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黑眸里的笑意更浓了,“是啊,何况在咱们成婚前后就闲语不断,只是接着我便出兵征战,没啥新鲜事,后来也就乏了、无声了。”

  原来已经有一次了,难怪他没啥感觉。

  她点点头,正要再开口时,书房外突然传来一阵不小的脚步声,然后,又突然很整齐的停下来,随即传来老总管含笑的声音:“王爷,您快出来看看啊!”

  朱汉钧与梁宁相偕走出书房,随即脚步一停,她屏住了呼吸,一手捂着胸口,朱汉钧更是一脸震撼。

  眼前一大群高大英挺的将领士兵几乎塞满了王府内的庭园、回廊、曲桥,几名主要将领更是神情激动,“王爷,咱们终于见到你了。”

  “大家一回京都想见你,但不能不先去见皇上,没想到这一宴一连四晚,还有其他贵族邀宴,咱们不得不顾及他们面子,也得前往。”

  “这一场场宴会终于结束后,大家就迫不及待的过来了。”众人急急接话,真是有情有义的同袍,梁宁凝睇着丈夫看似漠然,嘴角却不自觉扬起的俊脸,她转身吩咐老总管去备些好酒好菜,好让丈夫和这些老战友好好聚聚,她则很贤惠的退下,让男人们去聊个痛快。

  一夜叙旧之后,所有人都各归各位,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时序自然流转……

  暖烘烘的夏风徐徐轻拂,这一日,靖王府的马车一路奔驰,来到梁宁母女的秘密花园,这里是京城近郊山腰的一处湖泊,湖水不深、相当干净,蓝天白云倒映在如镜的湖面上,再加上四周翠绿森林环绕,是梁宁的私房景点,在这几年心闷时,她常带着女儿、备些茶水甜点,带上两名丫鬟,就来这里踏青郊游舒压,也因而教会了女儿游泳。

  这些事儿,朱汉钧都已从她口中得知,也知道女儿的泳技足以当水中蛟龙了。

  至于梁宁怎么会游?她诳说是曾经差点溺水吓到了,所以就请会游泳的宫女教她……这当然也是善意的谎言。

  朱佳萤第一次跟爹来,自然是兴奋的,在很快的脱下碍事的裙装后,她动动手、动动脚、做完暖身操,却见娘在跟爹解释这是让身体暖和、比较不会抽筋的动作后,似乎没打算脱衣,“娘今天不下水吗?”她攥着娘的衣袖抬头问。

  “不了,我陪你爹聊聊,一起欣赏美人鱼——咳咳,一个小美人像条鱼儿在水里游的好风景。”梁宁不想自己的现代词汇再引起丈夫的好奇,那很难解释的。

  朱佳萤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潜到水面下,就是要让爹看她有多厉害。

  时间慢慢经过,朱钧见女儿在水面下待了许多,直觉的起身就要过去,但梁宁拉住他,“你真的不用担心,她天生谙水性,我又教她闭气潜水,她真的可能憋很久。”

  不一会儿,就见朱佳萤浮出水面,小手拨去满脸的水珠,笑嘻嘻的朝坐在草地上的他们挥挥手。

  梁宁也用力的挥挥手,见朱汉钧没动作,忙拉起他的右手也用力的挥了挥,这才看到女儿心满意足的又潜入湖中游泳。

  “厉害吧。”梁宁边说边端起一盘切好的水果,很自然的叉了一块梨子到他的唇边,他不由得一愣,这动作会不会太亲密了?何况不远处还有两名丫鬟。

  她也察觉到这动作好像不宜,只是都亲密滚床过了,公开喂吃水果有那么严重?她翻了翻白眼,改塞入自己口中咀嚼,“我喂佳萤喂习惯了。”

  他一挑浓眉,“那你还有什么习惯是我该知道的?”

  她垂下眼睫,仔细回想新住民的生活,即抬头看他,“我先自首好了,因为佳萤是女孩子,我希望她赤手空拳也可以保护自己,所以,我教她防身术——就是保护自己的功夫。”

  闻言,他原本想笑,但想到某件事,“就是我刚回京没几日的那夜,你送我的那一脚?”那叫功夫吗?花拳绣腿吧!

  其实她会柔道,但怕说了又要解释,然后愈描愈黑,还是点头说好。

  不意外,他大笑出声“哈哈哈……”

  笑吧笑吧,至少让你快乐,我也很快乐,她在心中开心的想着。

  璀璨的阳光下,朱佳萤像条美人鱼,憋了气往下游又游上来,小脸上有着晶亮水珠、也有幸福光采,“娘,你也来玩嘛。”

  那湖水看来真的好清凉啊,但有男人在……不对,她别扭什么?比基尼都敢穿了,更别提眼前唯一男人是她丈夫,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摸过了,没什么好困窘。

  朱汉钧错愕的看着她竟然开始轻解罗衫,仅着肚兜裤子。

  “我下去陪她玩。”见他目瞪口呆,她又说:“这样才能玩,何况,你看过的地方可比我现在露出来的还多。”她忍着笑意提醒他,杏眼调皮的眨啊眨,暖暖身子后,即跳下清澈的湖水与女儿一起游泳。

  如此大胆的话她竟然敢说得出来?!她给他的惊奇真的太多了!

  但在笑看着妻女从竞赛到互泼对方水后,朱汉钧就笑不出来了。

  他的血气上涌,赤裸欲 - 望顿起,梁宁雪白香肩与露出的半片雪胸已够引人遐想,更甭提粉嫩肚兜、白色裤子一沾水后,不只紧紧黏贴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上,还隐约可见肌肤,他并非柳下惠,要抗拒此刻诱惑,只能频拿餐点、水果塞口,日头渐渐西落,天空上多了层美丽霞光,倦鸟该归巢了。

  宽敞的马车内,母女俩早已换好干净衣服,朱佳萤将头枕在母亲腿上,平躺在羽毛软垫上,身上盖着薄被,早已呼呼大睡。

  梁宁睡眼朦胧的累趴在丈夫胸膛,随着他起伏的胸口,也要找周公报到去了,比较可怜的是一家之主,仍然精力充沛,欲火更是没熄过。

  但是,为了眼前这张美丽睡颜,他仍努力熄火,他轻轻双手环抱她,而她略微调整姿势,让自己能依偎得更舒适,嘴角扬起动人笑意,随着马车行进,摇摇晃晃的进入梦乡。

  一切都很美满,只是梁宁忽略了丈夫的需求,在吃完晚餐,一夜睡饱饱后,她就到商会忙了一整天,回家又跟女儿谈心,躲上床后,没几分钟就化身为猪仔呼呼大睡。

  朱汉钧只好咬牙再忍欲火,但第二天、第三天……愈来愈不痛快的他看着她精力旺盛的忙进忙出,回家后还跟他说,她已经高效率的做事了,却还有忙不完的事,所以在哄女儿上床睡了,她又到书房忙到一、二更天才回房当小猪仔。

  如此被忽视,朱汉钧不想再忍耐了。

  是夜,梁宁一上床,眼眸就阖上了,打算找周公下棋。

  他却将她拉起叠在自己身上,“你到底在忙什么?”

  “有张订单出了点状况,得想法子解决,找货代替……”她昏昏欲睡的又打了个呵欠。

  “商会没有吗?”他的手抚上她的胸口,探入衣襟,覆上她的浑 - 圆,她才轻呼一声,近乎掠夺的唇也吻上她柔嫩的唇瓣。

  “我、我……”她有点想睡耶,但瞌睡虫在他的手与唇的刻意挑逗下瞬间跑光光,他霸道的带领着她,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激狂的情欲之旅。

  就从这一天开始,朱汉钧每晚都很努力的跟她翻云覆雨,梁宁是听过一夜七次郎,朱汉钧虽不到,但也至少两次才会感到餍足,这体力会不会太好了?

  无奈她是人妻,又不能要他停!只是,到底有没有那么饥渴啊,常常一整夜都在滚床炒饭,搞得大白天她精神都很差耶。

  唉,过去没男人当家,日子过得如鱼得水,现在男人回来了,天天尽享鱼水之欢,糟糕的是,她的身体被喂养得很习惯,即使她已全身无力,她的身体仍很有意识的迎向他,反应也还是激情狂野。

  “当个口述官很闲哦,你还天天练功夫。”

  有一次激情过后,她精神恍惚的与丈夫说话,就见他露出一抹慵懒的笑意。

  “是,精力无处发泄,又发现裙主一样有好体力,可以从早忙到晚,既然两人实力相当,大战几回合,你铁定能配合。”

  那时她已快昏睡了,总觉得话中有话,第二日晨起,她又好好的想上一遍,才知道他根本在惩罚她。

  因为她有时间跑商会、跑作坊,忙到天昏地暗,忙到爆肝也没关系,仍能跟朋友逛夜市、窝KTV,但当时没男友、没性爱,不知道性爱这么耗损精力。

  话说回来,朱汉钧的血液里肯定有恶劣基因存在,也很幼稚,竟然用做爱来抗议她对他的忽略,害她好想睡哦,在商会也是精神不济……

  “宁儿,东西送来了,你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