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李哲伸的声音陡起,这一声,也让以手支着头,猛打瞌睡的梁宁急急的睁大眼、坐直了腰。

  李哲伸将一只做工精致的花瓶放上桌后,坐下身来打量她神色疲累的脸,“你又想睡了?”

  她粉脸蓦地发烫,“没有啊,我来看看这个瓷器,嗯,真好,若一整批的品质、工艺都与这只一致,要取代出货,应该没问题。”

  她仔细审视,李哲伸也靠近瓷器仔细察看,两颗头因而靠得颇近。

  而这一幕,绝不是从皇宫离开,刻意到商会看着妻子的朱汉钧所乐见,他以手示意两名随侍退出厅外,随即走入厅堂,直接上前,略显粗鲁的拿走桌上那只瓷瓶,“这看来很不错。”

  “你怎么来了?”梁宁很讶异,但不忘介绍两人认识。

  “只是突然想见你。”朱汉钧说得很大方,目光则对上李哲伸。

  一个是气势卓尔不凡的王爷,一个是修改爽朗的斯文富商,两人目光对峙,人夫的双眸闪动着危险讯号,但有人天生就有胆,无畏的继续与他对视。

  梁宁难得慢半拍,整个人还陷在朱汉钧的话里,他突然想见她?她粉脸顿时绯红,这算不算在鱼水之欢后,第一次有听到那一点点的爱意?

  “看你应该没事忙了,我的马车在外面。”他一把扣住她的手就要走。

  她一愣,马上懊恼的开口,“我还不能走,待会儿还有人要来问一些陶瓷的事。”

  他定定的看着她,“不能让别人来回答吗?”他一点也不想让她留在这里。

  那亟欲将她带走的眼神真的好魅惑,可是——

  说人人到,预约的瓷商前来,她不得不先行离开,让她在这第二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继续大眼瞪大眼。

  两个男人同桌而坐,商会小厮则在端上两杯茶后退下。

  李哲伸这才礼貌的跟朱汉钧点个头,但出口的话却挺无礼,“王爷是个很幸运的男人,我来京城时,郡主已为人妻、人母,不然,我绝对——”

  “别乱占便宜,就算口头上也不允,宁儿是我的妻。”黑暗的眸子掠过一道冷光,朱汉钧的表情看来就很不友善。

  李哲伸微微一笑,面对皇亲国戚,他不像其他人那般诚惶诚恐,生意一旦做大,有权有势者自然就会朝你靠拢,他身边这样的人就不少,他一拱手,“恕我直言,王爷在丈夫这个位置上旷职太久,很多事你不曾参与,所以,我看得出来,你似乎不懂郡主的能力,只要她当孩子的娘。”

  “你在暗示什么?”他冷冷反问。

  “郡主最近精神不济,一直频打呵欠,”李哲伸一脸严肃,“她很有经商天分,懂得如何牵线促进官营与民营瓷窑之间的合作,鱼帮水、水帮鱼的互助互利外,她更懂得商人心机,有时出的价若太便宜,反倒勾不到大户人家的心,乏人问津,所以只要品质够的,她懂得拉高单价,让关注度提高。”

  朱汉钧很沉得住气,见他停顿,也没接话。

  李哲伸只好继续道:“郡主不只是投其所好而已,她懂得看人做生意,也藉此帮助需要帮助的百姓,她曾告诉我,她不想做一个世故的沉默者,她有能力帮助别人,而这就是老天爷给她这个天赋的意义。”

  “听得出来,你对我的妻子赞不绝口。”朱汉钧觉得自己听得够多了,他陡地站起身,迎向去而复返的妻子,“我们走吧。”

  她先是一愣,“可是,我——”

  黑眸蓦地一眯,无形的火花迸射而出,察言观色本事一流的她,马上识相的点头,“那么李大哥,我们先走了。”

  李哲伸露出一个了然的嘲笑眼神,像在笑她惧夫,她则开玩笑的瞪了回去。

  李哲伸的目光随即移到朱汉钧的脸上,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但朱汉钧连回个笑都不愿意,拉着妻子的手就步出商会,直到坐上马车后,他才开口,“当丈夫的面,跟一个男人眉来眼去,像话吗?”他有注意到李哲伸看她时,眼神有多么灼亮。

  “那就代表我心理没鬼,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她可是坦荡荡的。

  朱汉钧相信她,她的好恶从来都在脸上,不太懂得掩藏,“他很欣赏你,我不太喜欢你跟他太好,如果可以,我甚至不希望你再来商会!”挟带着嫉妒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但还不只如此,一股急涌而上的占有欲吓到了他自己,他未曾对女人产生如此情绪……

  她楞了下,突然间明白了,不禁笑了,“你在吃醋?”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说是这么说,但黑眸里的妒火仍旺,俊脸上也有莫名的心虚。

  拜托,她可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李大哥只是哥儿们,真的,是一个像哥哥的朋友。”

  他抿抿唇,不想再谈,她微微一笑,主动窝到他怀里,静静与他依偎。

  这个男人,她肯定会上了心的,够MAN,够迷人,最重要的是,只有他能牵动她的心,在古代,女人是以男人为天,但爱不爱却不是绝对,而她真的想要他看她!她想要他除了对她跟女儿有心之外,还能在爱的基石下,和她牵手到老。

  目前看来,梦想有机会成真。

  马车沿街而行,天气炎热,见额上微微冒汗,朱汉钧体贴的拉开一半车帘,让风能吹进车内,也能看着街景。

  当马车行经热闹喧嚷的运河码头时,就见附近店铺林立,到处都是熙来攘往的旅客及商人,停泊在商船上,工人更是上上下下的忙卸货,处处可见繁荣盛景。

  朱汉钧突然有感而发,“过去在边关,我看的是重峦叠峰、青翠巍峨,征战结束时,还在想着回到这人声鼎沸的京城,不知能不能适应。”

  “结果?”她好奇的抬头问。

  “比我想像的要好太多了。”他低头,灼热的黑眸直勾勾的看着她。

  她的眼里尽是惊喜,他的话里有着不同凡响的意义,隐藏了对她的肯定,她美丽的笑容太诱人,眼里的觉悟更令目眩神迷,他再也忍不住的倾近,吻上她诱人的唇。

  他本以为这趟回来,面对的不过是一个有着倾国倾城之貌却勾动不了他心的妻子。

  然而,八年时间,让她完完全全的蜕变,不再是华贵气派的穿着打扮,显得简单又不失典藏,一双闪动着熠熠神来的眼眸充满慧黠,整个人散发着过人的自信,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她是如此的吸引着她……

  看来,那桩半年之约行不得了,他得修书一封,阻止“她”前来京城。

  时序来到八月。

  白天时,朱汉钧、梁宁夫唱妇随,再加上朱佳萤这个小跟班,三人日子过得是和乐融融,在夜里,朱汉钧则埋首耕耘,执行做人计划,一切如此平静而幸福,一直到这一天,靖王府大门前,来了好几辆马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