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原本要看热闹的百姓们一见到美若天仙的郡主,急急的行礼,小厮们见围观的百姓愈来愈多,上前一步拱手,“郡主,请先回府吧。”

  “可是……”梁宁的目光早已落在第二辆马车上的碎裂瓷器上,美眸闪过一抹质疑,“你去拿一片碎片过来,小心点,别割着了。”

  “呃……是。”甭说小厮错愕,连围观百姓也好奇,但对她的亲切叮咛更是露出笑意,众人皆言在靖王爷府当奴才是件很幸福的事,就是因为梁宁的温柔讲理。

  此时,戴老板与两名怒不可遏的买家也走出店门,诚实温厚的戴老板一见到她,连忙行礼,“郡主,抱歉,今日我可能没法子招呼您,我的货出了点问题。”

  近年来郡主一再光顾他的店,他是深感荣幸,但此刻一想到要付出高额的赔偿费,他仍是一脸愁容。

  闻言,两名外来的买家看着拥有倾国倾城之貌的梁宁,惊艳的瞪大了眼,但是又看见她拿过小厮手上的瓷器碎片仔细打量,两人面面相觑,不知她意欲为何。

  梁宁将碎片交还给小厮后,又小声的交代了些话,就见小厮行礼快步离开,接着,她微笑的看向店家,“戴老板,怎么回事?”

  戴老板哭丧着脸,看着两名买家,“禀郡主,他们在三个月前来小店下了一笔大订单,我叫窑厂赶工完货后,小心翼翼的以陆运送到临县交货,没想到︱”

  “没想到,这一大批瓷器送达时都已破损,我们全送回来退货了,要请戴老板退钱,还要赔偿我们无法交货给买主的商誉损失。”其中一名买家兀自接下话,看着美丽的郡主道:“这才叫负责,是不是?郡主。”

  “可这不是血本无归而已……货就一百万两,商誉损失还要再一百万两,我这货也是请人做的,还有货款要给,就不能少一点?”戴老板已是欲哭无泪。

  “不必少一点,因为,你根本连一毛钱都不必付。”梁宁突然笑看着他。

  百姓们个个一怔,更甭提当事人,全是一脸不解,可两名买家的脸色却变得很奇怪,还迅速交换一个忐忑的目光。

  梁宁从容的走到马车旁,指着那堆碎瓷花瓶,再看向戴老板,“你仔细看看,这些残骸质地不良,即使碎裂成一堆也瞧得出,瓷坊卖的大多是中上品,可这些怎么看都是劣质品。”

  “是!虽然是一模一样的花色,但货显然被调包了!”戴老板仔细看了会,大叫出来。

  两个买家脸色大变,马上走上前,“不要乱说话,明明就是你送来次等货,现在是要联合欺侮我们这两个外地人吗”

  梁宁定定看着两个又怒又气的买家,再瞟了眼一马车的碎片,“含铁少的瓷土经过严格的烧制精炼、添釉后才成白润的白瓷,再加以彩绘加工就成了价值不菲的上等品,然而,那些碎片不管是绘图技工或是质地都不值一提。”她再走到另一辆马车旁,上面则是破裂的青瓷,而她一移动,百姓们也跟着她转移。

  “青瓷的胎质比较坚硬,胎体也较薄,但这些——”她伸手拎出一片,往马车旁轻敲,马上削下一块,“坚硬谈不上,胎体也厚,精致更甭提了。”

  “郡主,小的买来了。”先前离开的小厮突然穿过人群挤到马车旁,手上多了两只似白瓷、青瓷的花瓶,一看就是从小摊贩买来的廉价品。

  “请大家让开,免得碎片伤到大家。”梁宁示意众人让出一个空间,再向小厮点个头,就见他蹲下身来,将两只花瓶一敲,立即碎成几片,他再拾起一青瓷片、一白瓷片走到两名脸色早已难看至极的买者面前,“这两块碎片与马车上的残片几乎没有差别,但这两个花瓶只花了我二两银子。”

  戴老板快步上前,仔细比较,脸色悚地一变,“你们竟然诳我!”

  “这、这……”两人心虚到说不出话来。

  “啪啪啪!”突然,一道掌声陡起。

  众人齐将目光移向从人群中走出来的李哲伸,斯文俊逸的他从事瓷器、绸缎的买卖,更被选为陶瓷商会的会长。

  李哲伸先是温文的跟梁宁行个礼,再笑看着两名脸色苍白的买家,“刻意欺诳的意图太明显了,我想你们先进衙门,再好好解释吧!”

  闻言,两人脸色惊慌,急急要离开,但李哲伸的手下已经上前一把抓住两人,在众百姓的欢呼声中将他们扭送衙门。

  李哲伸以赞赏的眸光凝睇着梁宁,一袭粉白月牙裙装,衬得她白里透红的丽颜更加动人,“真没想到郡主对瓷器如此精通,容我自我介绍,在下李哲伸。”

  她微微一笑,“我知道,李会长的大名如雷贯耳,颇有经商之才。”

  他笑逐颜开,“能得到郡主的关注,是在下的荣幸,郡主看来对瓷器极有兴趣,而且还费了不少时间了解。”

  “是啊,呃……皇宫里什么不多,就瓷器多,而且一件比一件更令人爱不释手,在感兴趣之余,就花了更多时间去了解。”她也只能这么胡诌了。

  “商会里也有许多珍品,如果郡主有兴趣,在下很愿意陪郡主走一趟。”李哲伸热络的说着。

  两人一见得缘,尤其是李哲伸更是在第一眼时就被她所慑服。如此绝色却守了六年活寡,反观自己,红颜知己无数,却无人似她,让他第一眼就悸动。

  “郡主,真谢谢你,若不是你,我肯定傻乎乎的让两个骗子剥掉一层皮了。”戴老板上前拱手感谢,其他百姓们更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赞佩她的挺身而出、仗义执言。

  梁宁微笑的看着百姓们的笑脸,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与感动,原来,她是有能力帮助人的,原来,除了当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室郡主外,只要她愿意,只要在某个众人可接受的界限内,她还是可以在这个古代得到掌声的……

  时光飞逝,又来到初春时分,农历年节甫过不久,京城仍有过节的气氛,城郊高山仍可见皓皓白雪,但热闹京城已可见春光明媚的好风景,不管是路树还是伸展出院外的老树都可见嫩绿细叶,一朵朵春花迎风展姿,就连行走在街上的百姓也褪去厚重冬衣,脚步跟着轻快起来。

  朗朗晴空下,离京八年多的朱汉钧策马返抵京城,沿街缓慢行进。

  熙来攘往的大街上,哒哒马蹄声引起街上行人的注意,这一看,不管是识得他的老百姓或是不识他的童稚小娃,都被他威风凛凛的气势给震慑住,不由自主的停下动作,惊讶的望着高坐在壮硕黑色骏马上的朱汉钧。

  其中一名老人家不敢置信的揉揉眼睛,就怕看错了,仔细地定视着他过人的俊美五官、冷硬的神韵,虽然已有八年多未见,但朱汉钧的外貌并未改变太多,只是变得更成熟内敛。

  “天啊!真的是靖王爷啊!”老汉惊喜交加的喊了出来。

  “我就说我没看错吧!”一旁的百姓也立刻接了口,再拍了身旁的友人。

  “一个月前,军队大获全胜的消息才传回来,当时已是举国欢腾,可听闻靖王爷率队凯旋也要两个月才能返京,怎么先回来了?”

  “就是,皇上还先行下诏说一定要好好犒赏靖王爷还有那些征战多年的将士们……”

  认出朱汉钧的老百姓七嘴八舌的当街聊了起来,还有人往店家大喊,“靖王爷回京了!大家快出来看啊!”

  不少店家老板、伙计及客人都兴冲冲的跑出店门外,不一会儿,消息传遍大街小巷,大家都上街争看离京八年多的靖王爷的非凡风采。

  但朱汉钧仍旁若无人的策马前进,一边看着久违的热闹城?。

  蓦地,几个男女娃儿童稚拔尖的争执声陡起,在这特别压低的议论声中显得突出又突兀,朱汉钧高坐在马背上,一眼就看到街角一隅的骚动。

  几名男女稚童伫立,在他们一旁,还有多名大人围观。

  那些孩子约莫七、八岁,其中一名男孩个子较高、年纪较大,该有十、十一岁的年纪,但更吸引他的是正和男孩对峙的,一脸稚嫩的女娃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