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奉旨毁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我的小鬼、小鬼……”

  靖王府的寝室内,梁宁抱着怀里粉雕细琢的女娃儿,轻轻的摇晃着,看着女儿听着她吟唱的摇篮曲,缓缓的阖上眼睛,凝望着女儿的可爱睡颜,生产的痛早已忘了。

  一个多月前,她陆采箴作为梁宁在这时空重生,在这里她就是梁宁。而从生产后的昏睡中醒来后,她在脑海中搜索了鬼差给的资讯一番,知道这里是繁盛的北棠王朝,也知她的丈夫是当朝三大异姓王之一,先祖更是开国功臣,可背景好虽好,人又不在身边,而且……

  “老王爷、老王妃。”门外突然传来丫鬟恭敬的叫声,

  又来了!梁宁在心里轻叹一声,颇为无奈的将女儿放回床上,一回身,她的公婆已经走了进来,她依礼一福,“爹、娘,佳萤睡了,有什么事我们到外面谈可好?”

  两鬓斑白的朱宗达年届五十,看来严谨内敛,妻子高虹年四十八,但驻颜有术,风韵犹存,梁宁猜两人年轻时定是俊男美女,但此时,他们脸都很臭。

  夫妻俩伸长脖子见小孙女的确睡得香甜,只能再转身步出布置精致富丽的房间,来到灯火通明的侧厅。

  梁宁莫可奈何的跟着走出来,只见雕花圆窗外的夜空星月交辉,多么宁静怡人,但这里……轰隆隆的炮声又要响起了。

  “听管家说,郡主作主让三名奶娘走人了?还想……”老王爷困窘的怒瞪媳妇儿一眼,再指着妻子道:“你好好跟她说!”

  高虹皱起柳眉,“那你得走啊,不然,我怎么谈女人家的事?”

  朱宗达气呼呼的甩袖走人,高虹要下人们全退下后,这才看着静静伫立就犹若一朵水中芙蓉的儿媳妇,“奶娘说郡主要亲自喂乳,所以不需她们,此事当真?”

  她点头,“是真的,娘。”

  “那怎么成?皇亲国戚内有哪名女子会在产子后亲自喂乳?那是只有平民妇人才会做的事。”高虹一脸难以置信。

  “可是,我是佳萤的娘,而且,产后要养身子我也养了个把月,所谓相夫教子,夫不在,我所有的心思理当都放在佳萤身上。”梁宁很努力的说些文言文,但她想听在婆婆耳里仍是半调子吧!

  “不对!佳萤要让奶娘带,郡主是金枝玉叶,平时弹琴下棋、赏花?美馔,一如皇族妇女所为即可。”高虹忍着一肚子的脾气,勉强挤出笑意,“要不,皇上及太后怪罪下来,王爷跟我怎么担待得起?”

  梁宁深呼吸、吐气、再深呼吸,身为娇贵万分的郡主,她也是百般不愿,但公婆明明不悦又得僵着笑脸,也很可怜,“娘,您跟爹就放宽心吧,这事儿,如果太后奶奶跟皇帝舅舅怪罪下来,我会自己担下来的。”

  高虹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白,但仍咬牙吞下怒气,“郡主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吧。”

  梁宁看着婆婆勉强挤出笑的转身出去,头沮丧的一低,看着身上这套古人连身层层华服,她拉起裙摆,走回房里,颓然的坐在床缘,看着女儿的睡颜,喃喃自语,“怎么办?梁宁的公婆一定很讨厌我,先是不愿喝退奶水的药汤,现在连奶娘也辞退,还坚持要亲自照顾你,可是我没办法妥协,小娃娃,我这身体里有个现代魂啊,我来自未来,我是ABC,在美国长大的,还有柔道黑带,可是,这里……”

  这里是北棠王朝,崇贤六年,除了边塞动荡外,远离战事的京城自是繁荣无比,皇帝是仁义之人,爱民如子,诚如鬼差所言,环境极好。

  然而,她跟这儿格格不入啊。

  “佳萤,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我只能跟你说这些秘密,但也许在日后,等你学习四书五经后,我这个娘说的话,你也听不懂了,像是火星文,可是,那些文诌诌的话,我真的不会!”望着安详熟睡的小娃娃,她好想掉眼泪。

  这真的不是她想过的生活!

  在现代,她是国际精品的第一线公关,负责瓷器部分的买卖,对中西陶瓷的涉猎深广,她甚至远赴中国四大陶瓷名镇景德镇、佛山镇、汉口镇、朱仙镇考察参观,并体验陶瓷制作,她努力研究、精进能力,当个忙碌的空中飞人,就是要在工作上有所成就,然而,一切都做白工了。

  身为穿越来的新住民,她很清楚古代的环境与社会风气绝不见容一个来自未来的灵魂,行为举止一旦差异太大,就成了惊世骇俗。

  所以,她不曾打算做什么出格之事或当一个厉害的商人,仅时时提醒自己相夫教子就是古代传统妇人的终身行业,也只能这么过日子而已……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适应,可是她会努力,若能解决婆媳问题,就更好了……

  只是,与公婆间的问题始终难解,一年又一年,她努力的安分守己过日子,然后,疼她的太后奶奶仙逝了,转眼五年过去,未曾谋面的丈夫仍未归,而她在育女方面的坚持,让她与公婆之间的裂缝也愈来愈大。

  “郡主又带佳萤往山上去了?前天才带她上街,在瓷坊待了一下午,昨天又带着她到平民住的街上走了一上午,”高虹绷着一张细细上妆的脸,看着甫从外面走进厅堂的媳妇与孙女,压抑着怒火道:“郡主难道不知道,熟识的皇族亲朋都将郡主所为拿来当成茶余饭后的话题,郡主就算仗着皇上宠爱,也该顾及一下靖王府的面子!”他们这一家就快成为大笑话了!

  梁宁一脸无奈的看着婆婆,“娘,媳妇嫁进王府也有五年了,这几年除了带佳萤外,不是到皇宫陪陪皇帝舅舅、就是跟所谓的皇族亲朋共赴赏花宴、品茶宴、品馔、看戏、听曲、吟诗、下棋、日子过得极为悠闲,”事实上,是悠闲得过头,让她骨头都松了!她低头看着已长到她腰部的女儿,“好不容易佳萤大了,可以带着她出去走走,看看王府、皇宫、甚至豪华宅第外的世界,不是很好吗?”

  又来了!高虹一再暗暗吐气,免得吼了皇帝的宝贝外甥女,事实上,她怎么也没想到,向来温婉没脾气的郡主在生了娃儿后会变得极有个性,就连说的话,她有时还有听没有懂。

  “奶奶,”朱佳萤已是个五岁娃儿了,有一双骨碌碌的灵活大眼,“别生娘的气嘛,山上很美,尤其赤着脚在草地上跑时……”她脸色倏地一变,歉然的吐了吐舌头,糟了个糕,她说错话了!

  “赤脚郡主就是想将我的孙女变成一个人人笑话的野孩子,那我能怎么办罢了!我跟老王爷已打算回宥城老家去住,郡主就自便吧。”高虹掀眉瞪眼的看向一脸困窘的媳妇,甩袖步出大厅,身后两名丫鬟也急急跟上去。

  “娘,对不起。”朱佳萤抬头看向直视着奶奶身影的母亲,不安的扭着十指。

  梁宁收回了目光,蹲下身,与女儿平视,“没关系的,娘的心脏总会越来越强的,何况,爷爷奶奶要回老家住了,日子会清静些了吧。”

  是啊,生活在这古老时空,女人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好运点的像她,嫁了老公,生了孩子就功德圆满,连孩子都可以不必带,天天游手好闲、风花雪月,然后,等着老死,怎不清静?

  梁宁本以为这辈子就要这么过下去,幸好老天爷对她有另一个安排。

  这一年,是她来到北棠的第六年,时序甫入秋,小佳萤已经上了私塾。

  虽说依朱家的身份地位,该是请夫子到府里上课,可小佳萤一直缠着梁宁说想要有玩伴、想和朋友一块上课,疼女儿又有着现代灵魂的梁宁,终究不顾公婆的反对应允了。

  这日,成天无所事事的她在送女儿上学后,舍弃轿子,信步走在纵横交错、店铺林立的大街上,身后还跟了两名丫鬟、两名小厮贴身保护,对这一串粽子似的附属品,梁宁是不习惯但也得接受,因为这是郡主外出的必要排场。

  望着街上转黄偏红的枫树,一年容易又秋天,果真如此,只是,一年过得比一年还要漫长。

  她的目光转回店铺内,一家家商店琳琅满目的货品早已不再吸睛,身为郡主,她什么也不缺,华服首饰、山珍海味、不必开口,皇帝舅舅就会派太监送来给她,说来,梁宁虽然父母早亡,也无兄弟姊妹,但有九五之尊罩着,也很幸福了。

  梁宁走着走着,再度停留在瓷坊门口,对此,她身后的小厮、丫鬟一点也不意外,这几条热闹街上,最能吸引郡主的就是这家陈列着各式玉雕、陶瓷的店铺。

  哒哒哒哒……三辆马车突然疾奔而至,又急停在店门前。

  梁宁好奇的看了一下,只见第一辆马车跳下两名怒气冲冲的中年男子,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店内,接着,就传来吼叫声。

  “……看你要怎么赔!货全在外面,戴老板自己去看看,别说我诳了你,做生意要讲求信用,因为你,我还倒赔对方一百万两……”

  “这、这怎么可能明明货上马车后,我还亲自检查过……”

  “意思是我们骗你,我们有必要来回奔波,自找麻烦吗!”

  一连串气急败坏的吼叫声引来路人的注目,纷纷好奇的问:“怎么回事?”

  “啊,是郡主,郡主金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