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朱宗达愤怒甩袖,“有了媳妇就忘了父母!哈!堂堂朱家子孙,竟然这么没骨气,你的男子气概去了哪里?”

  “就是因为有骨气,才非宁儿不可,一个男人若连自己要的女人都无法拥有,岂不可悲,还谈什么男子气概?”

  朱宗达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看着儿子眼中的坚定、证据中的凛然,他突然明白了,为了梁宁,儿子不惜与他们翻脸。

  “好,我们今夜就走,何必留在这里碍眼!”他火冒三丈的催促妻子离开。

  “还是明日再启程吧,爹,而我也想再对你们说一句,”朱汉钧诚诚恳恳的定视着父亲,“不管你再怎么否认,是宁儿将先帝削弱的权势地位及尊严还给朱家,让朱家再享恩荣,我爱她,希望你们也能做到爱屋及乌。”

  掏自肺腑、语重心长的一席话,反让二老尴尬,互看一眼便默然相偕回房。

  在朱汉钧方面,父母的态度似乎有了转回余地,但在梁宁这里,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芙园的厅堂里,梁宁颇为无奈的坐在椅上,看着坐在另一边的大眼美女,见鬼了,朱汉钧不是去找穆莎谈吗?到底是去哪找,这会儿,人家都登堂入室了。

  她仔细的打量着穆莎,早听闻北方女子的骨架较为粗壮,还有一副令男人喷鼻血的好身材,现在见到,还真是没骗人,作风也与现代的西方美女有得比。

  坦胸露腰的服饰与比基尼相去不远,只是露出的水蛇细腰下是宽宽的灯笼裤,再加上各式珠珠从头套一直到服装、鞋子都有。

  嗯,女儿一定会喜欢穆莎身上的珠珠,色彩缤纷又晶莹剔透,就像她最爱的弹珠。

  穆莎觉得梁宁很没礼貌,竟然大刺刺的将她从头看到尾,但是,依目前朱汉钧仍心系于她的情况,日后两人极可能仍会共事一夫、成为姊妹,她不能打坏关系。

  只是,她也没想到梁宁是如此美貌。

  虽然早已听说她貌若天仙,但亲眼所见更让人惊艳,她身上只着一袭紫绸缎裙装,没太多首饰,可她本身已够吸引人,杏眼樱唇,肌肤吹弹可破,如此脱俗容貌,的确只应天上有!

  “穆莎先跟郡主说一声抱歉,没想到我的到来,会使得郡主与王爷离异,只是,如今郡主搬至这里,王爷也搬至这里同住,这……”穆莎停了口,似乎不愿说出批评之语。

  这倒令梁宁意外,本以为北方民族都是快人快语,而且穆莎长得如此高挑,说话声竟然很不搭,温温柔柔的,表情也很温婉,差很大呢!

  “虽然听闻郡主与王爷一直是?蝶情深,但毕竟已离异,就是陌生人,这样巴着他不放,没名没分的在一起,也不妥吧?”穆莎右边的丫头突然开口。

  这丫鬟搞不清楚状况吧?是谁巴着谁啊,梁宁想翻白眼。

  “还是王爷真让北棠皇室给操纵了,所以迟迟不敢娶我家公主为妻?”穆莎左边的丫头也跟着开口。

  又来了!这是老梗,梁宁连做表情都懒了。

  两个胆大包天的丫鬟似是看出穆莎说不出重话,才一人一句的替她出头,没想到——

  “谁准你们多嘴的!你们是什么身份!”穆莎生气的瞪向两名丫鬟。

  两人急忙低头噤声,不敢再多话。

  她的变脸怒斥,倒令梁宁傻眼,原来穆莎公主没她想像中的温柔嘛,但这种人有点恐怖,翻脸跟翻书一样,就像现在,不过几秒,她又是一脸的失魂落魄,眸里的沉郁说有多明显就有多明显。

  “老实说,公主来找我是没用的,要娶你的人又不是我,我也无法替王爷决定,你就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这里了。”终究心软,梁宁也不想上演一出女人为难女人的戏码。

  穆莎双手交握,静静的凝视她许久,“明白了,打扰了,穆莎先回去了。”

  穆莎主仆走了,但梁宁的心情却变得更沉重了。

  这难解的习题到底要怎么解?她虽然潇洒退出,可心里是怨的、是难过的,最不争气的是,她仍爱着朱汉钧!

  难道因为爱他,就要跟另一个女人分享他?这太荒唐,她办不到!

  而她都还没理清思绪,本该被挡在房外的某人就出现了。

  某人又是怎么办到的?

  穆莎离开不久,她才刚进房里,他也跟着进来了,此刻,她坐在床上,又是不是该换个地方坐?

  “我听总管说穆莎公主来找你了。”朱汉钧走近她,他真的摸不着女人的心绪,穆莎不见他,却找她?

  她哼了哼,意有所指的道:“拈花惹草!花 心!”

  他叹息一声,“她说了什么?”

  “是我说了什么,我说你是有肩膀又重承诺的男人,基于君子有成人这美,所以,我让出我的地盘,要她别来我这里纠缠不清了!”她赌气的说着。

  一席话说得火花四射,但他清楚她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说得如此尖锐。

  罢了,今天真的太漫长了,他终会跟穆莎公主谈清楚的,他坐上床榻,梁宁想也没想的就将屁股往右移,让中间空个位置,“你晚膳吃了吗?”他觉得好笑。

  “嗯,女儿也吃了,玩得累了,沐浴完已上床睡了,你也可以回去了……嘿,谁准你上床?”她瞪着竟然先躺下的朱汉钧。

  “我梳洗完才来的。”他将她拉往他怀里,她却开始挣扎,“等等,先让我好好休息一下,你知道我负责的是京城的治安,得不论日夜巡视警戒,十分忙碌,这几天又因为你的事,堆积了太多公事,又没睡好……”

  她突然安静下来了,他熬夜办公,她很清楚的,那的确是件累人的事。

  男人要的是权势、女人、金钱,而女人天生就多了一分痴,又重感情,朱汉钧改以温情哀兵攻势,她反而不忍,不过,现在他的手在干嘛?怎么开始往她的身上摸了,他不是很累吗?!

  怀抱软玉温香,要朱汉钧如何清心寡欲,虽梁宁努力想拒绝,但他故意朝她的敏感处挑逗,让她毫无抵抗能力,只能再次沦陷情欲漩涡。

  朱汉钧一连几日在芙园留宿,因他知道只有陷在情欲里,梁宁才会忘了一切烦心事,只是,尽管他能带领她享受欢愉,但一旦云雨过,她疲累沉睡后,他却总得凝睇她熟睡的娇颜久久,才能入眠。

  烦心事着实太多,穆莎这事迟迟未定,他与梁宁的幸福也悬而未决,但又能如何,穆莎公主已给他吃足了上百斤的闭门羹。

  “穆莎公主知道我想谈解除口头婚姻一事,便刻意避开我。”这一点,朱汉钧其实也感无力,就连他托总管送去的亲笔书信,也原封不动的被送回。

  “一切都是你惹来的。”梁宁绝对不会同情。

  “我知道,最难消受美人恩,我是自找的!”他苦笑,一时踏错,竟让自己成了混蛋。

  “我要到商会去了。”她昨晚又沦落在他的温柔乡,超堕落的。

  “一起走,我也要再去拜访穆莎公主。”他一定要再接再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