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龙王引蝶(上) >
二十七


  但他已搂着苏丹凝的纤腰,直接步往南天园,留下那些心碎又提心吊胆的美人们。

  片刻之后,端熙已舒服的浸泡在温暖氤氲水雾的浴池里,苏丹凝跪坐在池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拿着毛巾刷洗他坚硬的背,心里想的仍是!他为什么回来了?雪娘跟其它人呢?就她所知,这趟南巡至少要一至两个月的时间……

  舒服的吐了一口长气,他才开口,“听说你救了一个老人,还天天往铎勋那里去?”

  她一愣,突然明白了,“我早该猜到你让索先跟着我,是为了监视我。”

  他笑,“错了,是保护你,所以,你有什么‘特别的事’要跟我说?”

  她想也知道索先那家伙一定察觉到什么,便通知端熙了,只是,可能吗?这会是他丢下皇帝回府的理由?不可能,她太看得起自己了。

  “没什么特别的事,但我想早点回房休息,我有点累了。”她这些日子都睡不好,没想到,此时见到他,反而有睡意涌上了。

  “我也很累,马不停蹄的回来,但是——”没有预警的,他转身将她整个人拉进浴池里,害她吓了一大跳。

  “我穿着衣服!”

  “很快就没了。”他饥渴火热的猛地攫夺了她的红唇。也如他所言,她身上的衣服三两下就被他撕裂了,一场沸腾的激情在水花喷溅下,忘我的缠绵着,一直到他抱起她,回到床上,两具熨贴的赤裸身躯继续热烈纠缠,到双双被卷入情欲浪潮,仅剩喘气与**声在房间里流泄。

  过没多久,失眠多日的苏丹凝便在他温暖的怀中睡着了。

  端熙凝娣着她熟睡的脸庞久久,这才起身下床穿上衣服,步出房门。

  在交代索先不得让任何人进房后,他独自骑马来到贝子府,在与铎勋促膝长谈一、两个时辰后,不欢而散。

  所以,当他再回到南天园,回到床上,看到令他跟铎勋的友情几乎毁去的苏丹凝仍沉沉熟睡时,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他伸手轻抚她绝丽的容颜,这张脸也诱惑了铎勋的心,竟让重情义的好友摇下狠话,只要他不懂得珍借,即便毁了友谊,他也会强行将她从他身边带走!

  “不,谁也不能把你带走,因为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

  苏丹凝一觉醒来,发觉自己被单下的身子仍然赤裸,而端熙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床边看着她,一身圆领大襟的紫绸袍服,俊美而贵气。她尴尬的拉着被子坐起身来,“我——你!”一时之间,竟不知要说什么。

  “对了,你究竟为什么回来?皇上南巡应该尚未结束,其它人呢?”

  “就你认为,原因为何?”他坏坏一笑,反将问题丢回给她。

  她一愣,“我、我怎么知道?算了,当我没提吧。”

  她看得出来他没打算离开,可偏偏已日上三竿,不起来也奇怪,她看着他,相信他明白她希望他先暂时离开好让她穿上衣服,但是——罢了!从他那双饶富兴味的眸光看来,她知道他就等着她光溜溜的下床那一刻。

  她深吸口气,告诉自己,着实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他已看过、摸过她身子无数次,只是,这一别多天,羞涩感又回来了……

  没辙的,她只好绷紧着身子,僵硬的下了床,见到他那双黑眸顿时一黯,她的呼吸也莫名的混乱起来,所以,她仍然忍不住转身背对他,正要披上衣服,他的手却一寸一寸的摸索而上,她顿时屏住呼吸,一股难言的酥麻感随着他的碰触涌了上来,她不想再屈服在欲望里,撇撇嘴道:“难道这是你回来的理由?那我要说,沉溺于情欲的男人可是做不了大事的。”

  “噗。”他突地笑了开来,将她拉入怀中,执起她倔强的下颚,“我看我是真的要小心,免得中了你的毒了。”其实已经中毒,但承认不得啊!

  “我哪有什么毒?”她莫名其妙。

  恋上你的毒!端熙深沉的黑眸凝娣着她水盈盈的大眼。他不能沉溺,至少在她也沉溺在他的魅惑之前他不该沉溺,也许,他该找些事情来分散对她的心思,而这些事必须是让她可以更了解他的事。

  他想让她看到不同面相的他,不如传言中恶劣的他,他希望她欣赏他,继而依恋他,再转化成对他的情感,毕竟,这次失常的行为已证明他心中有她,她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数日后,魏仁祥带着雪娘跟几名莺莺燕燕还有亚克,一行多人回到福亲王府,几个大美人是一脸委屈,泪眼婆娑,雪娘对着端熙更是欲言又止,但心机深沉的她终究没说上半句话,只在回身时,以眼角余光对着他身旁的苏丹凝射出一道妒忌之火。

  魏仁祥抚着额头坐下后,先喝了杯水,朝美若天仙的苏丹凝点个头,再受不了的瞪着坐在她身边的端熙,“到底有什么天大的事要处理?你这一走,皇上也没了兴致,所以,走没几日,他便草草转回京城了。”

  闻言,苏丹凝一愣。这么说来,端熙真是为她回来的?!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也笑看着她的他,“你!”

  “你可以尽往你脸上贴金,然后再想想要如何回报我。”他坏坏一笑,刻意引导她往另一个方面想。

  这一听就知道事实根本不是她所想的那样,她的心瞬间冷了下来。“不必了,我一向知道自己有几两重。”她起身走人,不想碍着他们两个大男人交谈。

  魏仁祥看着她一走出去,脸上得意笑容就消失的端熙,“你明明!”他困惑的摇摇头,“让她知道你在乎她的程度大到不惜甩下皇上不好吗?”只要是女人就会感动得痛哭流涕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因她回来?”

  这一问,他一呆,还真的答不出来,因为这只是一种直觉。端熙见好友被问倒,反而笑了出来,“好吧,她是部份原因,因为我也不全然

  是为了她回来的。”他说了谎,毕竟堂堂一个龙王竟然为了红颜舍正事,即便是事实,也不能承认。

  “倒是铎勋!”他主动将他跟铎勋谈过之事说了,“你去劝劝他,叫他别把心思放在凝儿身上。”

  果然跟他有关!魏仁祥摇头,“知道,我这会儿就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