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忘了?”他温柔的抚着她的脸。

  她皱起柳眉,蓦地想起,苦笑道:“我刺了自己一刀。”伤口还泛疼呢,啊,感觉全回来了,愈来愈疼。

  “幸好你刺得不深,不然我就见不到你了。”他轻轻执起她的手,落下一吻。

  “佳萤呢?佳萤呢?”她突然惊慌起来,要起身却也扯痛伤口,“哦——”

  他连忙让她躺平,“不急,佳萤毫发无损,这会儿应该在睡呢,今早她才来到这里,守在这里就不走了,若非真打瞌睡了,还不愿回房小睡。”想到那一幕,他仍是感动的,“你这个娘当得真好,也很值得。”

  听到女儿没事,梁宁松了口气,细细打量丈夫,忍着痛说笑,“我想我这个妻子当得也很值得!”

  坐在床榻的他,一双黑眸布满血丝,下颚也有青色的胡碴,更甭提眼眶的两个黑轮,但看在她的眼里,还是俊美迷人。

  他握住她的柔荑,“我被你吓坏了,我这一辈子就算上战场打仗,也没有这么害怕过。”

  她眼眶微红,“我也是。但我知道若不让女儿先脱险,我可能会为了保住清白之身而自尽,到时佳萤怎么办?”

  门突然砰地一声被人用力打开来。

  “娘!”朱佳萤一见到娘醒了,马上扑往床上。

  幸好朱汉钧眼明手快,及时抱住她,不然,肯定撞疼妻子了,“小心你娘的伤。”

  朱佳萤吐吐舌头,“对不起,娘。”

  她笑着摇摇头,示意想坐起来一点,朱汉钧立即贴心的上前,替她在背后垫了几个枕头,让她能靠坐起来,好好打量女儿。

  她紧紧的握住女儿的手,“你安然无恙,太好了。”

  朱佳萤的眼眸闪动着沾光,哽咽道:“可是娘受伤了,还流好多血,这是太医跟我说的,他也叮咛我尽量别来吵娘,这样娘才会好得快。”

  “看到你没事,娘的伤就已经好了大半了。”

  她眼睛倏地一亮,“那太好了,对了,李伯伯也在外面,他也好想见见娘。”

  “李大哥怎么会来这里?”梁宁惊讶。

  朱汉钧抿抿唇,“李哲伸是跟佳萤一起来的,他日前返京,知道你跟我之间发生很多事,所以,特别上芙园想见你,没想到你不在,佳萤又被安置在皇宫,觉得这很不像你的作风……我没想到,他这么了解你。”

  “李伯伯认识好几位皇族,他请他们带他进宫谈官瓷合作一事,实际是要找我,因为娘跟李伯伯是好朋友,所以,我就跟李伯伯说娘发生的事……”朱佳萤愈说愈小声。

  梁宁不解的看向朱汉钧。

  “这次你跟佳萤出事,生死未明,又是在京城内被掳,为了不引起百姓恐慌,也顾及日后你的清誉,皇上下令知情者都得保密,对外,则称你们母女出游散心,故不在芙园。”朱汉钧只能解释。

  原来是女儿不小心告知李大哥了,她微笑的看着女儿,“李伯伯知道事情的轻重,也不会说出来的,你放心。”

  朱佳萤这才宽了心,而朱汉钧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要奴才去请人。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脚步声,斯文倜傥的李哲伸撩袍就在床榻前的椅子坐下,忧心的看着面色不佳的梁宁,“你看来很不好。”

  她微笑摇头,“是吗?我觉得很好,我活着,佳萤也没事,我已经很感恩。”

  “你就是这样讨人喜欢,总想好的,不想坏的。”他笑道。

  喜欢?!站在一旁的朱汉钧黑眸蓦地一眯。

  “只是,我不过走了一趟南方,你就发生那么多事,真的很抱歉我都没有在你身边——”李哲伸真的很心疼。

  “我在她身边就够了。”朱汉钧不悦的插话。

  李哲伸瞪了罪魁祸首一眼,再看着梁宁,“我带了很多补品来看你,但你的下堂夫很霸道,不许我进房,就连在门外瞧你一眼都不成。”他趁机控诉。

  “我很谢谢你对我‘妻子’的关心,但她需要休息。”朱汉钧特别强调妻子二字,表情更臭了,其实,从他的言行举止,在场的任何人都可以感受他对李哲伸的敌意与不欢迎。

  这么清楚的醋意让梁宁忍俊不住的轻笑出声,却又因为笑扯到伤口,痛得唉了一声,两个男人同时急忙上前,但朱汉钧立即瞪视另一个男人,“她是我的妻子。”

  李哲伸也不畏惧,“皇上已下旨……”

  “我抗旨了,再不久,皇上就会再次下旨让我两人成亲。”他已经决定要拿上回皇上应允的请求,来逼皇上让宁儿再次成为他的妻。

  见两人剑拔弩张,女儿还看得津津有味,梁宁连忙开口,“呃——两位,我想休息了。”

  “你好好休息,我就住在附近的客栈,明天再来看你。”李哲伸柔声说。

  “明天不欢迎、后天也不欢迎。”人夫则冷冷的从牙缝间迸出话来。

  见李哲伸仍然维持风度的微笑点头,这才慢条斯理的走人。

  朱汉钧气得咬牙,看着都在偷笑的母女,对着妻子说:“明天他若来,你就告诉他不需要来看你了。”

  “他就像我哥哥啊。”梁宁忍笑忍得好辛苦。

  “连当哥哥也不成!”他霸道的说着。

  终于母女俩破功,同时笑了出来,只是,梁宁笑得好痛——伤口好痛。

  片刻后,朱佳萤被赶回房睡,侍从端了药碗过来,朱汉钧立即接过手,细心的吹凉了,让她能一口一口的喝下,侍从也就静静退下。

  梁宁凝睇着丈夫,他的言行举止在在都表现出他有多么在乎她,当初自制又冷漠的男人早已不复见了。

  她真的好感动,即使他并没有说出我爱你,但她都感受到了。

  “怎么哭了?伤口又疼了?”他连忙将碗放到一旁,温柔的为她拭泪。

  她摇摇头,笑中带泪的道:“第一次看到你打翻那么多醋坛子,连空气都好酸哦。”

  “是,我承认,我吃醋了,但那是因为你能牵动我的心魂,也只有你能敲动我不曾悸动心,也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闻言,她热泪盈眶,心情激荡到说不出话来,他倾身上前,以吻吮泪。

  在朱汉钧细心照料下,再加上皇宫补品以及李哲伸张罗而来的珍贵补药外敷内服、专心调养下,约一个月后,梁宁的伤势几乎都痊愈了,可以行动自如之后,自然也想家了。

  朱汉钧在询问过太医,确定她身子已无大碍,可以承受舟车劳顿后,即启程返京。

  几日后,一行人返回京城,朱汉钧一家先进宫见过皇帝,才返回靖王府。

  呼,还是在家舒服!梁宁吐出满足的叹息声,而与唐子昴一个多月没见到面的女儿已经像脱缰野马,拉着当初护卫她回家的杨震及胡允中出门,去找唐子昴还有久违的玩伴们。

  房间内的气氛静谧而温馨,夫妻俩躺在床上静静依偎。

  “等等!王爷他们才刚回来……”

  砰地一声,房门突然被打开,温馨的气氛顿时丕变,朱汉钧倏地从床上起身,下意识的挡在梁宁身后保护,没想到闯进来的竟是穆莎公主跟她的两名丫鬟。

  “你们真是的——”穆莎斥责自己的丫鬟,再愧疚的看着朱汉钧及梁宁,“对不起,我的丫鬟因为我被挡在厅堂,一时替我感到委屈,就冲进来了。”

  “王爷恕罪,奴才已经跟公主说你们刚刚才从西北游玩回来,不见任何访客,可是……”老总管更是诚惶诚恐,可怜他一把老骨头还没有穆莎的丫鬟高大粗勇,真的无法阻止啊。

  穆莎的两名丫鬟刚刚还气势汹汹的闯进屋内如入无人之境,现在却跪下来,将头垂得低低的,其中一名开口道:“冒犯了,王爷、郡主,可是我家公主已经被晾在京城一个多月了,好不容易听到你们回来的消息,才急着过来。”

  “你们起来,都出去吧。”朱汉钧不想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