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早先看着把米粮搬上载货的马车时,他就注意到她另外还买了一些小包装的米、糖跟盐等,一些民生必需品。

  “你看到了?”她急急的澄清,“那些都是我用自己存的碎银子买的。”

  看她那样,他忍不住笑了出来,“我相信。”

  他答得干脆,她反而觉得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我不急着回去,所以不必换车,一起去吧。”

  顿了一下,谢小蓝点了点头,“好,就一起去。”

  或许,他去还能帮助他们呢。

  于是,车夫在她的指引下,离开热闹的城中,一路往近郊奔驰。

  行驶了一段时间,总算看到三三两两由黄土及木板搭建的破旧大杂院散居在林间坡地。

  身为一城之主的万昀泰知道这里,虽然位干两城交界,但因位处偏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朝廷将其归属到邻县蜀淮县管辖,就他所知,现在该是废弃无人居,但他显然错了。

  萧瑟凉风在山林间掀起一片林啸,老屋内居然有人烟,且还不少人。

  由于东西不多,谢小蓝婉拒车夫的帮忙,逗自拎了那些小包装的物资,推开早己斑驳的术门,进到院内。

  就见宽敞但简陋的院子里或坐或站着八、九个老人跟孩子,他们衣衫槛褛,在万昀泰看来都相当眼生。

  事实上,他们的确不是崇元城的居民,也没看过万昀泰,所以在他跟着她进来时,众人便往他身上直瞧,见他气度不凡、一身华贵,纷纷略显狼狈的向他点头行礼,孩子们比较不怕生,便跑到他身边,好奇的看着他笑着。

  他回以笑容,注意到谢小蓝跟他们极为熟穗,显然不是第一次来救济。

  “这些给你们。”她拿了一小袋桂花糖交给孩子们,又走近老人家身边问候,“纪爷爷,脚好一点了吗?桂娘,身子骨可好?”

  他静静的看着她一脸笑容的跟坐在大杂院里的老爷爷、老奶奶嘘寒问暖,再去跟孩子们谈笑,而或许是他的表情很温柔,原本还不太敢靠近他的老人家,也慢慢围了过来,抢着跟他说谢小蓝的好话。

  “小蓝会教没钱上学堂的孩子写字。”

  “她还会帮我教训那个好手好脚,却懒得去千活的儿子。”

  “她给了我银子,我这老太婆才有钱去看病。”

  一群住在这座破院落里的老人们说得口沫横飞,连孩子们也跑了过来,叽叽喳喳的抢着跟他说,说讨小蓝对他们有多好又有多好,只要她答应的事,即便要费一点时间,她也都会做到。

  但被频频称赞的谢小蓝已经羞到脸红透,双颊像是滚烫得快冒烟了。

  直到半个多时辰后,两人再度坐上马车要回山庄时,她的脸仍是红的,偏偏万昀泰含笑的黑眸一直盯视着她,她终干告饶,“你在看什么?”

  “我发觉你比我这个城主还厉害,帮人帮到这儿来了。”他的神情有佩服也有赞赏。

  “之前这院落里有个小女孩,走了好远的路到城里乞讨,我给了她包子,她硬咽着说还有好多人都饿着肚子,我可不可也给他们一些包子?我才跟着她来……”然后,她发现了生活比她更困苦的人,也才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怨天尤人。

  他叹了口气,“说来,我这城主当之有愧,竟不知道这些废弃的黄土屋里还住了这么多生活困苦的百姓。”

  “不怪你,他们属于蜀淮县的百姓,原本在一家收容他们这些老弱妇懦的老房子生活,但老房子的老爹因病走了,他儿子将他们全赶走,他们一路乞讨流浪,直到两个月前才到这里住下。”

  原来如此,他明白的点了点头。

  “他们老的老、小的小,没本领又没本钱,而我,只有大娘久久才给一次的薪俸能帮忙。”她愈说,眼中的渴望愈盛。

  他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再问了细节,他得知这些穷苦人家全分住在那几间废弃的黄土大杂院内,由年纪小的到街上乞讨,再回来分食给年老的,仅有一、两个年轻气壮的人去找零工做,但揽的钱也极为微薄。

  虽然是邻县居民,但他既然看见就不能坐视不管,何况蜀淮县知府不是清官,声名狼藉,民怨不少,这也是有更多的百姓往崇元城来谋生的另一个主因。

  “我会派人过来辅导他们栽种一些较易采收的蔬果,或是做些较不吃力的手工,挣得工钱,温饱至少不成问题。”

  她露出一笑,“太好了!谢谢你。”

  “不必谢我,你的酒若是酿得不好,我一样公事公办。”他故意这么说,不想她心里有负担。

  “什么意思?”

  “做不好,你就得赔偿,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了。”

  “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很努力的!”她才不会让他瞧不起呢。

  “我就等着你说这句话。”他笑道。

  见他笑了,她心弦一动,某种说不出的甜蜜滋味在胸间蔓延开来,她忍不住跟着笑了出来。

  他匀起嘴角,凝睐着她的眼睛慢慢笑成弯弯的月。

  车内,有股暖昧的气息悄悄蔓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