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见马车要走了,他急急窜上马车,一把拉住缪绳往右,要马儿换方向跑。

  怎、怎么会?!驾驶马车的车夫见缪绳竟自己甩动起来,往另一边的街道奔驰,他吓呆了,忘了反应。

  车内的万昀泰看着车窗外的街景,眉头一肇,拉开帘子大喊,“方向不对。

  “我知道,可这马车邪门,我控制不住啊,二爷……”车夫一脸惊?院,但手上的缰绳就是不受自己控制。

  见状,万昀泰飞快的向前飞掠,要拉住缓绳,但马车却在左转右拐后,紧急煞住停下,他一脸疑惑的看着急停的马车,但没多久,他的注意力就被熟悉的争执声给吸引了,他立刻跳下马车,穿过人群,看着正跟粮行老板争执的谢小蓝,而她己气得脸红脖子粗。

  谢小蓝看到他先是一愕,但在看到韩林站在他身边,笑着朝她眨眨眼,她便已能猜到是谁将他引来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万昀泰表情严肃的问。

  “呃,二爷。”粮行老板心儿一惊,但随即又想,谢小蓝要的那种优质米贵得咋舌,她以前根本没买过,不可能分得出米质的优劣,便放了心,毕竟他给的米己经不差了。

  谢小蓝对着万昀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老板挑对时机插话,“酿酒我就不敢说了,但卖米可是我的专长,谢二小姐说我给的不是她要的米,这分明就是胡说,那种米谢家酒坊根本没买过,她如何能肯定?还指控我让伙计换成次级品,这不是污蔑吗?”

  “我是没看过,但我确定你拿的是次级品,这己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要货的人是万二爷,你怎么也坑人?!”谢小蓝真的气坏了。

  “对嘛!对嘛,坏蛋!”韩林也气得跳脚。

  “既然如此,把米拿来给我看吧。”精光一闪,万昀泰开口道。毕竟是一城之主,虽然他很清楚谢小蓝不是无的放矢之人,但总得让粮行老板心服口服。

  “这……”老板可没想到万二爷会来,还说要看米,这……这、这会被发现的啊!这种米虽贵重,但以万二爷的身分,兴许是吃过见过的,那他的谎话会被拆穿的。

  万昀泰识人无数,瞧粮行老板眼神闪烁,就知道谁不老实,只是这么多人观看,真拆穿了,日后他的生意也就做不下去了。

  “我们进去里面谈吧,还是在这里……”

  老板急忙点头摆手,“里面请、里面请,谢二小姐也请跟着来吧。”

  知道二爷厚道,特地留了一条后路给自己,他也不会笨到不知好歹,将两人请进内室后,便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给说清楚了。

  的确,谢小蓝以往来买米的时候,他都会以低一级的米代替,其中的差额全给了她同父异母的哥哥,谢文钦还说,谢小蓝的酿酒功夫好,差一级没关系,给好了也是浪费。

  万昀泰看着脸色黯然的谢小蓝,心口也为她隐隐作痛。

  “你不可能都没好处吧。”他这话是对着老板说的。

  顿时,老板脸微红,呐呐的道:”除了抵消他跟我借的钱之外,若到青楼寻欢,文钦也会付全款。”

  “但这一次来买米的不是谢家而是二爷啊!”谢小蓝怒道。这才是让她最生气的点,以前那是自家的债,她吃!可亏就算了,这次怎么能连累二爷?

  “少钦早想到了,说你到山庄酿酒,二爷买的一定是级数更好的米,米的价差更大,利润也更可观,所以他一早便来我这提醒……”他愈说声音愈小。

  “信誉得之不易,若是再犯,我定不会再给你机会。”万昀泰把说话自了。

  听这意思,是要放过他了?!老板连忙点头。

  但事关谢小蓝,万晌泰可不容她有半点委屈,所以尽管老店家颜面挂不住,还是依二爷的要求,在店外频频向谢小蓝行礼道歉,说是自个儿胡涂记错价格,更要伙计快快将粮行里最上等的米送上马车。

  “我未来的爹好棒啊,是不是,干娘?”韩林笑咪咪的问着一脸愉悦的干娘。

  谢小蓝用力点头,她真的很感激他为她所做的,她相信今天若不是他挺身而出,店家绝不会还她公道。

  看她这样,人小鬼大的韩林竟然丢了一句“你的眼睛好亮喔,太闪了,小鬼畏光中——”就化为白光走了,让她又羞又无言。

  马车上路后不久,她看着万昀泰,真诚的道:“真的谢谢你,但也很对不起,我哥竟把脑筋动到二爷身上来。

  “不是你的错,你不必把责任往身上揽。”他反而很高兴能帮上忙。

  点了点头,他的体贴让她的愧疚少了一些。

  “马车可能要暂停一下,我还得去别的地方,呢,我坐载货的马车去就行了。”

  “你要送东西去给别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