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好了!”谢文钦怒瞪大妹一眼,再笑咪咪的看着脸色铁青的万昀泰,“别跟我大妹生气,她本来就是块么不亮的石头,倒是我的宝贝小妹……”

  现在就是宝贝小妹了?!谢小蓝真不知该说什么,又听着他说着她己是及荓年华,是许嫁之年,看得出二爷对她有意,聘金当然不能太寒酸,而这个家,一直都是她这个宝贝妹妹在撑,一旦她嫁过去,娘家这里收入堪虞,所以,既然她一辈子都会是二爷的人——

  谢文钦目露贪婪之光,“给个五十万两黄金,也不为过,是不?”

  闻言,谢小蓝倒抽了口凉气。

  万昀泰眼神一凛,“现在是在卖小蓝?还是把我当妓院老鸨?”

  “二爷,这么说就难听了。”钟云在此时走了进来,因为要费心打扮,所以退了点。

  他冷冷的看着风韵犹存的她,浓妆艳抹又一身珠光宝气,看来俗气了些,他再膘向穿着打扮差不多的谢郁珊,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谈钱是俗气了些,何况,二爷能看上小蓝可是她的福气,”她笑咪咪的看着他道:“这么吧,二爷给多少聘金就代表小蓝在二爷心中的地位有多重,不过我相信绝对是无价啊。”

  谢小蓝觉得好羞愧!她的家人一个比一个还贪婪,竟敢狮子大开口。

  万昀泰冷笑,“谢家真是奇怪,一家之主未百年,小女儿的婚事己轮到哥哥作主,莫非是咒父快死,得以兄代父职?”他看着谢文钦脸色一变后,又冷冷的道:“还有谢家大夫人,莫非己妻夺夫权?所以,由你作主即可?”

  这一席话分明是拐着话儿在说,他们谁都没有权利决定谢小蓝的婚事。

  钟云当然明白,但她也不是省油的灯,皮笑肉不笑的说:“我家老爷长期在外,这个家总该有人作主吧,何况小蓝是个姑娘,让一个未出阁的闺女长住二爷府上,也的确惹人闲话。”

  “她只在山庄酿酒,何来闲话?”他冷冷反驳。

  “谁知道二爷有无趁夜偷香窃玉啊!”谢文钦想也没想的就脱口而出,但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就你这句话,我现在就可以把你给杀了!”

  万昀泰那双阴狠无情的黑眸,说明了他可不是开玩笑!谢文钦吓得差点没软脚,庆幸自己是坐在椅子上。

  谢小蓝很难过,他们真的是她的家人吗?

  “我问过小蓝,她在这里吃住不算,从六岁开始学做活,到今年十六岁,只收过不到五十两的工钱,而她每天的工时,随着她年纪渐长而递增,最多还曾到十个时辰……”

  万昀泰突然开始计算她每个时辰的薪资,再添包吃包住的钱,但怎么算,都微薄得可怜,接着话锋一转,说他这三个月来,己派人送了三百两黄金过来,依她的工资计算,她一辈子都得留在他那里工作,才抵得了他给谢家的工资,更何况,他是食衣住行皆包,真要认真算下来,她连下辈子也得留在万府。

  一连串的钱算得谢家每个人是头昏脑胀。

  但谢文钦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可是、可是……”

  “如果要将她带回去,行,你们谢家三口上山来帮忙,四个人,工资抵消得更快,我就算你们一人二十年好了,对你们应该很划得来,毕竟那三百两黄金,谢小蓝是一毛钱也没有花用。”万昀泰冷爬爬的给了建议。

  他们要当二十年的奴才?!不不不!谢家三人急急摇头,这下子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且收了黄金是事实,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谢小蓝带走。

  一家子吃相难看,更是搞得灰头土脸,半点便宜也没讨到。

  谢文钦气得脸色铁青,“娘,我们就这样算了?”

  不算行吗?钟云知道自己是踢到铁板了!

  她怒视着被自己宠坏的败家子、败家女,再想到这大半年还没见上一面的丈夫,再这么放纵儿女下去,她有预感,到最后她只能喝西北风了。

  思及此,她的心口冒起了熊熊火焰,上前一步,怒吼,“你们两个给我去学做事,小蓝以前怎么做,你们就怎度做!”

  “为什么是我们?!”一双儿女气得大叫。

  “难道是我?去!”她恨恨的道。

  谢文钦跟谢郁珊头一回见到娘对他们凶,就算再不甘愿,也不得不去干活。

  马车嚏睫而行,车内,谢小蓝一双明眸看着万昀泰,心里有着满满的感动。难怪在来这里的路上,他突然问起她在酒坊工作的情形。

  “谢谢你。”她对他感激又佩服。

  他回以一笑,“不用谢,你的确是还得在山庄里工作很长的时间。

  “我愿意。”听出他指的是什么,她粉脸儿一红,娇羞的说:“我可不是要赖在山庄一辈子,只是很谢谢你,至少,我的家人不敢为了钱再将脑筋动到我身上。”

  “这倒是,不过,既然你说谢谢,我比较喜欢另一种感谢的方法。”灼灼的黑眸凝瞧着她,他额头轻轻抵着她的,两人的鼻息吹拂交融。

  她不禁脸红心跳,但就在他的唇瓣要落在她柔嫩的唇上时——

  “我就知道会变这样……”

  谢小蓝耳边突然传来韩林带笑的说话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