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龙王引蝶(上) >
二十八


  于是,他直接乘轿前往贝子府,见到铎勋后,把端熙交代的话先说了,再提及端熙过去绝不会为了女人而误正事的失常举止告知。

  “我想,龙王对苏丹凝应该是认真的。”

  但铎勋可不这么想,“得不到才是最好的,再加上我对苏姑娘的心意,无形中也加深了他征服她的意念,我倒觉得这纯粹只是男人的劣根性作祟。”

  “就算这样又如何?她是他的女人。”魏仁祥不懂他怎么看不破。

  铎勋苦涩一笑,这也是他最痛苦的地方。

  一连几天,充塞在苏丹凝脑海里的就是“毒”

  端熙怕中了她的毒?!她不停的思索着这句话,这指的是他对她有感觉吗?不,怎么可能?她若真的这么想,就跟他说的,在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

  可是,这句话还会是什么意思?而且她干么这么在乎!

  “苏姑娘,王爷请你到书房。”索先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她一愣。那个地方不是禁区吗?

  她起身,朝索先点点头,顿了一下又问:“你家主子到底在想什么?”

  索先似乎没想到她会问他,愣了一下,才带了抹奇怪的笑意道:“请苏姑娘自己用心去感觉后,自当明了。”

  连他也打哑谜!她撇撇嘴,径自往书房走去。

  一步入书房,就看到一身白色绸缎圆领长袍的端熙正低头挥毫,专注的神情再加上那股尊贵气质,无庸置疑的,这样俊美的男人天生就拥有吸引女人的魅力,即便有其坏透、恶霸的一面,也丝毫不减其吸引力,反而让女人心系而不悔,她虽洞悉这一点,却也抗拒得好辛苦。

  “你来了!”端熙抬头看她,“过来。”

  她深吸口气,走近那红木大桌,倒是看清楚了他在写邀帖,瞧他的字迹端正有力,倒出乎她意外,而请帖上的名字有些眼熟,似乎曾经听过,“这些人是!”

  “扬州知名的骚人墨客。”

  难怪。“你请他们作客?”

  “设宴邀请文人雅士,意欲在铜臭味之外沾染些文学气息,添些文化素养。”

  他刻意说得文诌诌的,不忘继续挥毫写字。

  苏丹凝来自扬州,早已耳闻亦贾亦儒是扬州盐商的共同特点,然而,放在端熙这名邪魅桀惊的男人身上,就是不搭,更甭提淮安盐商支持文人名士、延揽接待的风气比扬州更逊一筹。

  “你的表情很不屑。”他注意到了。

  她粉脸儿一红,“才没有。”

  “你认为我胸无点墨却想附庸风雅?”她没那样想,但的确有富商只管买书、办文人宴,却没半点学识的刻板印象。

  “凝儿,”端熙的眼神带着抹动人的温柔光芒,“试着多了解我,也许你会发现,你并未如你所以为的那么讨厌我。”

  她愣了愣,因为这是第一次,他用这么特别的眼神看她,她有些手足无措。但他当真在乎她对他的观感?尽管她知道自己是受宠的,比起美人宫那些美人们来得幸运,但这份“殊荣”能维持多久?

  几天后,福亲王府内办了一场盛大的诗文茶会,端熙向众人介绍她时是以旧识的闺女来引见,这让众人看她的目光中多了一份尊重而她的讶异及惊喜全写在脸上,端熙甚至给了她一个近似宠爱的笑容,令她的心坪坪狂跳。

  她真的快相信自己在他心中是特别的!

  紧接着,多名文人名流接踵而至,以扬州人居多,为了营造气氛,端熙还派人找来以琵琶、月琴、檀板、弦子合奏的扬州清曲以及两人合演的弹词,令这场茶会更充满雅朴趣味。铎勋跟魏仁祥也是座上客,至于她这惟一被允许在这典雅美丽庭园里出现的女眷,自然引来更多的注视,而当她的视线与铎勋对上时,一股尴尬便不请自来。

  端熙其它文人在摆着墨笔、笺纸的桌面上作画写词,另一边的长桌上备有茶水糕点。

  或许是不想落得紧依女人之名,这一天,他与她的互动反而极少,大半时间,她都是静静的坐在一旁,他则穿梭于各个桌子间。

  她当然可以离开,毕竟铎勋凝娣的目光有时太过专注,她虽然刻意避开却无法忽视。

  而她视线的焦点则是端熙,当他与不少知名的文人雅士谈论诗词字画、设棋局对弈时,那温文儒雅的过人风采是众人之最,她忍不住追逐着他挺拔的身影。

  可她几近着迷的倾慕眼神胶着在端熙身上的举止看在铎勋的眼里,浓浓的醋意直涌上他心头,还夹杂着郁闷的怒火。

  就是这股怒火逼出了勇气,他突然起身,走到苏丹凝身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往另一边的侧厅走去,“我有话跟你说!”

  “这——”她完全没想到他会有这么突兀的举止,愣愣的任由他拉着走。见状,魏仁祥呆了一下,急急的也追上去。

  端熙半眯起黑眸,却是优雅的向围绕着他的文人点了个头后,这才跟了过去。

  “你答应我,不会爱上他的!”一到无人的侧厅,铎勋怒不可遏朝苏丹凝低吼。

  她脸色刷地一白,“我没有爱上他!”

  “没有?!你可知龙王除了外面那些名士文人外,三教九流的友人也不少,红粉知己更是满天下。”

  “那都不干你的事。”她略显慌乱的回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