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当然!当然!”何总管乐见其成。

  要不,万大爷今天可是又躲夫人躲到他那儿去,说夫人叨叨念念的想要二爷成亲的事,他都快烦死了!

  在他看来,二爷一定是舍不得谢小蓝,如此明快的下了决定,就是要将她暂时远离欺侮她的谢家人,要不,美酒对二爷哪有那么重要。

  光看何总管开心去备车的神情,万昀泰就有些无奈,他其实也还没有要跟谢小蓝走到哪一步,怎么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显然,老天爷的安排都是有日的的,就在万昀泰坐着马车来到谢家酒坊、正要下车时,正好见到谢小蓝独自将推车上的最后一瓮酒搬上马车,再亲自驾马车往男一头的街道奔驰而去,完全没注意到他的马车。

  时己二更天,她一个人要送酒去哪里?!

  “跟上去。”他指示车夫驾车跟上。

  夜色如墨,她的马车怎么往后市去?那里绝不是一个闺女该去的地方。

  这个大街小巷如棋盘般整齐交错的地方,是个青楼、赌坊、酒楼林立之处,不似城中的商铺酒肆,这里出入的多是龙蛇杂处的复杂分子。

  没想到,最后谢小蓝的马车真的在这停下,而万昀泰也要车夫在这停下。

  他下了马车,并示意车夫上前去帮忙她卸货。

  谢小蓝好惊讶多了个帮手,十分不解的看着车夫。

  “我家二爷在那里呢。”车夫边搬酒,边回头看。

  她忙回头,还真见到万二爷,不免心惊,他不像喜欢饮酒作乐的人,怎么会来这里呢?

  “很晚了,为什么没让下面的伙计送就好,要你单独来!”他的语气里有着来不及掩饰的关心与怒火。“你知道一个人来这里很危险吗?”

  说实话,刚接收到他的关心,谢小蓝很感动,因为她不止一次出入这里了,却只有他担心她的安危,大娘甚至认为她熟门熟路了,不必多浪费一个人陪她来,完全没担心过她的安危。

  可是现在她退却了,她想在自己刚惊觉感情萌芽的时候,就连根拔起——万二爷,不是她可以喜欢的人。

  “那是我的事情。抱歉,我得去送酒了。”她冷漠的说,并接过手推车,向车夫点头称谢后,便越过他大步往热闹的巷子走去。

  万昀泰浓眉一壁。她是怎么了?他还以为他们之间己不似过去那般剑拔弩张,毕竟昨晚两人还相视而笑,她还谢谢他的暖裘不是吗?怎度又奕然变成像陌生人一样了?

  看她渐渐走远,他的心觉得很闷,可步伐还是不由自主的迈开。

  虽然她是转往后方巷弄走去,但这毕竟是开满妓院和赌坊的地方,出入复杂,他放心不下,就算有可能再一次多管闲事,还是会担心她的安危,于是他便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跟在她的身后。

  半晌,她将推车推到一家妓院的后门,守门的人先是将酒瓮搬到另一辆推车上,接着给了她一包银两。

  “你哥交代,你送货来的时候去找他一下,就在一楼右边的厢房。”见她一脸为难,守门的老伯也很无奈,“还是勉强去一下,不然上回你送货来没去找他,他离开前还狠狠骂我一顿,说我没有转告,害我也被老鸭训了一顿。”

  如此说了,她怎能不去?谢小蓝十分无奈的应声,“知道了。”

  “唉,谢家出了个败家子,就算有谢二小姐守着也没用……”守门老伯边摇着头,边将酒推到青楼里。

  在不远处看着谢小蓝的万昀泰,自知不能光明正大的进妓院,毕竟他这张脸几乎每个人都认得,于是他施展轻功进到院内,先飞掠到屋檐,正好看到谢小蓝快步走进一间房门大开的上等厢房。

  这间厢房的空间极大,四角布置了粉色纱鳗,寻芳客约莫八人,左拥右抱,很懂得享受,不仅有一桌好酒好菜,还有美人弹着琵琶助兴。

  谢小蓝一走进去,便有男客扬手,砰砰的琵琶声立即停了。

  那个男客笑眯眯的朝她挥挥手,“小蓝儿,又来送酒啦,别那么辛苦,陪我喝一杯,我就给你一锭银子。”谢小蓝绷着一张俏脸,快步走到兄长谢文钦身边,没多理会那男客,因为她很清楚,多说一句,就多一分危险。

  “刚刚收的货款给我!”谢文钦早己是一身酒味,只是钱花光了还不想走,于是他请老鸨叫家人送酒来,打算拿了货款就有钱继续玩,两方都得利。

  看着他,谢小蓝己经无话可说,她只想赶快离开这里,于是没有迟疑,她将刚刚才拿到的、沉甸甸的银子递给他,接着转身就要走。

  但先前那名出声词侃她的男客,却起身挡住她的路,“好干脆啊,小蓝儿,你哥可真好命,先在赌坊一掷千金,还能来这儿玩女人,没钱就叫你送酒来,白花花的银子便有了。”

  “请让路。”她冷冷的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