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我含血喷人?请大家评评理啊,你拿走我的银票,却让我买不对的米回去,我怎么交代?你不能看我好欺侮……”

  “谢二小姐,你给的钱就是买这种米啊!”老板争执得有些心虚,加上两人的争论引来了不少人围观,他怕被瞧出端倪,恼羞成怒道:“要是不相信我,下回就别来我这儿买,这次你也可以不要来啊!”他挥了挥手,火气很大。

  谢小蓝握紧了拳头,示意伙计收了货回店铺,吃下这闷亏。

  今天这米要是不买回去,到时候在家闹个鸡犬不宁的是她大哥!

  她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的坐上马车。

  马车驶了一会,驾车的伙计忍不住回头说:“二小姐,会不会是大少爷他又欠了粮行老板的钱?”

  她疲累的回了句,“别说了,回去吧。”

  其实她也想到了,翰福粮行的老板跟哥哥的交情好,时常借钱给哥哥,以往粮行都是直接送货到酒坊,却因为送来的货常缺斤欠两的,才知道老板都直接扣掉哥哥借的钱。

  大娘知道了,便要哥哥往后都亲自带人来买货,一定得带足斤回去,没料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拿回来是有十斤,只是品质不同。而她担心的是,以往大娘不会责怪哥哥,不代表这次不会责怪她……

  马车哇哇前行,谢小蓝己经在苦恼要怎么跟大娘解释了。

  这时在粮行里,有一名贵气妇人走了出来,看着己消失在街角的马车。

  原本脸色很难看的粮行老板,在看到她时,马上陪着笑脸,“万夫人,我刚刚怎么没看见您呢?真抱歉,您要什么派人说一声就好,哪好麻烦您亲自来。”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马上换了副嘴脸。

  但这看在庄妤如眼里还是很受用的,身为城主的母亲,她到哪里自然备受礼遇。

  “不要紧,我去远方亲戚家小住,刚回来呢,想走一走……对了,”她指了指谢家马车离开的地方,“刚刚那位小姐怎么了?”

  “哦,她是谢家酒坊的二千金,是小妾所出,不过……”老板怕万夫人把刚刚发生的事说给二爷听,若让二爷派人过来关切,他可就麻烦了,便刻意压低音量说:“其实我也不想说人坏话,但不说您不知道,本来她是小妾所出也没关系,我又不会因为这样就看不起她,但她真的太没教养了,每次买货都错铁必较,还老是诬陷我卖她劣质的米,您想想,这若是真的,她刚刚千么收下货呢?她就只是想多占一点便宜……”

  老板念了一大串,庄妤如则是不时的点头,她对谢家酒坊的事早就听闻不少,虽然谢家的酒好,但家风就是不好,当爹的没有爹的样子,不管事又爱出游,连家中的女人也摆不平,儿女们骄纵爱玩。

  她想,谢家的酒能正常出货,怕是那些工作多年的老忠奴帮的忙。

  老板念了一阵,见庄妤如应该是相信他了,才又转移了话题,“抱歉,我碎嘴了。对了,我听钱府的夫人提过,万夫人这趟出门还想顺道替二爷作媒?”

  “八字没个一撇,姐妹淘说着玩呢,二爷啊,有个性得很,婚事哪那么简单让我订下?其实若缘分到了,娶哪家的姑娘都好。”她玩笑似的补充一句,“别是谢家千金便好。”

  的确!在庄妤如这个娘的眼中,万昀泰这个儿子很好,却太有个性。他治城有道,处事公正、赏罚分明,让崇元城的百姓安居乐业,也让朝廷及前来学习经验的官员对他礼敬三分。

  经商上有天赋,做事有手段,不过数载,商行一家接着一家开,更遍及城外,但又清楚要留一口饭给人吃的道理,结交不少朋友。

  说来说去,他凡事都做得极好,只除了一件事——成亲。

  所以,庄妤如一回山庄,便兴致勃勃的询问丈夫,“他看了吗?我特别出去一趟,让你们父子俩好好谈,他怎么说?”

  万长富是个沉稳内敛的老好人,陪妻子出了一趟远门,甫回来,他便累到回房大睡一觉,没想到妻子不仅有力气外出下山,再回来时还能不嫌累的问起这事。

  可问题是,他才刚睡醒。

  毕竟是多年夫妻,庄妤如看他尴尬的神情便知一二,“你还没跟儿子说?”

  “是。”

  “你!你很清楚那些画轴是我花了多大心血才拿到的,你却……”

  “好好好,别气了,我去,现在就去。”年过六十的万长富连忙起身,并唤了两个下人帮他拿了数十卷的画轴,往儿子的书房走去。

  其实他会先去睡觉,就是知道儿子正忙着,想说先睡一觉再说,没想到这会,还是被亲亲娘子逼来,非得进行男人间的私密对话不可。

  万长富硬着头皮敲了门,并推门进房,而万昀泰正看若帐册,连头也没抬。

  “咦?这个人是谁啊?”韩林坐在桌角,两手玩着小皮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