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怎么可能?怎么可以?”朱汉钧突然大声嘶吼,“宁儿身子明明还温着!”但她会愈来愈冰冷……他知道,但他不愿意接受,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天啊,他人生头一回这么害怕!就算上回她被绑架,至少,他知道她会活着,可现在,她就在他的面前,呼吸却已经消失,他除了眼睁睁的看着,什么也不能做。

  “宁儿,你给我醒过来!”强烈的无助与绝望在瞬间侵袭了他,他激动的扣住她肩膀用力摇晃,那排山倒海的剧痛直冲他胸口,让他痛的快要无法呼吸。

  众人都不知如何是好,感觉着他最深沉的痛楚,只能默默低头。

  “醒过来!醒来……太残忍了!若结果是如此我宁愿一开始就不要爱你!”朱汉钧的心就要被撕裂了,怎么可以?失去她,他就等于没有心了,那要他怎么活下去?

  “给我起来!给我起来!”

  他黑眸湿漉,谁说男儿不落泪,只是未到伤心处。

  “该死的,我不许你死!时间还没到,我们的幸福还要延续,不要这么残忍……不要这么狠心!”他痛苦的大声呐喊。

  在场的其他人听到他这一声声痛不欲生的呐喊,看到他沉痛的双眸一片湿润,也忍不住跟着难过落泪。

  但梁宁的一缕芳魂早已离体。

  所谓的一回生,二回熟,有经验的她看着眼前这飘飘渺渺的白色云雾,就知道自己已二度翘辫子。

  可这回的感觉比上一次更令她心痛,她才跟朱汉钧过了多少天的幸福日子?而且,这个幸福里还老卡着穆莎公主的阴影,都还没HappyEnding,她就拜拜。

  愈想愈伤心,她干脆坐下来对着这些云雾大声抗议,“到底是哪个恶劣的家伙?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又没有做坏事,却先是被乌龙鬼差丢到古代生活,又直接送给我一个咿咿呀呀的胖娃娃!”

  “虽然第一次当母亲,我也当得有模有样啊,就算过程很慌乱、很受挫、很孤单,但总算是苦尽甘来,也让女儿从几十公分的小娃娃拉拔到现在有一百一十几公分高啊,而且她善良可亲,聪慧可人……怎么样都是个好女儿……”

  “然后,又来了个丈夫……就算一切都难以掌控,我还是选择面对,终于好不容易让他爱上我了,在幸福之余,我也努力行善,你们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残忍?出来!给我出来!”

  忽然,还真的有一名牵魂鬼差出现。

  原来还正正经经板着一张秀气的脸,但在看到她时,他眉头一皱,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而她一见到这张熟悉可恶的年轻脸庞,气得猛地弹跳起来,“厚!又是你!就是你!”

  年轻鬼差眨眨眼,突然后知后觉的脸色大变,反弹一步,颤抖着手指,直指着她那张属于陆采箴的脸,“我的天!怎么又是你?陆陆采箴,我不是还给你好几十年的寿命了,时间还没到啊?你快跟我走!要是被上面发现我又凸槌了,就换我要倒大楣了。”

  时间还没到?这一听,萎靡不振的她精神顿时全来了,“那快走啊!”

  惊慌失措的鬼差连忙拉着她迅速离开,犹如光速般,两人眨个眼,就已经回到人间。

  她怔怔的看着女儿正对着梁宁的身体口对口吹气、按压她胸口,忍不住眼眶湿润,“她记得我教她的CPR,好棒的孩子……”

  “佳萤,你在干什么?你娘走了,不要……不要惊扰她了,让她好好的走……”朱汉钧定定凝视着梁宁已无生气的脸庞,沉痛的嗓音明白显露出他的痛楚与绝望。

  虽然父亲这么说,朱佳萤却不愿放弃,“娘有教我,对溺水的人这么做,可以寻回一线生机,娘还说,这是一次因缘际会下,她见到一名神医在河边救一名昏死的人,还把人救活了,娘才请神医教她的,这一定有效的。”说着,她一而再的重复动作。

  朱汉钧戚然的看着女儿执拗的却还在落泪的脸孔,心紧紧抽痛着,他拍拍她的肩膀,“好,换爹来试试!”

  然而,人死怎能复生?他其实不抱期待,但为了女儿,他一次又一次的按压、一次又一次的送气,脸上的泪水也一滴又一滴的,落在妻子脸上。

  他哭了!一个征战无数的剽悍大将军竟——

  陆采箴哽咽了,他竟因为失去自己而哭了……对不起,对不起……

  “你还在这里哭啥?!快进去梁宁的身体,还有,我警告你,在时间还没到之前,别再让我看到你!”鬼差差点气疯了。

  她破涕而笑,“相信我,我更讨厌看到你……”

  “去吧。”鬼差用力推了她一把,她一下子以狗吃屎的方式接进梁宁的体内,接着——

  “咳咳……”她附上身了,也吐出脏脏的河水,虚弱地睁开眼看着丈夫。

  “天啊!”所有的人都又惊喜,难以置信,有人更是忍不住大哭,“太好了!郡主把水吐出来了,郡主活了!”

  看着她的脸因咳嗽而有了血色,朱汉钧伸出手颤抖地探了探她的鼻息,她还有呼吸!她真的活过来了!

  朱汉钧热泪盈眶,重重喘了口气,他真觉得自己刚刚也跟着她死了一回。

  他俯身紧紧的怀抱失而复得的爱妻,忍不住全身颤抖,不是梦!是真的,她死里逃生了,她有体温,她在呼吸,老天爷!他紧张绝望的心情瞬间放松了,她回到他身边了!老天爷,谢谢你!

  朱佳萤也乐不可支的抱着母亲,又是流泪又是笑,“我救了娘!不对,是爹把娘救活了!太好了,太好了!”

  朱汉钧笑看着女儿,目光随即又回到爱妻身上,她也正笑看着女儿,然后,两人目光对上了,她伸手抚摸他湿法的脸颊,“你哭了,对不起……”

  “不,不用对不起,你没有离开我,你回到我身边了,够了,一切都够了!”恍若隔世,两人四目凝睇,浓浓深情都沉淀在彼此的眼眸里。

  一个月后,崇贤再度为朱汉钧与梁宁下了一首圣旨,两人再次奉旨成亲,不同于第一次的心不甘情不愿,朱汉钧这次十分迫不及待。

  虽然繁琐的迎亲、婚宴实在太折腾人,但也有令他感动的事发生。

  他父母返京当主婚人自是应当的,但上回他们因为梁宁的事,几乎与他撕破脸,没想到在婚宴上,他们的态度与神情却是真真实实的喜悦,眉开眼笑的周旋在宾客间,开口闭口都是说梁宁的好。

  于是,觑了个空,他与爹聊了一下,才知道梁宁写了一封长信,还让女儿当信差,亲自去请二老返京主持婚宴。

  信的内容相当温暖,她说,人生偶有风雨,他们何其有缘成为一家人,或许开始与过程不甚完美,但是,她愿意再努力试试当一个好媳妇,请二老也给她一个机会学习成长。

  而在人生中,拥有世袭爵位、权力财富便是幸福吗?就算拥有一切,若没有家人分享,一切都是空,有些事一定要往好的地方看、往好的地方想,才会有好事发生……

  “穆莎的事也让爹跟你娘想了很多,难得的是,为了两国的和气,郡主决定让穆莎返同蓟金王国,由她父皇自己决定如何处置,不再过问,如此胸襟气度,还有许许多多的事,让我们两个老的都自觉比不上她呢。”朱宗达是真心接纳梁宁了。

  时间流转,喜宴结束了,新房内,在龙凤花烛的烛光下,朱汉钧以喜秤挑起喜帕,旋即感到惊艳,一身凤冠霞帔的梁宁美得如梦似幻,这一切,也宛若在梦里。

  “哇!娘好美哦!”窗外突然传来朱佳萤的童稚嗓音。

  新婚夫妻一看,就见她躲在窗后,以双手撑颊,水灵大眼眨呀眨的。

  “你怎么说话了?我们是偷看的!”还有一颗头也冒了出来,是唐子昂。

  “不对!这叫‘实习’,我娘教过我的,就是下次换我们洞房时,我们就知道怎么做了。”朱佳萤还煞有其事的订正唐子昴的话。

  朱汉钧回头瞪着噗哧笑出声来的妻子,她还笑得出来?!而且……“你竟然教女儿……”他难以置信到说不话来。

  梁宁笑到无法言语,她发誓,她真的没有那样教女儿,只是女儿很懂得如何举一反三。

  两个孩子逃了,新房则门窗紧闭,就怕还有第三双眼。

  因为,洞房花烛夜要开始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