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突然下床,她想也没想的就往后退。

  他再走上前,她咚咚咚的一次连退三步,他双手环胸,还没靠近,她就吓得又倒退好几步,好巧不巧的坐上椅子,急急的又要起身,但太急了又踉跄的跌坐回头,一抬头,他已经往自己走来,她吞咽了口口水,急急的要再起身,可人高马大的他走个几步就已经来到她身前,惨了,她这下也起不了身了。

  “身为娇贵的郡主,出嫁从夫你不懂,一切合乎传统礼教、以夫为天的事,你也可以不从,但孩子都生了,现在却提不要碰你,未免太过矫情!”

  完了!她好像激怒他了,“我没那个意思,而且,先前做是为了传宗接代,但我们已经有女儿……”

  “女儿终要嫁人,传宗接代是男丁,郡主连这种事都想装傻?”他冷嗤。

  “我没有,我真的是觉得——可以沟通嘛,那种事本来就是要你情我愿不是?你是个聪明的人,能理解我在想什么,是吧?”她愈说愈急,本来嘛,她跟他连一次也没做过啊。

  瞧她这么努力的要让他不去管床上的事儿,他突然笑了,带着一股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幼稚及恶劣心态,他“性”致高昴的定视着她,“原本我是没什么心思,但在你一而再三的暗示之下,我想我必须有所作为。”

  她倏地瞪大了眼,美丽的脸上开始显现慌乱的神态,而这莫名的令他的心情变得更好,“让娘子独守空闺寂寞八年,是为夫的错,为夫就从今夜开始补偿。”

  “不不不……”她大眼瞪着愈来愈近的性感薄唇,开始考虑要落跑。

  但他已伸手扣住她的下颚,理直气壮的攫取她的樱唇,她低喘一声,杏眼圆睁,呼吸几乎要停止了。

  然而,令人遐想的柔软樱唇、甜美的气味,瞬间点燃了属于男人的正常欲 - 望,朱汉钧的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她直觉的摇头想挣脱,但他继续吻,还得寸进尺,迫使她开口,让他的唇舌能与她的纠缠,热、好热啊……

  “你是我的妻子……”他的唇移至她耳畔,声音沙哑却带着一股不容辩驳的霸道。

  那又怎样?八年不见,想霸王硬上弓?她心里愤愤不平,使出防身术抵抗,却仍无法阻止他的掠夺,不过,很意外的,这充满着掠夺性的吻竟然很温柔,他的手上有着粗糙磨人的厚茧,但并没想像中的扎人,在他抚摸她柔嫩的脸颊时,反而有种莫名的酥麻感从脚底往上传来。

  仅有吻似乎不足,他一把将她从椅上抱起来,将她放到床上,再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老天爷,她一直都知道他很高大,也知道文武全才的他肯定有一副健壮的体魄,但知道归知道,上回他要沐浴,打赤膊时她啥也不敢看,这下子——

  她眨了眨眼,他全身到处都是结实肌肉,有八块肌、人鱼线——她倒抽了口凉气,不敢再往下看,但就看到的也很够了,他绝对是个孔武有力的钢铁人!

  做那档事通常都是男上女下吧?!他这一压上来,她还能喘气吗?!光想那画面,她就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这个……这个,我想……我想是不是再、再熟悉点……再、再来——”她的粉脸羞红,嘴巴张了又阖,又张嘴又阖上,就是凑不出完整的字句。

  她在害怕?他可不允许!床第之事是他身为丈夫的权利,何况,眼下这张困窘无措的丽颜的的确确是吸引他的!

  他倾身,一件件剥落她身上的衣衫。

  梁宁一颗心早已七上八下,此刻更是手足无措,她慌乱的想遮住重要三点,他却以强势但不拉疼她的力道拉开她的手,两人赤裸的身体相叠,而他不忘微撑起身体免得压疼了她,滚烫的唇随即俯下,轻柔吮吻。

  她星眸迷醉,不知该放哪儿的手仍想推开他,可全身却不争气的软绵绵的,一颗心扑通狂跳。

  她其实很青涩,以前忙于读书工作的她对异性的追求是拒绝,父母分裂的婚姻更让她对感情排拒,所以,仍是完璧的她对性的了解,也只来自于与女同学好奇观看的A片或一些限制级的电影片段的程度而已。

  她还想再反抗下去,但他的手、他的唇在她的胴体上展开缠绵的挑逗,让她心跳更快,让她整个呼吸都是他的阳刚气息,她低喃呻吟,不能自已。

  ……

  等到偃旗息鼓时,她浑身发软,昏昏欲睡,没想到情欲能如激狂,喜悦能如此深浓,也如此耗力,这几回合缠绵悱恻的战下来,不知消耗多少卡路里了……

  咕哝一声,她轻轻的将脸进入他胸前,像只猫儿般磨蹭几下,微微一笑,迳自沉入梦中。

  倒是他拥着怀中的人儿,眉宇拢紧,沉沉的吸了一口长气,想冷却冷却仍过于亢奋又满足的身体。

  他不曾如此放纵情欲,但,原因绝不是妻子,不过是他休憩太久、身体余力太多,仅是如此而已。

  梁宁习惯早睡早起,即使因某人需索过度让她的身体酸疼,她的生理时钟还是很准时,她眨了眨眼,看了看透窗而入的晨光,目光移到身边的男人脸上。

  朱汉钧仍然沉睡着,看起来很安稳,但早春清晨的微凉空气沁入心肺,让她不由得打阵哆嗦,因为被褥有大半都在他的身上,基于天然的最好——

  意识混沌的她很自然的偎向他暖烫的胸怀,这是属于他的温度,他的身体虽坚硬、但她 的 柔 软却依偎得刚刚好。

  又暖又滑的,这张人体被褥真的很舒服,虽然感觉有羞窘,但一来,两人是夫妻,二来,孩子也生了,第三,先前没做的,昨晚也全都做了、摸透了,成了名符其实的夫妻,此刻醒来,若突然来了个倒退跳下床的桥段,都显得矫情。

  何况,眼前这一幕,极可能就是她未来四、五十年都要看的风景,还是早早习惯的好,这是穿越八年多来,最深的体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第二次人生,把握当下,珍惜所在乎的人事物,才有机会活得快乐!

  尤其朱汉钧又将是主宰她日后生活、与她的喜怒哀乐息息相关的重要关系人。

  嗯,他长得很俊,她迷茫的打量着,这一点,鬼差倒没骗她,浓眉凤眼、挺直的鼻梁、坚毅的唇,新生的青髭让他看来更是性感。

  他的身材不是盖的,以她这个曾经任职于精品公司公关的品味来评论,简直就是梦幻逸品,肌肉结实,胸部及臀部弹性皆佳,全身找不到半点赘肉,若在现代,绝对是时尚名模的料。

  但他显然也是早起的鸟儿,看他长长的睫毛眨了眨,下意识的,她连忙装睡,朱汉钧眼眸眨也不眨的看着她,事实上,睡醒了却发现多个女人在怀里,还是不怎么习惯。

  更甭提,她给他的感觉和以前差太多,纤弱羞涩已不复见,一张精致绝美的脸庞添上了一抹说不上的灵活慧黠,此刻深切凝睇,他的身体欲 - 望似乎再次苏醒,他当真太久没有女人了?!

  瞧见一缕发丝散落在她脸颊,几乎想也没想的,他伸出手轻柔的帮她拔到耳后,她的发丝就像丝绸般柔软,还有滑嫩无瑕的肌肤,他的手不禁抚向她的脸颊,再到脖顶,再往下抚向那诱人的柔软——

  她几乎屏息了,身子愈来愈僵硬,不会吧,这么快就来?!他昨晚明明玩很久,也玩得很彻底了……但,真的有可能,因为他的亢奋就贴在她赤裸的大腿内侧,看来,练武的人体力真的比较好。

  可也因为她变僵的身子及紊乱的呼吸,让他意识到他的妻子早已苏醒。

  欲 - 望莫名的熄了火,他突然走向,看也没看她一眼的下床穿鞋。

  梁宁也趁机坐起,急急的拉了衣服、穿妥中衣,一边看着他已迳自换穿一身紫蓝锦袍,她连忙下床,跑到他面前,惦起了脚尖、伸长手臂要替他拉整衣袍。

  事实上,极有难度,他接近了两百公分,她则才过一百六十公分,天龙地虎配!

  “我自己来。”他蹙眉开了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