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大脚干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谢小蓝眼眶泛红的看着马车消失在转角。下一次见面不知是何时了?舅舅的木材生意需要到不同的城镇洽商,相当忙碌,来见她的时间也不定期。

  所以她还是得靠自己坚强。

  深深吸了一口气,谢小蓝振作起精神,步出巷子,一直来到另一条街口的一家杂粮行,一连采购要酿酒用的白糖霜、胡桃肉、去核红枣後,再到隔壁中药行,买了丁香、檀香、木香、乳香、川芎、没药等多种药材。

  “谢二小姐,你买这么多,我叫辆马车送你回酒坊。”中药店的老板不忍她提那么多包药材和杂粮,重量不轻啊!

  “不用了,元伯送完货就会绕回来这里载我,但还是谢谢你。”她微笑称谢。

  “那好吧,我先去忙了。”

  谢小蓝再次跟老板点头微笑,一会儿,更多的顾客上门了,她杵在店内也不妥,遂拎起所有的东西,站到店门外一角等元伯。

  “怎么又是谢二小姐来买东西?谢家大夫人也真不怕别人说话,自己生养的儿子,仗着家境富裕,欺男霸女,却这样亏待谢二小姐。”

  “我听说啊,她那女儿也像花痴似的,在店里每每都只愿招呼几名家世较好的公子哥儿,其他时间都用来买珠宝胭脂,什么活都不做。”

  “就是,谢二小姐真是认分,这样任劳任怨。”

  “能不认分吗?谢家大夫人对她这个小妾之女,比普通的奴仆还不如,说是给吃给住了,薪俸当然微薄。”

  在店门口站了一会,谢小蓝渐渐觉得不自在。

  店内纷纷传出为她不平的声浪,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店老板、夥计及客人们不时的将悲悯的目光望向她。

  她知道大家是为她仗义执言,但这并不能帮她什么,反倒让她觉得有些难堪。

  谢小蓝提起大包小包,心不在焉的直往街角走,转弯时,差点跟迎面而来的人撞成一团,她吓了一大跳,幸好对方反应极快,迅速闪开,两人才没撞着。

  松了口气,她抬头道歉,“对不……”话梗在喉头,她愣愣的盯着眼前挺拔的男人。

  怎么会刚好是万二爷?

  万昀泰先是冷眼看她,目光再慢慢移向她手上拎着的杂粮及药材,看得出来重量都不轻。

  果然跟总管说的一样,她与那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千金小姐不一样,只可惜她不一样的还有她的不检点。

  思及此,他的脸色更冷。

  “呃,抱歉。”毕竟是自己没注意前方,谢小蓝先行道歉。

  “嗯。”他的态度很冷漠,因为他的脑海再次浮现她跟那名年轻男子亲昵拥抱的一幕,莫名的,胸口就是不舒坦。

  见状,谢小蓝皱起眉。

  这个人是怎样?她都已经道歉了,他还端什么架子?还用那种冷冰冰的态度对她!

  想起之前在山庄的事,她不得不觉得他就是瞧不起穷人。

  她气怒的绕过他继续走,在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做人不要太霸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她说的是现在的事,也是暗指他废人手臂的事。

  “等等。”万昀泰抬手拦住她,不悦的抿唇,“你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

  “是,我不自量力,看来万二爷都只跟有钱有势的人说话。”她的口气更差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脸色一沉,倏地冷笑一声,“我只是觉得,一个行为可议之人凭什么训诫本城主?”

  “行为可议?你在胡说什么?”她明亮的眼眸已经酝酿起怒火。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句话我完全奉还给你!我告诉你,一个人的心最好别像铁一样又黑又硬,富可敌国又如何?钱终究是身外之物,死了也带不走。”她在讽刺他为了钱竟废了另一个人的手,可惜,他好像没慧根,听不懂!

  “没错,名永远重於利,尤其是一名女子。”他冷冷的附和她的话。

  她是那个意思吗她气到不想再说话,天知道,除了面对少数恶劣的人之外,她都是温和良善的,就连没将她当成自己人、不时欺侮她的家人,她也都能逆来顺受,绝不多说一句话,这个高高在上的二爷,竟能迫得她跟他唇枪舌剑,看他有多讨人厌!

  恨恨的瞪了万昀泰一眼,谢小蓝微举起酸痛手臂继续往前走去。

  可恶,重死了!而她竟然气到忘了自己手拎重物,现在她的手又麻又酸!

  万昀泰回身,看她两只手臂得不时的要撑起,走得不轻松,他抿紧唇,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想走上前帮她提

  不可能!他大概是被她气疯了!他闷闷的转身往另一边的街道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