝看着这一幕,脑海却闪现自己泪眼哀求端熙爱她却遭他冷眼对待的画面,她心儿跟着一揪,“抱歉,我想出去透透气。”

  她拎起裙子也跑了出去,喘着气儿,看着蓝蓝的天空。怎么办?她会怕,她真的好害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雪娘啊!

  第八章

  苏丹凝不太对劲。端熙注意到这几天她都以一种可以说是“找死”的不屑眼神在看他。他不知道,她是故意用那样的眼神看他的,要拯救她濒临失守的心,就只有让他讨厌自己或对自己生气。

  他试着猜测原因,而惟一想到的是雪娘的事。

  藏书楼里,苏丹凝刻意只盯着手上的野史小记,明明看到高俊挺拔的他走了进来,也只是瞥他一眼,又回到她的书本上。

  但很快的,那本书就被他抽走,丢回桌子上。

  她咬着下唇瞪着他,他倒是笑得魅惑,拉着她的手迫她起身,占据她的位子,再让她坐在他的腿上。“这几天为了雪娘的事在跟我赌气?”她的心猛地漏跳了一拍,神情复杂的看着温柔微笑的他,庆幸的是他似乎没发觉她其实是为了更深层的原因。

  见她沉默,他继续道:“我跟她们在一起,一开始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她们在王府陪睡的男人也绝不会比她们在青楼里多,而荣华富贵可一样也没少,我没有亏待她们。”

  “那又如何?!”同为女人,苏丹凝很清楚女人最在乎的是什么,就大多数来说,绝不是荣华富贵。“在青楼,以她们的姿色条件可以选择要怎样的男人,甚至可以拿乔,她们可以有个性喜恶,但在这里,她们是为了你而来,却不能求你的注视、你的青睐、你的一次临幸!”她愈说愈愤慨,心里清楚,这些话里也投射了自己的心情。

  端熙凝娣着她,没料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他双手环着她的纤腰说:“你知道的,女人一多,争奇斗艳、争风吃醋的情形就会出现,若要我把宝贵时间!”一看到她挑起柳眉,他笑了笑,将“浪费”这个字眼改了,“‘花在’这些问题上,总是!”看她又是一脸的不以为然,他明白她很清楚他心中的真正想法,他笑了笑。这么懂他的人儿,她的一颗心对他又为何那般抗拒?

  “罢了,我只想知道我何时可以看到你为我争风吃醋?”

  “你想尝鲜时吧,所以,你若等不及的话可以开始了。”刻意答得对他满不在乎的,但心里确实别扭。

  “你可能要失望了,我很难得专一,而且截至目前,也只有你有这样的殊荣,我挺想尝试这样的专一究竟能持续多久?!”他一反常态的认真模样,刻意向她勾心勾魂。

  她粉脸涨红,心跳加快,瞪着这张俊美得过份的脸庞强抓着最后一丝理智。这一席话只是甜言蜜语啊,然而她却开心极了,这是不对的!

  她紧紧的压抑着,不停的提醒自己想想雪娘,来浇息这份不该有的喜悦。

  可他显然是有心要她为情沦陷,要她为他心动。他懂她的心结,便给她最大的包容,宠她宠得无法无天。

  不过一句,她好想念扬州菜,第二天,厨房里就冒出一名扬州大厨。她不想闷在府里,他便陪她步行上街,或许是先前索先的陪侍已传出她是王府未来的当家主母,还有她见义勇为的善行,她与端熙同行,得到的多是祝福及喜悦的眼神,而他带着她一会儿吃东西、一会儿买东西,只要是她多看一眼的,他便给索先或亚克一个眼神,他们便会上前付了银两买下。

  这样的宠爱令她不安,而更令她不习惯的是街上的老百姓们好像都认为她应该要跟他在一起,但事实是,她想逃开啊!

  那些眼神令她惶恐,她又不想出去了。

  “不是说闷?”端熙看着又躲回藏书楼看书的她。

  苏丹凝撇撇嘴角,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身后有人跟着,百姓们又睁着眼睛看着我,我们是在出巡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