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人总有喜好,我在皇宫里看了那么多各国朝贡来的陶瓷精品,便成精了。”听着梁宁对陶器的如数家珍,穆莎似也起了兴趣,陪着她上山看古窑、进出商会,二姝竟意外的培养出交情。

  两发发展出友谊,皇帝也很感欣慰,至于朱汉钧——

  “水运开发一事刻不容缓,快快进行吧。”崇贤对这事可是兴致勃勃,虽然蓟金王国那方已在穆莎书信往返下,答应不会封闭驿路,但若在他在位期间开发出另一条水路,可是会在史册上大大记上一笔的。

  于是,两个月后,朱汉钧承接了运河的开凿工程。

  这规模极大,整条运河得动用到数万人,一旦完成,就能运用这条河连接北方与京城,成了陶瓷水运这之路,专门运输易碎货品。

  这次工程时间至少一年半载,而炸开两山之间的哑口一事则在半个月内就必须准备妥当,为此,梁宁带着女儿前来扎营小住,除了想亲眼看看古代运河的开凿爆破,当然更重要的是见见亲爱的丈夫。

  因为穆莎也极有兴致,遂带着丫鬟一起跟来了。

  但没有人知道,城府极深的她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

  就在这一天,趁着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到爆破哑口的准备工作时,穆莎款步走到梁宁身后,以手示意后方的丫鬟、侍从再后退些,表示自己要跟她说些体己话,奴才不疑有他,恭敬的退到另一边,与怕爆炸声太大而改坐在棚架下的朱佳萤一起。

  穆莎静静的看着梁宁,梁宁的目光跟多数人一样,都专注地放在埋炸药的准备工作上。

  她真的好不甘心啊!她这么努力的迎合朱汉钧,压抑自己的性格,他却不懂得珍惜她,还要皇上安排几名自为以出色的青年才俊、皇亲国戚给她挑选!

  呿!那是她要的吗?她要的是万夫莫敌的朱汉钧,但他不要她。

  而他会如此绝情,全是梁宁造成的!

  都是梁宁!是梁宁害她心痛如绞,害她夜夜不得不和着泪水入眠。

  所以,一天又一天的,她都在等待机会,不惜憋着满腹的厌恶与她同进同出,就是为了等待一个让她死无葬身之地的机会!

  想到这里,穆莎的眼神愈来愈深沉。

  梁宁蓦地感觉到一道不友善的眼神,她一转头,才发现穆莎就站在自己身后,眼神与平常的她很不一样。

  “说来,我穆莎好歹也是一国公主,与你共用一名丈夫算委屈了,可是你却贪心的不肯成全我。”她脸色凄然。

  “你怎么了?我以为你释怀了,不过,这件事,我跟王爷真的很对不起你,若你没有一个好归宿,我绝对会愧疚一辈子的。”梁宁急急的道。

  “对不起?”穆莎嘲弄的笑着,“不必!因为相较之下,我对你比较坏,只是你命太大,那次绑架,你们母女应该死的,但那一票人太贪心,想把你们送得远远的再去卖个好价格,人口贩子就是人口贩子!”

  梁宁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怔怔的瞪着不过在瞬间,神情就判若两人的她,“你怎么会知道那件事?!”

  她眼神狰狞,“惊讶吗?你好好郡主不当,替什么烂村子出头争取洋人的订单?那干卿何事!玺瓷坊的大当家、二当家也是笨蛋,不自量力的想帮我,当我在京城街上看到曾经拿了我的钱,帮我对讨厌的男人下药卖去当男妓的人口贩子后,我就想到以那两个笨蛋的名义雇下人口贩子绑了你们母女。”

  “本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他们成为代罪羔羊,但很可惜的,他们没事,案子还被压下来,百姓们无人知晓,而你本该在被掳时就被杀掉,却该死的活下来了!”

  她突然冷笑一声,趁着梁宁惊愕万分之际,用力的一把将她推下河谷,重力加速度,梁宁直直的下坠。

  “天啊!”目睹一切的众人尖叫声与惊叫声此起彼落。

  朱汉钧瞬间回头,就看到妻子落水的骇人一幕。

  同一时间,执行兵点燃了炸药,砰地一声,惊天的爆炸声连林木都震动了,轰隆隆的石块崩落,掉入河里,漫天灰尘扬起。

  朱汉钧脸色刷地一白,心脏更在瞬间揪成一团,他想也没想就跳下河去,其他人则冲到坡地边缘,但跳也不是,不跳了不是。

  落水的梁宁不知碰撞到什么,全身剧痛,水流又突然激烈晃动,还夹杂着落石,她猛吸气却呛到了水,石头又如雨般落下,她无处可躲,也逐渐失去挣扎的力气,整个身体开始往下沉去,渐渐的,神志也愈来愈不清楚。

  因崩落的石块尘土染蚀了河流,朱汉钧怎么也找不到梁宁,该死的!到底在哪里?他忍着手臂被石块打到的疼痛,振臂泅泳,拚命寻找梁宁的身影。

  山坡旁,众人脸色哀戚,心里有底,郡主怕是凶多吉少了。

  穆莎早被侍卫揪到一旁,但铸成大祸的她只是冷笑,反正有人陪她死,她怕什么?

  朱佳萤早已被吓得魂飞魄散,在一旁低声嚎泣,有两名侍卫严谨的守在她左右,防止她出事。

  终于,水面一阵骚动,朱汉钧将梁宁救起来了,但她面无血色,已无气息,朱汉钧一上岸便将她平放在地上,他硊坐在她身边,放声大吼,“大夫呢?”

  一名中年丈夫立即跑过来,他是随开凿队伍过来的随队大夫。

  他仔仔细细的探了梁宁鼻息、看看瞳孔、再探脉搏后,他吞咽了口口水,才支支吾吾地道:“禀王爷,郡主她……死了!”

  死了!像是遭雷击般,朱汉钧的脑子先是一片空白,然后又回了魂,却是动也不动,一双黑眸死死的盯在梁宁脸上。

  时间像是过了一辈子那么长,众人仍然静默,气氛一片哀戚,没有人打破这凝重的氛围,除了朱佳萤外,她扑倒在母亲身上,拚命大哭,“娘!呜呜……娘……我不要……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