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下一瞬间,又有人要攻上来,这次,万昀泰手上身上都是血,但他不怕了,只因他们竟该死的敢伤害她!

  他疯了!狂了!紧紧抱着她,奋不顾身的砍杀敌人,再不许任何人伤害她。

  令人不寒而栗的阴鹜神情,残侵的杀无赦,一个又一个恶徒惨死在他剑下,最终,最后一个倒下了,但他仍拚命挥刀,就连倒卧在地上的也一样,他狂怒的朝他们砍杀。

  谢小蓝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到所有的人都被他摆平了,但他的神色合显癫狂。

  她微喘着气,”没、没……事了……二爷?”

  听到她的声音,他先是一嚼,才缓缓回过神,眼神哀锄的看着气虚的她。

  “你要……照顾好……自己……”她气若游丝。

  “不,不可以!”他不要她死!

  “我好痛……好痛……”

  “我马上带你去找大夫!”他咬牙要抱起她,却一个踉跄扑跌在地,但他没让她摔伤,他护着她。

  她这才发现,他身上也中了好几刀,“你……也受伤……了。”

  “我没事,我找大夫来救你!”他眼眶红了,他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好笨,她心里有别人,怎么会为他牺牲生命?那件事一定是搞错了!搞错了!

  “我可能……不行了……”她泪眼注注的看着他,“可你、你——一定要……没事……”

  “为什么?为什度要替我挡,让我……”

  她打断了他的话,“因为……在这个世上……在乎我的人……只有你跟舅舅,你……不同,你身边还有……很多很多爱你……爱你的人……”

  “不要说了。”他沉痛的看着奄奄一息的她,那些该死的官兵呢?人呢?不是这时间应该出现的吗?可恶!

  “我真……真的好爱你,拜托……别跟我生气了……别、别忘了我……”蓦地,她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万昀泰身受重伤,将颤抖的手靠向她的鼻息时,竟察觉不到她的呼吸,他痛彻心腑的大吼一声,“不可以!”蓦地眼前一黑,人也昏厥了过去。

  不可以?谁在大叫?

  韩林突然被一声哀坳的叫声给唤醒,他连忙坐起身来,头不再昏了,看来被符咒打到己无碍了,可是,四周怎么静悄悄的?干娘呢?

  他穿过斑驳的木门,发现里面不知何时己点上了几个灯笼,且那些符咒大多被撕掉了,让他可以再往前走。

  天啊i好多血,还有死入!怎么这么可怕!他的小脸皱成一团。

  韩林小心冀冀的跳过死人,却看到他未来的爹娘也倒卧在血泊里,动也不动的,他吓了一大跳,急急的跑过去。

  怎么回事?!他害怕的往前靠向未来的爹,用手测鼻息,幸好,还有气息,接着他又靠向干娘——

  咦?怎么会没有?!不,不能这样!不能啊——不可以啊!他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呜呜呜……干娘,你不可以死啊,干娘!求求你活过来,鸣呜……生下我很好的,我很孝顺、我很贴心、我会让你安稳地过下半辈子,我会让你子孙满堂,我会……会让你幸福又美满……我还会保护你……呜呜鸣……你醒过来好不好……”

  他拚命的哭、拚命的说,也努力的想摇醒她,但她就是不醒来,他只好继续哭喊。

  “韩林!”

  突然,他听到干娘的声音了,急急擦拭掉泪水,又哭又笑,“干娘醒了……”

  没有!被爹紧紧抱着的干娘仍双眼紧闭啊,那、那是谁在叫他?

  他一回头,随即一愣。

  “干娘!”他哇地一声,哭着跑向另一个谢小蓝。

  但韩林这个举动却把谢小蓝吓呆了,她不仅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在小鬼跑过来之后,她竟然可以抱住他了?

  “韩林,这是怎么回事?”像是己猜到了一点什么,她的泪水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被这么一问,小兔也发现不对劲了!他哭叫,“你快回去,你的三魂七魄跑出来了,你快回身体去。”

  “所以……我死了吗?”她哑着声开口,难过的看向万昀泰,他全身都是血,像受了很重的伤——她没有救到他吗?

  韩林吸了吸鼻子,含着两泡泪水道:“我不知道,但你的魂魄不在身体里,这样不好,你快回去,要赶快醒过来才行!”

  “好!好!”她还不想死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