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有吗?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提醒自己心平气和,这个男人是她这一辈子的依靠,就算不能成欢喜冤家也别成仇家!

  “我只是在陈述一下女儿的心情,截至昨天,她一直都还有一种作梦的感觉,而且,她认为有很多人——至少她的朋友都不知道你是她爹,所以,如果你今天不会太累,也可以拔出一点时间的话,她很想要一家三口到街上去走走,让大家看看她的爹,咳……”面对这张面无表情的俊颜,梁宁还真的说不出女儿满口的崇拜与赞美。

  他挑起浓眉,懒得去更正她以“你”来喊他,仅示意他还在等她说完后续的话,看她似乎很难启口?

  她双手一摊,“她要让大家看看你有多么的英俊、挺拔、威武、无敌。”说得心不甘情不愿的,这女人……他蹙眉,“你在吃我的醋?”

  不愧他带兵打仗那么多年,还真是敏锐,本来嘛,天天都娘啊娘的叫个不停的小麻雀,昨日却是爹回来了、爹回来了、爹怎么样又怎么样……拜托,帮她把屎把尿把她拉拔到这么大的人是她!梁宁不是滋味的摇摇头。

  朱汉钧直视着她,怀疑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眼神逐渐泛起一抹醋酸味十足的妒嫉与不平,但出乎意料的孩子气,竟让他无法讨厌。

  蓦地,敲门声陡起,“爹、娘,你们起来了吗?”房门外传来朱佳萤的声音。

  “你可以进来了。”梁宁微笑的看着女儿推门进来,女儿今天显然特别打扮了一下,一袭粉嫩颜色的裙装,步步生莲,看来就是个小小的美丽佳人。

  一见到父母,朱佳萤欠身行礼,“爹、娘,晨安。”

  朱汉钧深深的看了女儿一眼,脑海里想的是爹娘一再说的,她成了没气质的野丫头等语,可此刻,女儿的秀丽优雅尽在举手投足间,若非昨天那一架,还真看不到半个“野”字,只是……他的目光移到她系在腰上的一袋彩色弹珠,这件配饰是她身上唯一的突兀之处。

  梁宁也看到他的目光所在,“那是西平村的一名孩童送给佳萤的,知道他因家贫无法上学,女儿命奴才将皇帝舅公送给她的一支发钗拿去典当,将钱送去给他,要他好好上学。”

  “他很感激我,可以没东西可以回报我,就说这是他爹生前送给他最珍贵的礼物,我婉拒,可是他一定要我收下,”朱佳萤接下母亲的话继续道,“我只能收下,但又知道他是舍不得的,所以,我尽可能的带在身上,这样偶尔往路上碰见,他也能再看到,而且,他很高兴,说我这样身份的小姐竟愿意将不值钱的弹珠带在身上。”

  他不知道说什么,唯一能确定的是,父母信中所述可能有大半都是偏颇之言,女儿是个贴心且有心的孩子,诚属难得。

  梁宁偷偷观察丈夫的脸色,看到那双冷峻的黑眸隐隐浮现一抹柔光,虽然一下子就消失了,但她相信,对她教出来的女儿,他已有一点点感受到她的好了。

  “娘已用完早膳,但爹还没用,我已让下人准备,然后,爹可有空跟女儿上街?今天不用去私塾,我有一些朋友很想看看爹长啥模样呢。”朱佳萤很努力的压抑自己的兴奋,不想让父亲对自己有负面印象。

  但她毕竟只有八岁,眼里的迫不及待着实掩饰不了,朱汉钧自是看出来了,想起这八年的缺席,他点点头,“那待我梳洗更衣后便走吧。”

  朱佳萤眼睛顿时一亮,但——

  “你不用早膳?”梁宁关切的问。

  “不了,昨晚离开皇宫后,我去探望几名战亡下属的家人,他们看到我很惊讶,急忙张罗吃的,我每家吃一些,不饿。”

  他边说边着装,等下人端进洗脸水,梳洗一番,即让笑眯眯的女儿牵着手往外走去。

  梁宁看着他挺拔的身影,这男人跟她想像的不太一样,是个有心人呢。

  片刻之后,朱家三口来到热闹滚滚的大街上,三人下了马车,再加上随行的两名小厮、丫鬟,阵仗还不小。

  朱汉钧看来不愠不火,却莫名的让人更生畏惧。

  梁宁则不怎么习惯,在这条街上来回也不下数百回了,但多了老公在身边,怎么就是不自上?

  英明威武的靖王爷一家子上街实在太醒目了,虽然不至于夹道欢迎,但也有许多人忍不住看呀看的,一看到他们目光飘过来,连忙笑着打招呼,然而一对上朱汉钧那张波澜不兴的冷硬俊脸,脸上笑容又变得尴尬无比。

  梁宁很无奈的瞥他一眼,这位王爷是以为还在前线打仗吗?她小小声的告诉他,“可以不要那么严肃?在你身边的是你的妻女,不是你的兵!”

  他挑起浓眉,但表情仍没啥改变。

  蓦地,朱佳萤看到对街正下马车的唐子昂,她嘴角微扬,再抬头看向父亲,牵着父亲的手握得更紧了。

  朱汉钧低头看着她握紧自己的小手,再看向熠熠发亮的明眸,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就见到唐子昴。

  “王爷、王妃,子昴昨天不该跟佳萤打架,我是男人,应该让她的,对不起。”唐子昴也见到他们,很勇敢的走到三人面前,鞠躬行礼,脸颊上有着清晰可见的红潮。

  但朱佳萤只是朝他做了一个吐舌的大鬼脸,在听到周遭的笑声后,她粉脸一红,“讨厌的唐子昂,每次遇到你,我就被人笑!”

  “对不起,我不会再幼稚的逗你了,”唐子昴边说边将目光移到朱汉钧脸上,“王爷,我为我过去欺侮佳萤的事在此郑重的道歉,也寻求您的原谅。”

  “好正经啊,唐子昴,我爹回来了,你不收敛都不行了,哼,算你聪明。”她瘪起小嘴。

  唐子昴一脸尴尬,而朱佳萤已经看另外几名好友,她拉起裙摆,想想又不妥,回身看着父亲“我的朋友都在那里,我去找她们。”

  他点点头,看着女儿示意丫鬟别跟着,努力缓下想飞奔的脚步,像个大家闺秀的走到对街,与几名看似平民百姓的同龄女孩交谈。

  唐子昴一下子就被晾着,面露难过之色,但仍向朱汉钧夫妇行个礼,才往朱佳萤的方向走去。

  梁宁站在丈夫身边,“那些女孩不是高官贵族之女,但佳萤说,跟她们比较聊得来,我看她们个个乖巧,就给她交友的自由。”

  朱汉钧蹙眉看着笑盈盈的梁宁,再看向女儿,她与好友们有说有笑,还不时回头指着他,圆亮眼中的骄傲很明显,但他的感觉却是五味杂阵,他可以当一个运筹帷幄的将领,却不知道怎么当一个父亲。

  “还有,”梁宁的目光落到静静看着女孩们交谈的唐子昴身上,“他喜欢我们女儿,老是绕着转、欺负她、戏弄她,但那些只是娃儿间的玩闹,无伤大雅。”

  “我不这么认为。”朱汉钧浓眉一拧,“打架就是鲁莽粗野的行为,尤其与女子打架更是不成熟。”

  “他是尚书府最受宠的孩子,但他却没有富家子弟的娇奢任性,相貌又好,打架是不好,可他不曾让女儿受伤,倒是佳萤又抓又打的,他却包容,由小看大,他日后肯定会是个好丈夫。”她信心十足的看着俊美的男孩。

  朱汉钧的浓眉揪得更紧,“你不会已相中他当你的女婿?”

  她用力点点头,这是古代,指腹为婚多,也很流行娃娃亲啊,“他大佳萤两岁,佳萤四岁时认识他到现在,我就观察了他四年,我知道他对她有心,长大后,肯定会疼她、爱她,至于你,呃——没有,没事。”

  她暗暗的吐了口气,幸好及时住了口,但也够尴尬的了,语意明显啊,只是她也明白,一个扬威沙场的男人能有多温柔体贴?更甭提从见面至今,她还没见过他发自内心的笑呢。

  “我的确不是疼妻子的料,如果你指的是这件事!”他对女人从不费心,更甭提对象是她!

  梁宁没想到他这么坦白,即使知道答案,但听到他亲口说出,心里还是不太舒坦,可穿越到这里,老公早就注定了,她也没机会重选。

  “王爷,王妃,若不嫌弃,请上小店二楼用茶、歇歇脚,小姐与小女等几个友伴老爱聊些女孩们的秘密,这聊下来,少说也要一个时辰呢。”

  街旁的客栈老板阔步走出,拱手作揖的邀请两人上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