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情形,让钟云满意的点点头,再看向谢小蓝,“你去准备十瓮上等白酒送到玄武山庄去。”

  “不是大哥要送?”那可是大哥眼中的肥缺,她没想过这么快就会再去。

  闻言,钟云脸色王变,“你大哥有事忙,又不是没送过,你啰嗦个什么!快去!”她对儿子的不争气也很光火,却舍不得对宝贝儿子出气,只好把怒气发泄在谢小蓝身上。

  发了一顿脾气,她又气呼呼的往前面的店铺走,心中拨着算盘,想着册子里己下订的商家,想着能收到多少银两,尽量不去想又醉卧女人香的独生子。

  “肯定又醉死在青楼,要人收拾善后了。”在看不到钟云的身影后,夏叔也忍不住开口说了两句,其他奴仆也跟着点头附和。

  暗叹口气,谢小蓝开始准备。她先请人告知元叔将马车停到酒坊门口,她则跟另一名年轻奴仆快步下酒窖,准备出货事宜。

  约莫一个时辰后,酒才送到玄武山庄,时间迟了一些,因为在城里时,她烦请元叔多转了一条街,买了一根糖葫芦。

  一进山庄,元叔推着推车去交货,她则站在前厅,挣扎着要不要四处找韩林,但又想万一遇到讨厌鬼,这不坏了心情。

  自从几次与万二爷不欢而散后,每每听到有人说城主有多好又有多好,她就忍不住在心中嘀咕——人心隔肚皮,你们识人不清!

  “大姐姐!”

  蓦地,韩林快乐的叫声扬起,打断了她的思绪,一回神,她就看到他蹦蹦跳跳的走进厅堂,手里还多了一颗小皮球。

  “刚想着找你呢。”她连忙将刚刚放在桌上的糖葫芦拿起来,抽出纸袋,一串裹着糖浆的糖葫芦就递往韩林面前。

  “好棒喔。”他眼神一亮,伸手想要拿,但又突然缩回手,有些犹豫的看着手上的皮球。

  “怎成了?”她问。

  “我想再玩一会儿球,我也好久没玩球了。”

  闻言,她忍不住笑了,“那么,糖葫芦姐姐先拿着,你就再玩一会。”

  “好!姐姐来看我玩。”他边笑,边拍球走出厅堂,还不时回头,看她有没有跟过来。

  不想拂孩子的意,谢小蓝跟上前。她走进亭台,将糖葫芦放在石桌上,并看着韩林!偷快的在园林程追逐皮球,笑得好不开心。

  此时,一名仆人走过来洒扫,看她边看着空无一人的园林微笑又点头的,遂不解的走近她。

  谢小蓝误以为对方是不识得自己,才上前探问,连忙自我介绍,“你好,我是谢家酒坊来送酒的。

  “喔。”仆人应了一声,不甚在意,倒是好奇的问:“你在看什么?”

  “小孩子在玩球,他好可爱。”她指着韩林,他正把球顶在头上,好逗趣呢。

  那人皱眉,再看着空荡荡的园林一眼,“没有啊。”

  “有啊,明明在那里,小桥旁啊。”她指着玩到忘我的韩林,可爱的他正追球追到小桥上,也没空往她这边看。

  大白天见鬼吗?!仆人吞了一口口水,不敢再看再问,急急走人。

  谢小蓝才将追逐韩林的目光收回,却见那仆人快步离开,像是落荒而逃,然后,当她的目光再回到韩林身上时,竟见他不知何时己拿走糖葫芦,这会儿又吃又舔,乌溜溜的大眼里带着满足。

  但……他是什么时候跑来亭台拿糖葫芦的?

  她直觉的回头看向石桌,却见她买来的那串糖葫芦还好好的放在纸袋里。

  是幻觉吗?她用力的摇摇头,定睛再看,眼前的情景仍是一样,顿时,她觉得毛骨惊然、头皮发麻,喉咙像被人掐住一样,出不了声。

  不、不会的,子不语怪力乱神,她别乱想,韩林根本没吃糖葫芦。

  她忐忑的再看向韩林,随即笑了,他手上没糖葫芦,还是在玩球,而且玩得很开心,小球一踢,那球……球竟然穿过花墙而过?!然后,韩林也、也穿过花墙追球去了,一见状,她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过一会儿,他又一手抱着球,一手拿着糖葫芦的再度穿过花墙,笑眯眯的朝她走来。

  谢小蓝己吓得面无血色,心惊胆颤的指着他,口吃的说着,“你、你不是、不是人,是、是、是小、小……”天啊,她竟说不出那个未完的字。

  “小鬼啊”他天真无邪的舔了糖葫芦一下,笑着道:“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吗?”

  她、她应该吗?她的头摇得像波浪鼓,在他走近时,她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他发亮的脸蛋顿时皱成一团,嘴一扁,眼泪扑簌簌的掉,“你怕我吗?我不会伤害你的呀,我是好小鬼,很乖的小鬼啊。”

  但还是鬼啊!谢小蓝的心坪坪狂跳,说不出话来,静静的看了一脸委屈的他好半晌,直到惊吓的心慢慢平稳。

  她清清喉咙,哑着声音道:“我、我知道了,可我以为鬼都是青面撩牙、阴沉惨白、充满怨念的样子,怎、怎么你这么可爱?”

  说他可爱?韩林的眼眸倏地一亮,双颊泛红的笑了,“你不怕我了。”

  看他的模样实在可爱,在最初的惊吓过后,现在她也怕不起来了。“怎么不去投胎呢?是因为一直在人间乱晃,错过时间了吗?”

  他用力摇头,“我不会错过的!只是我想自己找娘,因为上一个生我的娘很可怕,动不动就打我,她很讨厌我,心清好或不好都打我,偏偏爹常不在家,有一次,因为我不小心跟爹说她跟一个男人在床上抱抱的事,爹气愤的休了她,她就活活把我打死了……

  说到这里,他头一低,泪水就滴滴答答的滚落脸颊。

  好可怜啊!听他说起生前的故事,她将心比心,不禁红了眼眶,“别哭了,那你只要找娘,是己经知道自己未来的爹会是谁了吗?”

  他眨眨泪眼,一下子又笑嘻嘻了,“是啊,爹我没得选择,那是老天爷安排好的,但娘胎可以自己找。

  见她柳眉一皱,他喋喋不休的解释,因为他死于亲娘之手,所以,他死后打定主意要自己找娘,不管地府的人如何软硬兼施,他就是不肯报到轮回,不肯喝孟婆汤。

  也就是这样徘徊流连在人!司寻娘的坚定意念,让一名即将圆寂成仙的女尼动了恻隐之心,她跟天上的神仙请求,得到了允许后,将他的魂魄封印在灯笼里,告诉他,一旦投胎的机缘到,他就可以离开灯笼,也会知道跟他有父子亲缘的爹是谁,然后,他就能好好的找他理想中的娘了。

  谢小蓝恍然大悟!“难怪,你上回才会说,你知道爹是谁?不知娘是谁?”

  “对啊!可我爹的八字极重,看不见我啊。”这一点让他很无言,唉。

  “那你爹是谁?”谢小蓝不免好奇的问。

  “呢,虽然天机不可泄露,但圆寂的老尼说了,一旦契机到了,该知道的人就会知道。”这一句话,他背得可熟了。

  还真的是玄机呢!她微微一笑,“那有没有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

  他歪着头想了好一会,“暂时没有耶。”

  “没关系,有需要时,你再跟我说。”

  “好,打勾勾。”他开心的直点头。

  她笑着伸出小拇指,他也笑眯眯的伸出胖胖的小拇指,虽然她的手指勾住的是一个可以穿透的小拇指,感觉有点儿毛、有点儿感动、有点儿神奇,但这个承诺绝对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