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妻女遭人绑架,朱汉钧哪能等待,他精选八名侍卫,一路策马疾奔往发现芙园车夫尸体的山林。

  经过几日跋涉,几夜露宿,载着梁宁母女的马车来到一处独门独院的民房,虽然母女俩仍无法梳洗,但吃、住没问题,只不过,他们在此没休息多久,就又载着她们母女俩上路,也或许是离京城比较远了,绑匪也拿下脸上黑巾,小声交谈。

  “你们绑架我们做什么?谁派你们来的?若为财,我可以给更多。”

  “请你们放孩子走吧,她只是孩子。”

  梁宁一路上都试着跟他们谈话,想探出他们绑架她们母女的动机,找点蛛丝马迹,但他们相当小心,就是不跟她对话。

  而其中一名留着落腮胡的男子,总是以低级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她,目光甚至还移到女儿身上,吓得她不得不时时紧紧靠着女儿,不许任何人靠近她。

  然而,一天又一天,她们离京城愈来愈远了,眼见都已到了更加荒僻的荒郊野外,她还是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带她们去哪里,会有人看到她特意要女儿扔下马车的弹珠吗?

  时间拖得愈长,梁宁的恐惧感便愈深,尤其绑匪看着她跟女儿的眼神,是那么不怀好意!

  其中,那名留着落腮胡的男人看她的眼神更是愈来愈露骨,完全不掩饰对她的邪念,她知道,她的时间不多,但一定要先让女儿有机会逃走。

  此刻,她从马车窗户看出去,外面是一片荒芜的山峦丘陵,还有一条不小的野溪,她挺直腰身,仔细察看地形,在看到某一处时,眼睛倏地一亮。

  她立即附耳在女儿耳边说了些悄悄话,朱佳萤马上摇头,眼眶泛泪,“不要——”

  “嘘……”她额头抵着女儿的,“娘跟你一样手被绑着,不能抱你,不然一定紧紧抱着你。”

  朱佳萤也用力点点头,“我也一样。”

  “我知道,娘也知道你是个聪颖乖巧的孩子,一定会听娘的话,是不是?”

  朱佳萤皱皱鼻,但在母亲坚定的目光下,也只能点点头。

  梁宁吐了一口气,立即对着马车外大叫,“可以停一下马车吗?”

  马车停下来了,一名彪形大汉拉开车帘,梁宁立即将女儿内急一事告知,“拜托,她是个孩子,忍不住的……”

  男人看向朱佳萤,见她的确是要哭不哭的,而且小屁股左挪右移,看起来就可怜兮兮的,“去去去!”

  “我不敢一个人去,我要娘陪。”朱佳萤害怕的道。

  “求求你……”梁宁话还没说完,那名落腮胡绑匪即拍胸脯自愿陪她们去。

  “不成!”另一名绑匪也看出他下流的视线都集中在谁身上,“没时间给你乱搞。”似是带头的男子努努下巴指示另一个人,“你去。”

  两人解开母女的绳子,示意她们往前,梁宁连忙牵着女儿的手,跳下马车后,再一路往别一边的山涧走去,监视她们的男人也亦步亦趋的跟着。

  她不容易找了处近溪边又有块大石头的地方,梁宁又回头看向男人,“你能再退后一些吗?小孩子还是不自在,出不来。”

  “怎么那么麻烦?”他不耐烦的背过身。

  但半晌,她又开了口,“请你再走过去一点,这么近,她真的没法子……”

  他粗声低咒一声,咬咬牙,往前又走了好几步,同一时间,梁宁已很快的脱掉女儿的外衣,紧紧握着她的手,再将头上仅有的一根小发钗交给她,被绑架后,较显眼的珠钗首饰早被拿走了,而这根小发钗价值同样不菲,却不显眼,侥幸存留,而朱佳萤将弹珠袋交给了母亲,让她能继续留下线索。

  此刻,梁宁的眼里尽是叮咛,看到女儿准备好,在大石头闭气潜进水里后,她将衣服用力的往溪水里扔去,等了一会儿,再回头大喊,“啊啊——救、救命、救命啊!我的女儿被水冲走了!”

  “什么?”男子急急的跑过来,梁宁也不着痕迹的刻意跑向他,适时的跟他撞成一团,两人跌坐到地上,再起身回头望时,朱佳萤的衣服早已漂到激流瀑布一隅,瞬间就消失在两人眼前。

  梁宁泪如雨下的揪着男人,“救她!快救她!快救啊!”

  “人都不见了,还怎么救!”

  “不要、不要!我要我的孩子……”梁宁哭得涕泗纵横,好不凄惨,这样的哭声也将别一辆马车上的两名绑匪引了来,在得知发生的事后,两人四处看了看,这个溪涧除了大大小小的石头外,也没什么遮蔽物,就只有几簇小树丛,藏不了人。

  “走了,你也别哭了,少赚一个小的钱了,你可不能再有什么闪失。”其中一名绑匪气呼呼的道。

  梁宁泪眼瞬间一亮,“你们是要卖我了?那把我送回给王爷,我保证你们一定拿得比卖掉我多——”

  “那有什么用?有钱没命花,你以为我们会笨到在绑架你跟你女儿后,再去见靖王?他怎么可能饶了我们!走!”男人略带懊恼的拉着她往马车的方向走去,其他两名绑匪也跟了上来。

  但梁宁仍不时回首,在看到一颗小头颅偷偷的浮出水面后,她这才松了口气,却仍不忘拭泪哭喊,“我的孩子……呜呜呜……”

  再次被丢上马车后,她不时在心里祈求老天爷保佑,一定要让她的女儿平安的逃回京城。

  蹬蹬蹬蹬……朱汉钧夹紧腿下的黑色骏马,带领八名随侍一路追踪,他们已经发现每隔一段路,或是在转变处,就会有一料彩色的弹珠作为指引,但有时寻找起来并不顺利,他们也走了好几趟冤枉路。

  那些弹珠是女儿最宝贝的东西,她总是随身带着,他相信一定是梁宁要女儿每隔一段路就扔下一颗。

  他的妻子如此聪颖,却更令他不安,绑匪若单纯要财,就不需要将人带那么远,所以,劫色再卖给人口贩子是最有可能的,但依她的性子,若要受侮辱,她绝对是宁死不屈的!

  想到这里,他就心痛无比,握着缰绳的手指甲都深陷和掌心,天,不可能!绝不可以做傻事啊!他不也想像若失去她,日子会是什么样子!

  前方山路迎面驶来一辆马车,他无心关注,加快速度掠过马车。

  “爹!”蓦地,车窗内传出一声极为熟悉的喊叫声。

  他急拉马缰停下马儿,猛一回头,一个小小身形已经跳下马车朝他跑来,他翻身下马背,将飞扑过来的小人儿紧紧抱住,“天啊,你没事?你怎么脱困的?你娘呢?”

  所有的骑士也跟着停下来,见到她,都露出笑颜。

  但朱佳萤原本开心的脸立即皱成一团,眼睛也泛起泪光,“不知道,但是娘在马车里要我装内急……”她将情形简略描述,“娘有给我一根发钗,要我等马车走远了,再等待别的马车,以发钗为酬劳,找个慈眉善目的车夫,带我回京城。”

  驾车的车夫是个陌生人,显然是从外县来的,朱汉钧再给他一袋酬金,请他载女儿离开,又安排两名侍卫跟车护送,但朱佳萤却不想走,“我要跟爹一起去救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