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两人连忙起身退了出去,老总管也行礼跟着退下。

  穆莎则一再的跟两人道歉,态度仍是婉约而愧疚的。

  梁宁显得很无奈,如果她蛮横跋扈,她还比较知道怎么应付,但这位美女一脸楚楚可怜,她不会对付,她看向丈夫。

  “我们出去谈吧。”朱汉钧看了眼穆莎,再转向妻子道:“你休息一下。”

  “可我想在这里谈,三个人都在的时候,姊姊,请你答应让我一起伺候王爷。”穆莎突然开口请求。

  她变姊姊了?梁宁真是啼笑皆非,“公主,我想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好到能以姊妹相称。”

  “可以,因为我们会共事一夫……”

  “不!我们不会,因为我要的是独一无二的情感,如果会,我又何须离开王爷?”梁宁真心诚意的说着,“你对他、他对你的感情若是对等的,我就会成全,但若只是一方执拗的争取,不顾他人意愿,也恕我无法退让。”她的目光看向朱汉钧,在爱情面前,是需要勇气的,为了他,她愿意捍卫一回。

  穆莎表情一变,直觉的看向朱汉钧,就见他的黑眸闪动着深情,温柔的看着梁宁,而自己似乎是多余的,她的胸口开始发疼。

  朱汉钧收回了深情的目光,平静的直视着穆莎,“我们出去谈一谈。”

  她想了一下,点点头,跟在他身后走出去,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凉亭内,“我们的事,我有责任给你一个交代,是你一直不肯面对我。”朱汉钧先开了口。

  “半年未见,第一次见面你就为了挽回郡主而错过,从那天起,我派人打探你们这半年来的相处,才知道你们相知相爱……”穆莎难过的看着他,“我怎么跟你见面?就像现在,谈的不就是不在一起的事?而我一点也不想谈。”

  “若你这么想,事情永远无法解决,穆莎,我对你有很深的罪恶感,但我的心除了宁儿,谁也容不下,怎么给你幸福?”他试着开导她。

  她一脸深受伤害的样子,泪水已盈眶,“她已是你的下堂妻。”

  “不,我们会再成亲的,皇上很快就会再下旨。”

  “那我呢?我没有脸回蓟金去了,如果我因此伤害我自己,你不内疚吗?”她喉头紧缩。

  他摇摇头,“希望你不是在威胁我,因为即使如此,我仍要很残忍的对你说,感情是不能勉强的,我对宁儿情有独钟,对你,我会恳请皇上安排宴会,让你多认识其他青年才俊、王公贵族,一定有适合……”

  “我不要!”她打断他,“我父王已派特使过来,对婚事悬而未决一事表达愤怒,直言再不定下婚事,他会禁止北棠商旅进出驿路,你不担心?北棠皇帝不担心?”

  他表情意外的平静,“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有应对之策,一点也不畏惧这件事了呢?”

  泪水滴落,身子微微一晃,像是要跌倒似的,飞快的转身飞奔而去。

  汉钧再度回到房间,天气阴沉,暮色已浓,烛台上的烛火随风摇曳,梁宁正静静的看着窗外,但视线不知落在何方。

  “想什么?”他走到她身边,拥着她。

  “在欣喜自己的感情有了回应,但一想到穆莎——”顿了一下,“同是女人,她的事让我感到心烦,爱一个人怎么这么辛苦?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我知道。”如果可以重来,他不会再做那么愚蠢的事,凝睇着梁宁眼底的不忍、难过,他的心其实比她还疼,如果穆莎是男人,两人就能大打一场,不必这样虚耗着,像在凌迟,也让他跟宁儿的幸福底下总藏着一根刺,令他们的心布满忐忑。

  “我会努力让她释怀的,相信我。”

  翌日一早,朱汉钧就进宫去了,女儿回私塾上课,梁宁则往商会去,不同的是,她身后跟着的不再只是丫鬟,还多了个杨震,女儿那里则多了个胡允中,这次事件经过调查,玺瓷坊的大当家虽被排除主谋的嫌疑,但因不知是否只是单一事件,而非针对她们,为了安全,朱汉钧就做了这样的安排。

  而梁宁一个多月没有出现,可让商会里的许多人想死了,耳闻她终于游玩回来,杜喜兄弟及其他瓷商莫不过来商会见见她。

  “真抱歉,出游太久了,大家一切都还好吧?”她歉然又欣喜的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一切都好,有些问题,李会长也会帮我们解答。”

  “而且,商会已经遵行郡主的方法建立一套行事模式,大家互相支援,没问题的。”

  “没错,瓷器从配方、制坯、上釉到烧造,教学相长,大家都不吝相互指导,做出的瓷器几乎都是上品。”

  “尤其再打上宫廷专用的瓷器的标示,价格一下子就涨了好几成,这都是靠你的行销方法,当然也是靠我套关系,合作得来的。”

  在众人你一句我一句争相让梁宁得知近况的同时,刚走进来的李哲伸也补上一句,接着他笑笑的看着依然美丽如昔的梁宁说:“玩回来了。”

  她点点头,“是,谢谢李大哥了。”

  两人相视一笑,很清楚彼此指的是哪件事,众人再寒暄一会儿便全退了出去,李哲伸刚跟梁宁面对面坐下就抱怨了,“你那口子还真霸道,我探望几次,每每都见到他那张炉火四冒的脸,我受不了,只好先回京,但看来,我不在,你也被照顾的很好。”

  “别糗我了,不过他真的很用心。”她真的很幸福。

  李哲伸看着她脸上散发出的幸福光彩,知道自己无望了,不过……“穆莎公主的事怎么解决?”

  “京里的人都笃定王爷不会娶她了,但她似乎没有接受这个事实,还在京城。”

  “她是,老实说,若是她很难相处,泼辣蛮横,那还好,但是……”她摇摇头。

  “我也一直以为蓟金男女不拘小节、爽朗豪气,但那些特点显然在她身上绝迹,在我看来,她就是钻牛角尖、执拗不听劝。”

  “不要这样说她,她只是还没想开而已。”同是女人,也不是不理解,她为她说话。

  “王爷呢?”

  “进宫了,对了,关于最近一批货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