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她心儿一急,又怕他看到自己在哭,急忙低头,伸手要将破陶片捡起,偏偏泪水模糊了眼睛,一个不小心,她感觉大拇指刺痛了一下。

  “你割到了!怎么那么不小心?”万昀泰急忙在她身边蹲下,但在看到她的伤口剖得颇深,鲜血汩汩流出时,他重重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倒抽凉气声,让谢小蓝有些疑感a她眨了眨泪眼,等视线清明后,才发现他虽然为她按住伤口,但他的手却微微颤抖。

  蓦地,一个画面闪过脑海,她想到上回何成康脸划伤流血的事,突然,她明白了——

  她抬起头,语气惊讶,“天啊!你怕血!”

  他先是一房,随即反驳,“谁、谁怕了!”他本该怒声抗辩,但口气听起来就是很心虚。

  不怕?瞧瞧,眼前这张本该是阴鹜冷漠的俊颜,此时可是面无血色,虽然力图振作,但看起来还是很僵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但她觉得很可爱。

  “还看!”他瞪了她一眼,这才撕下衣襟下摆,为她先行包扎。

  那不是很有威吓性的一眼,对谢小蓝来说没什么用,她还是忍不住想看他。

  暂时包扎好了,他有些不自在的拉起她,往离这较近的书房走去。

  一入内,万昀泰就将门给关上,拉着她坐下,去柜子拿了药盒,坐在她前面,解开她拇指上的布条,本来以为血应该止住了,他可以好好上药,不料根本还没完全止住,李日泪流出,还沾染上他的手。

  天啊!他有点想吐!

  但他强压下那股反胃感,从药盒里拿了药替她抹上,再为她小心包扎后,才拿了布条擦拭手上的血渍。

  看着她,谢小蓝顿时觉得有些不忍了,虽然他难得的别扭很可爱,可看他一张俊颜一下惨白,手指从头到尾都在颤抖,她不禁有些心疼了。

  她忍不住问:“谢谢你,你还好吗?”

  看她似乎非常担心,退疑了一会,他才淡淡的说:”我怕血是有原因的,七岁时,我跟父母到南方游玩,却被人掳走……

  三天后,父亲在当地的友人帮忙下查出绑匪所在,派了十多人前去救他。

  然而消息却提前走漏,十多人不仅被抓,那些丧心病狂的绑匪,因为等着他父亲拿钱来赎人的时间太难消么,竟一刀又一刀的凌退那十多人,还比赛谁能割下的肉最多,那些痛苦的惨叫声,令他不得不捂住耳朵,却痛哭失声。

  然后,大批的官兵来了,那些绑匪才一刀杀了那些人,又为了把他藏起来,在将那些鲜血淋漓的屁体丢入一个水井后,也将他丢了进去,幸好水井的水不深,加上先丢了十多人进去,他几乎没受什么伤。

  但那被泡在血水里的画面,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后来,他虽被救出来了,却一连作了好几个月的恶梦,每次一看到血,在水并里的画面便会自动在他脑海浮现,好像他又深陷在血水里。

  “即便是一点点的血,我就是挣脱不了那样的恐怖景象,你能明白吗……”说到后来,他声音都哑了。

  而她太惊愕也太难过,如此惨绝人寰的事,光想就一股寒意沁心,太可怕了。

  她的眸子盈满对他的不舍,“一切都过去了。”她轻声的说着,而这声音听起来十分温柔。

  这温柔抚慰的嗓音让万昀泰从刚刚一长串的自白里回了魂,不免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震惊。他不敢置信自己竟然主动告知他的畏俱?这是他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这么多年来,他从没跟别人提起过,不想暴露自己的脆弱。

  没想到,他竟然对她说了。

  她看得出来,他很震惊,但他这样懊恼又对自己生气的表情实在很逗,不过考量到他的心情,她还是拚命忍住笑意,“后悔告诉我吗?我发誓,我绝不会说出去。

  “哼!我也不怕你说出去。”他恶狠狠的瞪着她。

  原来他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啊!她故意绷起脸蛋,“不怕吗?好!我这就出去告诉其他人!”

  她转身要往门口走,他急了,一把拉住她的手,适度的力量,本来是要将她拉回来,没想到她一个没站稳,差点跌跤,他连忙上前抱住她,霎时,属干她的香甜气味沁入鼻间,令他心荡神驰。

  她贴靠在他坚若磐石的温暖胸膛,一颗心坪坪狂跳,身子更是无法抑遏的轻颤。

  两人深深注视,万昀泰忘形的看着令他心动的容颜,而她被他看到粉脸通红,身子燥热,在意识到他想做什么时,想逃已经来不及。

  他倾身攫取了那诱感了他好久好久的樱唇,动作有些急迫,还不够温柔,因为他太渴望,太渴望这炙热的亲吻。

  他诱哄她张唇,她紧张的揪住他的衣襟,不知所措,但仍笨拙的接受了他,然而她的青涩挑起了他更深层的渴望,他愈吻愈狂野,将她抱得更紧。

  而她己沦陷在他的热吻中,娇喘呻吟……

  刚刚遍寻不到干娘的韩林,绕了半个山庄来到书房,正好看到干娘跌倒,未来的爹就赶紧抱抱的这一幕。

  他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相拥的两人,心也莫名的跟着坪坪乱跳。

  原来!只要跌一跤,男女就会抱抱!这么简单的方法,他居然不知道?!

  只是……这画面好羞喔,他会不会长针眼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