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公主奔敌营 >
二十八


  “嗯,今天是传统祭天的日子,可汗是主祭官,女眷不得参加,不然,我一定带你去。”

  “没关系,我会自己找事做的。”

  “计划怎么逃开我?”

  早就不想逃了,但她才不让他知道。“是,所以你最好小心点,免得回来后,就发现我不在了。”她俏皮的皱皱鼻子。

  “那你得先想办法甩开杜嬷嬷才成。”夏鹰嘴角往上一扬。

  “什么嘛,你明知有她,我就哪儿也去不了。”

  “所以,还是别白费心力了。”

  他揉揉她乌亮的发丝,先行出去了。

  不久,朱宁儿也晃出侧殿,没想到,杜嬷嬷立即从一旁跟了上来。

  她暗暗吐了口长气,其实这段日子,跟夏鹰在一起的感觉好好,彷佛在仙境一般,但就自由这一部份,实在压得她喘不过气。

  “杜嬷嬷,我不会跑的,你别亦步亦趋的跟着我好不好?”

  “这是大王交代的。”

  “那小豆豆呢?”

  “她请假回家,她娘生病——什么人?!”杜嬷嬷倏地大叫一声。

  也才那么一瞬间,一个高大身影竟然就站在朱宁儿的身后,粗暴的将她带往他的怀中,一手还扣住她的脖子,她痛呼一声,一抬头,这——哪儿来的大猩猩啊?!

  “好个标致的大美人,难怪我那个从不爱女人的弟弟会转了性!”

  “弟弟?!”她一愣。

  “大丹氏!你快放开她!”杜嬷嬷脸色极慌,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大胆的闯进宫来。

  “杜嬷嬷,你最好别轻举妄动,相信你比我更清楚这女人在我弟弟心中的份量,”他冷笑,“你就帮我留句话,要他到小时候我们最喜欢的地方去,只能一个人,时间是午夜,逾时嘛,美人就魂魄归天了!”语毕,即狂笑的抓着朱宁儿施展轻功离开。

  午夜时分,夏鹰单枪匹马的来到西郊山区的一处洞穴,在火把的映照下,映入眼帘的就是被绑在石壁上的朱宁儿,她的嘴巴被塞了布,看来并没有受伤,而大丹氏就站在她身边,一柄短刀抵在她的脖颈。

  “我来了,放开她。”

  “哼,先把自己绑起来。”大丹氏瞄了地上的绳子一眼。

  夏鹰没有动,关切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心爱的人。

  不要啊,那只会多死一个倒霉鬼而已!朱宁儿拚命摇头。

  但夏鹰却照做了。

  见弟弟用绳子将自己绑好后,大丹氏邪笑一声,一脸满意的走近他,伸手点了他的穴道,这个弟弟的武功高于自己,小心点总是好。

  夏鹰也不在乎,“现在你可以放她走了。”

  大丹氏脸色一变,“发号命令的不是你,我亲爱的皇弟。”

  “你想怎么样?!”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拿到可汗之位,而我去当贼寇之王,井水不犯河水,你不该赶尽杀绝,完全没有兄弟之情。”

  “你奸淫掳掠,伤害我子民,是你逼我撇弃兄弟之情!”

  “哈!真是个伟大的君王!”他嘲讽一笑,“难怪父皇选择由你继位,对我不屑一顾,但很可惜,这么伟大的君王很快就要驾崩了!”

  朱宁儿瞪大了眼,不可以,不要……

  但夏鹰仍面无表情,也不见惧色。

  “我说老弟,什么叫红颜视水,你这辈子可得记清楚,下辈子就别玩感情这种事了。”大丹氏边说边从一旁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两壶小酒,“这是我送给你的最后一个礼物,当攸关生命时,女人会选择将死的你?还是可以活命的我?”

  他眼神恶毒的走到朱宁儿身边,“你听到我说的话了,所以,右手边的是毒酒,左边就是你愿意跟着我,选哪一壶?!”

  她瞪他一眼,在他将她口中的布拿掉后,马上回答,“左边!你——”

  大丹氏立即将布又塞回去,让她没有机会把话说完,事实上,她看到了他把毒药掺进左边的酒壶里。

  夏鹰难以置信的瞪着她,而在惊觉他误会后,她拚命的向他使眼色,奈何大丹氏故意站到她身前,遮住夏鹰的视线。

  大丹氏冷笑一声,他是故意让朱宁儿看到他放毒药的动作,而她却傻得上了当,但这就是他要的,他要这个害他一无所有的弟弟连死都死得极其哀怨!

  拿了毒酒,再故意拿走朱宁儿身旁的火把,他走到夏鹰面前,身后已是漆黑一片,不管朱宁儿做什么表情也是枉然。

  他得意的将酒凑到夏鹰嘴边,“你放心,这种见风转舵的女人,我这不想要,所以,我很快就会让她去陪你的!”他冷笑一声,就在要将毒酒强灌到他口中时——

  “不要!”一个身影突地从洞穴的另一个通道跑出来,一把抢过他手上的酒,仰头就灌下!

  火把坠地,也映亮倒卧地上的身影,大丹氏脸色丕变,“静娜!你干什么?!”

  “我、我后悔了!我不要夏鹰死,我太爱他了……”她吐出一道黑色血箭,痛苦的爬到夏鹰的身旁,泪如雨下,“对……对不起……是我……是我找上……大丹……”

  话语未歇,令人错愕的是原本以绳子绑住自己,被点住穴道的夏鹰突然扯掉了身上的绳子,而且迅速点了静娜身上的穴道,让毒酒不致在她体内流窜。

  “怎么可能?”大丹氏一脸震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