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毛毯披在她身上,从她微微泛红的脸颊看得出来,应该颇为保暖,而她正打着盹,似乎快撑不住了,几度昏昏欲睡,却仍倔强的睁开眼睛,坚持看着那几瓮酒,只是一次次后,终于还是承受不住周公的呼唤,沉沉睡去。

  他这才越过酒柜,走近她,看着她在烛火下的睡颜。她的眼睫下方有着明显的疲惫阴影,他肇眉再看到她的手指,蓦地心疼。

  就像她说的,那是一双师傅的手。印象所及,千金小姐都有一双春葱似的纤纤十指,但她的指甲却剪碍短短的,这一定是为了方便做粗重的工作,而她的手上还有像男人一样的茧。

  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正值豆蔻款年华,怎么会生活得如此艰辛……此时,她动了一下,身上的毯子因而滑落地上,也因为这突然其来的凉意,她不自觉的双手搓起手臂,但仍继续熟睡。

  他俯身拾起毛毯,思索一下,便将较暖和又贴身的暖裘为她披上,看着她睡了好一会儿,才安静的离开。

  约莫两个时辰后,不知是什么声音惊醒了谢小蓝。她突然醒了过来,一坐直身子,披在肩上的外套顿时落下,她直觉的弯身捡起,却错愕的发现是一件暖裘。

  她看了看四周,发现原来盖在身上的毛毯好好的放在桌上一角,那是有人……她看了一下暖裘的样式跟尺寸,看起来是男人的……

  难道是万二爷的?!

  呢,她是怎么了?怎么那么肯定是他?还是她希望是他?!

  “大姐姐醒了,是我吵醒的吗?我刚刚不小心踢到脚,唉叫一声,咦?你想到什么啦?脸儿好红?”韩林突然现身,就对着她说了一串。

  她莫名心虚,“没、没想什么啊”说是这么说,她却连忙将暖裘放上桌子。

  他眼睛骨碌碌一转,顿时笑得眼儿弯弯,“这是二爷替你披上的哟,我刚好有看到。”

  “刚好?”

  “是啊,我本来听话的去睡觉了,没想到这一觉睡得太长,我还以为你走了呢,后来看到二爷往这里来,就跟着过来了,刚好看见二爷很温柔的替你披上暖裘握。”

  她愈听脸愈红,“小孩子,别胡说。”

  “我才没胡说呢!他还看了你的手喔。”他努努下颚,看向她的手指。

  “不是看脚吗?”她疑感的脱口而出。

  “脚有什么好看的?每个人都有啊,还穿了鞋呢……这样说,手好像也是厚。”韩林嘟着嘴儿,没发现身边人的脸又红了。

  谢小蓝腼腆又心虚。唉,她一直以为自己并不在乎这双大脚,但看来对象是某人时,她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在乎这件事……

  她到底是怎么啦?不过是跟万二爷和好了,怎么这会心里老是想着他,老是介意着他呢?

  “对了,大姐姐为什么在这里睡觉?”他一直想问,但她一直在睡。

  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却见他咬着粉色的唇,表情很古怪。

  “怎么了?”

  他搔搔头,“我不想骗大姐姐,其实那是我做的。”

  闻言,她有些无法相信,“我以为你没办法碰触实物的。”她可没忘记他穿墙而过的那一幕。

  “是不太能啦,因为我没办法控制好灵力,顶多就像仙人施法一样,手在空中动一动,用灵力解开酒瓮的封口,并不算真的碰触,不过,偶尔也能碰触实体,但得练习控制灵力,我不太会就尽量别做,这是老尼姑跟我说的。”他觉得愈解释愈难说清楚耶,反正,就是没办法到处碰啦,要不,这天下不就乱了。

  “但我这么做,还不就是希望你跟二爷能多见面、多相处,你们才会爱上彼此嘛。”他真心的说。

  “等等,这跟二爷还有我有什度关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解的问。

  “唉,我没跟大姐姐说过吗?二爷就是我未来的爹啊!”

  闻言,谢小蓝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他。

  她真的没想过韩林口中天注定的爹就是万二爷……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脑海,她吃惊的看着低垂着小脑袋的韩林,“所、所以……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当你未来的娘吧!”

  小鬼竟然想当媒人,这是她想都没想到的。

  他瞬间抬头,笑眯眯的点头,“就是就是!我说了吧,圆寂的老尼说了,一旦契机到了,该知道的人就会知道,你就是呢。”

  他这么说,她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跟小鬼解释,如果万二爷是他爹,论她的身分,是不可能当他娘的……虽然,这点也让她觉得有些落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