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在梁宁与李哲伸谈话同时,雄伟富丽的皇宫内,朱汉钧正与皇帝面对面坐着,谈的也是梁宁的事。

  “如今政治清明、民生富足,却偏偏让她们母女发生那件憾事,幸好有惊无险。”崇贤光想到那情形,还是余悸犹存。

  “她们现在外出,都有侍卫跟随,皇上不必担心,只是,因证据不足导致目前追查整个停止,的确让人气结。”朱汉钧提到这事,仍感无奈。

  “胆敢伤害朕最在乎的人,这事朕会继续查下去,绝不轻饶!”崇贤也气得牙痒痒的,只是还有一件得解决,“你跟穆莎的婚姻是结不成了,可以预见的是,驿路交通将会受阻,这事儿……”

  “是一个契机。”见皇帝不解,他继而解释,“这件事一直是我与穆莎婚事最大的症结点,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解决之道。”他随即娓娓道来,商旅若不能进蓟金王国,绕道贸易肯定要花更长的时间,但若改以水运,瓷器运送将更便利,也能减少瓷器的碰撞损失。

  “但何来水路?”

  “臣在营救宁儿时,在当地无意间发现有一条未知的水道,两山之间只有一处哑口,只要用火药炸诵引流即可,臣愿意亲自参与开凿并督造渠道,不过,穆莎的婚事,还是要请皇上施点力。”

  他顿了一下又道:“两方联姻一事是势在必行,只是夫婿得换人。”

  崇暴风骤雨笑开了嘴,“朕的眼光真好,替宁儿找到你这样的男人当她的夫婿。”

  “说到这一点,宁儿与臣的夫妻之名,还得请皇上再开金口,下旨赐婚。”

  闻言,崇贤皱眉了,“这事情可是你惹出来的,你再娶即可。”

  “不同!众百姓皆知是皇上下旨毁婚,自然也该由皇上下旨再指婚。”

  “这……”崇贤为难了,他是皇帝耶,怎么可以反反覆覆的?君无戏言,这会变成是皇上带头胡闹嘛!

  “若皇上觉得为难——”朱汉钧一说,皇帝立即笑了,但听见他接着说出的话,脸又垮下来了,“臣想那该是时候跟皇上要回上次的口头承诺了。”

  “这……朕都让你升官发财了,那个承诺自然也就跟着抵消了。”

  “宁儿说过这个承诺还在,而且她是她,我是我,她要求的封赏不能算在臣头上,皇上对臣允了诺便是君无戏言,臣先谢皇上了。”朱汉钧笑得好不开心。

  崇贤瞪大了眼,这眼前这土匪是谁啊?!蓦地,太监进来拱手道:“禀皇上,穆莎公主求见。”

  崇贤与朱汉钧都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崇贤挥挥手示意,“罢了,让她进来吧。”

  穆莎公主很快进来,虽没料到朱汉钧也在,但她仍分别行礼,在皇帝赐座后,她坐在朱汉钧身边,将求见目的告知,“请皇上作主,我与王爷的婚事不能再拖下去了,我父皇已再次送信来,表示这婚事再不办,北棠商旅再也不能走进驿路一步。”

  “那就这样吧,北棠已有应对之道,将自凿水道,我们绝不因受友邦威胁就将郡主的幸福拱手让出,这也大失北棠颜面不是?”崇贤倒是态度强硬,他站起身来,看着两人,“你们好好谈谈,这事儿今天一定要解决,朕打算挑个黄道吉日再为郡主及王爷下旨赐婚。”

  语毕,他先行离开殿内,留下眼眶泛泪的穆莎与神情漠然的朱汉钧,“你都听清楚了,放手吧,不然,你困住的将是三个人的幸福。”

  “那也是我的选择!”她不甘愿,她都已经如此委屈了。

  “那你就不顾我的选择?你真的有那么爱我?”朱汉钧很难想像,他们之间连拥抱都不曾有。

  穆莎用力点点头,“对!我只爱你,一直以来只有你才能霸占我的心思,主宰我的喜怒哀乐,你无法想像我对你的爱有多深。”

  “你深爱到非我不嫁,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他有着无奈,也有一种无法辩驳的愧疚,一切的确是因他而起,就算他给了最大的诚意,她看来还是不接受。

  “没有。”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但我无法娶你,我无法昧着良心娶你,无法当一个连拥抱都不愿意给,连与你说话都觉得烦躁的丈夫。”

  穆莎看着他严厉得近乎漠然的拒绝,心都寒了。

  “穆莎,易地而处,如果有个男人眼中只有你,不顾你喜恶,执着的要跟在你身边,你也能接受?你可以让他缠着你直至天荒地老?”

  她哑口无言,也顿觉气弱心虚,因为她身边的确曾有这样的男人,为了摆脱他,她买通人口贩子的一名头子,将他掳走卖至他国当男妓……

  没错!被缠着不放是很讨厌,可是,要她就这么什么也不做的就走?不行!她高傲的自尊实在无法接受她比不上梁宁那女人!

  “我明白了,感情的确勉强不来的。”她掩下心思,苦笑。

  至此,朱汉钧才松了口气,“公主能想开最好,你放心,北棠有许多青年才俊,我承诺,一定替你寻个才貌双全的夫君。”

  “谢谢,我也希望能找到。”她温柔点头。

  穆莎公主不再执着于嫁难朱汉钧后,让不少人松了口气,崇贤更是带着感恩的心,将北棠王朝高大英俊、文武双全的青年一一引荐给她,简直像皇帝选妃。

  梁宁感谢她的成全,一再表达谢意,也允诺只要自己有空,一定不吝陪她游山玩水,若有什么需求,也一定帮忙。

  穆莎似乎真的释怀了,转而好奇于梁宁对瓷器的专精。

  “术业有专攻,怎么你会这么了解?”她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