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这话显然让他不快,他起身下床,走到她身边,“礼让确实是美德,但把丈夫拱手让人,梁宁郡主,你大方得令我想咬你!”

  “咬啊……啊!”她尖叫一声,瞪大了眼看着真的倾身张嘴咬她的唇的男人。

  他、他还真的咬?!这男人一点都不会不好意思?虽然是轻轻的咬、再吻、再深吻……能有多温柔就有多温柔,让她忍不住都要呻 - 吟出声了。

  终于,他放开她软嫩的红唇,深情款款的看着她,“但我只有一颗心,也给人了,没得让了。”

  她眼睛泛红,喉间有着说不出的酸涩,“但是你允诺要娶她,她才会来的。”

  “当时情况不同,你跟我一点都不熟悉,”朱汉钧一脸严肃,“我们之间没有情感,这场婚姻,我又是被迫的,先祖明明是开国功臣,却成了功高震主的绊脚石,实权被摘,我的先祖、父亲的失落感,不是你能想像的。”

  “好不容易,我在军中得到声势,赢得穆莎公主的追求……”他停顿了好一会,才又开口,“一切一切都是因为我渴望建功立业、希望巩固势力,不再需要看皇室的脸色,听那些皇亲国戚的轻蔑议论,可这些心思都是出现在我对一切反感,甚至有些愤世嫉俗的时候,而一切已截然不同——”他耐着性子解释,“如今,我眼里只有你,对你,我是势在必得,绝不愿失去的。”

  说得真好听!“那公主呢?她是你征战守关八年的战利品,人家都跟来了,就好好享受啊。”她的语气酸溜溜的。

  “你在吃醋。”他笑了。

  他居然还笑?“鬼才吃醋!”她别开脸,气到头顶都要冒烟了,“其实,堂堂一名王爷只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不太像样。”他将她的脸转了回来,面对自己。

  她瞪着他,直接拍掉他的手,一个女人?拜托!她可是极品美女,也许还寥寥无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穿越者之一啊!

  “但这也是我的报应,谁叫我太晚才发现某人的美好,磋砣太多时光。”朱汉钧又道。

  她一愣,原来,这个男人耍浪漫也很有天分呢,那带着自我嘲弄的歉然笑容简直是迷死人不偿命……天啊,都什么时候了她还觉得他迷人?她在堕落了。

  “所以,这个便宜也只好让她继续占下去了,这是她专用的唇、专用的手、专用的身体……”他沙哑的声音低语,将她从椅上拉起来,狂热的吻住她的樱唇,继续刚刚女儿不小心打断了的好事。

  梁宁直觉的想挣开这个吻,但他怎么肯放,他挑开她的唇,直驱而入,一手揽紧她的腰,霸道的吮吻,让她整个人变得虚软无国、意乱情迷,直到被他抱到床上躺下后,迷濛的神智才清醒过来,但朱汉钧已以单掌将她的双腕扣在头顶,轻吻她的唇,另一手则在她身上继续撩拨欲火,动作不快不慢,恶劣的刻意挑逗,就是要让她深陷欲望深渊。

  神智既使寻回,她应该没感觉的,但她的身体显然太捧场了,再加上……她强烈怀疑他并不是上战场八年,而是去研修性爱技巧,才能将她挑逗到毫无抵抗能力,轻轻松松就被吃干抹净……

  夕阳西下,橘红色霞光映亮了室内。

  朱汉钧静静的拥着梁宁温暖滑细的胴体,身心灵魂感到完全的满足。

  能重新拥有她,他的心踏实多了,他一直怕她真的恨了他……

  他第一次这么在乎一个女人,强烈的想与她共度一生,在乎她的喜怒哀乐,他知道自己错了,但他也无法因此让她离开,他愿忏悔、补偿,但她得在他身边,不管用任何方式,他都不愿轻易放手。

  但男女大不同,梁宁又懊恼又无奈,羞惭得好想下床走人,可某人把她牢牢扣在怀里,强迫她贴靠在他的胸肌上,听着他规律的心跳声。

  唉,她怎么那么容易就被吃了?两人之间明明已经没有什么该尽的夫妻义务了。

  “我得去见穆莎公主。”他突然开了口。

  看吧!用完即丢,喜新厌旧!她干脆阖上眼。

  他起身穿上袍服后,坐上床榻,“这事不能这么搁着,穆莎公主身份特殊,对北棠王朝而言,尤其不能轻率以待,我没有处理好,会掀起很大的风波。”他看着她张开了眼眸,“但两方利益往来频繁,我不能等闲视之,相信蓟金王国也是如此。”

  “你有什么筹码跟公主谈?”她赌气的说着。

  “这事我会处理,你在这里等待好消息。”他俯身亲她一下,才转身离去。

  真的没问题吗?梁宁没那么乐观,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接受二女共事一夫,那是亵渎了她的爱情。

  的确没那么简单。

  朱汉钧不在乎穆莎公主即将到访,反而带着女儿前往芙园见前妻一事,让前来拜访的穆莎公主颜面全无,仅与老王爷夫妇稍聊几句,即返回使馆,但在朱汉钧前往拜见时,侍从又言公主外出,他只得再度返回靖王府,这来来回回,都已入夜。

  朱宗达夫妇甫抵京城,就面临一堆乌烟瘴气的事,即使还有多名达官贵人前来为儿子升官祝贺,两人笑中仍可见勉强。

  终于,一些闲杂人等离开了,朱家夫妇总算可以跟儿子好好坐下吃一顿饭,秉烛夜谈。

  夫妇俩一言一语说的都是公主的好,梁宁的坏,偏偏朱汉钧像个闷葫芦,连应也没应一句,让老王爷整个抓狂,怒声拍桌咆哮,“再怎么说,穆莎公主就是比郡主温柔婉约,郡主弄出请皇上下旨休夫,让咱们朱家颜面尽失,你怎么还尽往她那里去?!就连佳萤也让她留在那里……”

  “虽然很不孝,但请爹娘待个几日就回宥城吧。”朱汉钧突然打断父亲气愤至极的话,事实上,他一直没有说话,也是想听完父母的心里话。

  朱宗达夫妇互视一眼,老脸上都是一阵青一阵白,“什么?”

  “我明白你们对宁儿的有歧见,但这一辈子,我就只有她这一个妻子。”

  朱宗达气得吹胡子瞪眼,“什么歧见?你不知她给咱们家的耻辱有多大吗?!”

  “我知道爹娘听不下去,但是,等到你们愿意敞开心扉来接受她、欣赏她,我随时欢迎你们过来。”目前棘手的事太多,既使是家人,他希望他们在此时能支持他,就算不能,至少谅解他这个决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