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等等,有人。”她连忙捂住他的唇。

  “车内哪来的人。”他笑着拉开她的手,吻上她的唇。

  “好幸福喔i看来没事了。”韩林眨眨圆圆的大眼,因为听到何总管跟未来爷爷说干娘的终身要被人订走了,害他担心的赶快化为白光冲下山,却正好看到山庄的马车己经返程离开谢家。

  看到干娘羞涩的要结束这个吻,他赶快走人,不要破坏未来爹爹再来第二回合,而且,看两人这么恩爱,他知道自己离出生又更近一步了。

  但日子一天天过去,事情的发展却跟韩林想的完全不一样。

  虽然未来的爷爷奶奶都曾在交谈中提到“小俩口的婚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动静。

  他还曾主动问过干娘,为什么不办婚事?

  “这种事女生不能主动。”她是这么回答。

  这是什么意思?他听不?懂啦!

  寂静的夜里,小鬼睡不着,待在亭台里以手肘支撑着小脑袋,一下子晃这边,一下子晃那边,又吐了口长气,“我未来的爹娘是想怎样?不是动不动就亲亲,不是沉浸在爱河里?怎么不赶快拜堂成亲,生下小韩林我?”

  况且怕妨碍他们,他最近都很乖,没有去吵他们啊……好吧,怕长针眼也是原因之一。

  但现在这情况,到底要他怎度办?

  他跳下椅子,无聊的在山庄里晃着、想着,看有什么绝妙好招来推波助澜。

  蓦地,行经一个房间的窗户,突然听到有女子嘤咛的喊了一声,“不可以!”

  他不由得停下脚步,随即又听到男人的低沉笑声,“可以。”

  “不成,若被你看到身子,你不负责可不成。”女子的声音羞答答的,更有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负责!我一定娶!”男子的声音变得兴奋起来。

  这么简单就娶?!听到关键字,韩林的眼睛倏地一亮,兴高采烈的就将小头伸进房间里,竟然看到一个男人将一个女人的衣服给脱了……

  男人看到女人的身子就要娶她吗?他的眼珠子滴溜滴溜的转,随即化成一道白光,飞到干娘的房间。他将头往屋里伸,马上脸红红的缩回来。

  糟了个糕,他看到干娘在洗香香耶,但她是他未来的娘,应该没关系,至干未来的爹……他眼睛瞬间一亮,是了,未来的爹内功极高,他只要引诱他到干娘的房间即可,可不能让一大堆男人看到干娘出浴,让一大堆男人抢着负责。

  再化成一道白光,韩林来到万昀泰的书房外,先以灵力努力的敲门框,弄出一点点声响,等到成功吸引书房里的人了,便一点一点的发出奇怪却又不大的怪声,沿路往谢小蓝的房间去,没多久,他成功的吸引住未来的爹,让他在不知不觉中照着指示的方向来到干娘的房门外,最后,他成功的在月亮的帮忙下,制造出一个黑色身影跃入房内的假象!

  想也没想的,万昀泰冲上前,“砰”地一声,上了锁的房门被他硬生生的撞开,同一时间——

  “啊——”谢小蓝的尖叫声在看到闯进来的人是谁后,戛然而止。

  而万昀泰在看到眼前的美景时,也收住脚步,屏住气息的看着她。

  她还有堑回不了神,在看到他的目光从她的脸往下移,黑眸一闪而过一道幽深火焰时,她傻愣愣的跟着低头,吓得低呼一声,连忙将身子往水面下沉,粉脸涨红的道:“你怎么会进来?!”

  他这才想到非礼勿视!急忙别开脸,但一颗心也是坪坪狂跳,他哑着声音解释,“刚刚一路有奇怪的声音往这里来,还有影子,但我真的不知道……”看来应该没有人,这小小雅致的房里根本也藏不了人,他是把人给追丢了?

  “你继续洗。”他不敢再看她,一出去就要将门给带上,却见锁己被他撞坏,他沉沉吸了一口长气,背对着房门道:“锁坏了,我先守在这里,等你洗好穿好,告诉我一声。”

  “麻烦你了。”说是这么说,但她浑身发热,再想到他灼灼发烫的黑眸,她不由得勺水泼了泼自己的身子,但仍止不住脸红心跳,她连忙将身子全浸入浴桶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