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又笑?万昀泰有些错愕的看着她,她又想到什么奇怪的糗事了?

  此时,古灵精怪的韩林开始拿万昀泰当练武的木桩,一下子朝他出拳、一下子朝他踢脚,极尽搞笑之能事。

  再也憋不住笑意,又怕万昀泰会当她是疯子,外加气到捉狂,她连忙开口,“请二爷、二爷等等,我出去一下就进来。”丢下这句话,她转身就跑出书房。

  万昀泰头一次感到无言,那个该死的女人竟在书房外笑到弯了腰!

  韩林跟着溜出去了。虽然他说不出哪里变了,但他觉得未来的爹对大姐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这代表他出的妙招奏效!

  “大姐姐,你见到二爷,真的很开心是吧。”他笑咪咪的问。

  “你还说。”她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明明她就是因他而笑的。“你真的好贴心啊。”“贴心?”他不懂。

  见他一脸疑惑,她道:“你是不是发现我很讨厌二爷,所以你就用你的方式替我出气,让我开心,是不是?”

  他一楞,不是吧?他不是这个意思啊!

  “我真的很谢谢你,不过,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二爷谈,你答应我,先乖乖去别的地方玩,不然,再这样下去,我跟二爷的仇可会愈结愈深了。”

  结仇?不对吧?是要相亲相爱才是!是哪里出了问题?韩林难得皱眉,却想不通。看来,他得好好的找个地方睡上一觉,让脑袋清醒点,才能知道自己是哪里搞错了。

  韩林难得也严肃的朝她点点头,谢小蓝朝他一笑后,才回到书房内。

  而在书房内等待的万昀泰,看到她走进来,立即严肃的问:“谢小姐,你还有想起什么糗事吗?”

  没有。但现在听他这么说,她反倒有点想笑,可她这会没那个胆,连忙摇头。

  “那好吧,我们说正事,我先申明,我没有找你麻烦的意思,出问题的酒我己版吩咐下人留下了,保持原状,方便你细查原因。就这样,你出去吧,何总管会带你去酒窖。”万昀泰挥了挥手道。

  听他这么说,谢小蓝倒有点讶异。

  原以为他是要找碴,把她找来骂一骂就会赶她走了,然后她会再被大娘痛骂一顿,没想到,他把有问题的酒都留下来了,是真的有诚意要请她查明……会不会,是自己误会他了?

  她迈开脚步要离开之前,停顿了一下,忍不住回过身看着他,“既然你没有要找我麻烦的意思,那我后面讲的这段话,也不是为了自家生意才这么说的,喜悦酒坊的这款酒,价位高却不够醇厚,若明日要宴请的是重要客人,我劝你还是不要用这款酒,我家酒坊还有存酒,绝对比这款酒好。”

  “你没喝,怎么能说得这么肯定?”语毕,他打开封口,酒香顿时漂散在空气中。

  乍闻,这款酒的酒香很足,不过他身为一城之主,也是见多识广,他一闻就知道这款酒的确比不上谢家酒坊的酒,但他很好奇,她的年纪不大,何以如此确定?

  “这酒啊,我光闻就能大致辨其好坏,尝一口,还能猜出不少配方喔。”说起自己的专长,她的双眼像镶上珠宝般,闪闪发亮,“上好的醇酒要澄澈不色白,浓而不腻,若不是,多饮则败脑!”

  “幢?酒也有各种做法、配方,你小小年纪倒是知道不少。”他看着她,有些被她的眼神吸引,他喜欢她现在充满自信的样子。

  看着他,她突兀的问了一句,“敢问二爷,是何时开始掌家?”

  “弱冠后便己陆续接手了,二十二岁正式接掌家业。”他如实说。

  “我六岁就开始学酿酒,从洗米淘米、蒸米搅拌、蒸酒晒面都得自己来不说,每个配方都是亲手调配,直至今日。”她在他面前张开自己两只手掌,“我的年岁还轻,但我这双手可不输老师傅。”

  看着她布上薄茧的双手,他顿觉不舍,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原以为她就算不受家人待见,怎么说也是个酒坊千金,项多只是跑腿买东西,或者四处送酒罢了,他从没想过,这一坛坛酒都是她亲酿的,也难怪被怀疑封口不严,她会如此生气。

  “我想起前些天,二爷说我行为可议,还说名永远重于利,尤其是一名女子。”突然,她提起之前的事。“我不知道二爷指的是什么,或是听到什么流言,但我要说的是,我跟一般千金也许不太一样,但请不要这样就看不起我,因为我受的也不是大家闺秀的教育,可我绝对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道德伦常的事。”

  虽然城里的百姓都知道她的难处,但也会有些碎嘴的人说她一些不好听的话,因为她总像个男人一样,跟一些奴仆伙计混在一起,还得四处送酒,连青楼都得去。那天被他说完之后,她夜里想起,觉得他是听信流言了。

  本来,两人互相讨厌,她也不想解释什么,但刚刚他的好态度,却让她突然想跟他解释起这件事,不想他误会。

  万昀泰看着她,心里有些释怀了。

  也许他看到的那个跟她拥抱的男人,是她哪一个交情不错的朋友,或者亲戚?

  他们的确也没多做什么,可能是他想多了,其实她只是一个太过率性的女子。

  “对不起,我跟你道歉,不管是误会你,还是小看你,我都感到很抱歉。”他诚挚的说。

  闻言,她一楞,久久不能反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