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公主奔敌营 >
二十五


  看着好友离开后,夏鹰蹙眉思索,看来后宫那些美人,他也该做点安排了。

  “红的、绿的、黄的……”

  寝宫里,朱宁儿一边在床的四周撤上三色豆一边笑,没想到这蛮疆地带也有这几味豆子。

  虽然不自由毋宁死,但为了自由,也不必把仇结深,所以,她决定走温情路线,她不要夏鹰头破血流,只要流一丁点血,意思到了就好。

  因此她想出了这个办法,他总要上床睡嘛,这么多豆子他肯定站不稳、摔上一跤,鼻青脸肿后还怕不流一滴血吗?!

  将房里留一小盏烛火,再小心的踩着豆子,她摇摇晃晃的上床躺好。

  接着,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夏鹰一见房里只剩小小烛火,就知道有鬼,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行动,他有点儿难过,不过,内力精湛的他,在黑暗中也能视物,再加上脚的触觉,他眸中顿时浮现笑意。

  他是对的!她对自己并非毫无感觉,要不,怎么可能会用如此幼稚的手法让他受伤?

  她,终究是舍不得。

  怪了,怎么没声音?!踩上豆子都有声音的嘛,朱宁儿眯了眼偷偷看,却看到夏鹰正好在她身旁躺下,一伸手,就将样忙假寐的她拥入怀中。

  她不懂,他怎么没摔跤?!

  “还没睡?”他愍笑问。

  “呃……是呀,那个、那个——对了,静娜怎么样了?”

  “怀恩将她带走了。”

  “喔,那就好,那……那睡吧。”

  奇怪,真不明白,那些豆子……朱宁儿根本无心交谈,满脑袋都是撒在床边的那些豆子。

  夏洒也不说话,静静的凝睇着眉心微拢的她。

  过了好一会儿,怀中的小人儿才沉沉入睡,他的大手则缓缓在她纤细有致的身上轻轻抚过,并没有任何武器,看来,她没有下重药的打算。

  总算可以安心的睡了,但明儿一早,可得吩咐杜嬷嬷将床的四周打扫干净,免得她迷迷糊糊的摔伤自己……

  凭空消失了!

  这是朱宁儿起床后,踩在地板上的第一个念头。

  不,一定有人把那些豆子弄不见了,真是的,其实同床共眠是最有机会的,坏就坏在他的怀抱太舒服,她总是一下子就睡着……

  没关系,再接再厉,睡觉时是一个人最放松的时段,所以,还是挑那个时间下手,看是拿柄小刀轻轻划过,还是——

  她曾在妓院看过一幕,浓妆艳抹的妓女一双手在男人的胸口挑逗的画着圈圈,她若依样画葫芦,那么指甲就是利器——

  这个不错,而且,还不必担心不成功便成仁的后果,反正他寡人有疾!

  熬啊等的,终于又等到了月儿弯弯,可没想到,竟是杜嬷嬷先进来,瞧她先看看床的四周,朱宁儿马上就知道那些豆子是谁弄走的。

  “起来。”杜嬷嬷面无表情的挺直了腰杆。

  “我?”她已经在床上躺好,而且也不能起来,因为身上藏了很多“工具”,一起来就锵锵作响了!“我要睡了。”

  “不起来就恕老嬷嬷冒犯了。”

  尚未回神,就看见杜嬷嬷竟靠上来,先点了她的穴,接着就在她身上东摸西摸起来。

  “喂!喂!你干什么?”

  她只剩一张嘴能抗议,但身子这是失守了,任老嬷嬷摸得一干二净,拿走她藏在身上的小剪刀、小小刀、小刀片,然后面无表情的退下去。

  “喂,你没替我解开穴道!”

  杜嬷嬷很快又走进来,但这一次却连小豆豆都进来,两人一起送来几个暖炉后又下去了。

  “可恶!你没有替我——”

  她还没叫完,突然——

  “我来。”

  她一愣,看着夏鹰走进门,上床替她解开穴道。

  “是你叫杜嬷嬷来检查我的?”她很不满。

  他摇头,“今早我要她处理那些豆子时,她便担心了,就某方面来说,她不只是个老嬷嬷,而是一位严母,我阻止不了她。”

  对了!她想起那个又不见人影的鲁智曾跟她说过,是杜嬷嬷将夏鹰带大的……

  “你打算用刀。”他知道杜嬷嬷从她身上搜走了什么。

  她粉脸一红,“我只会小小力的划一下而已。”

  “看来是没机会了,睡吧。”

  他在床上躺了下来,却没将她拥入怀中。

  她等着,等着,但他还是没半点动静,“呃——夏鹰?”

  “杜嬷嬷要我暂时跟你保持距离,因为你带凶器上床,她认为你不怀好意。”

  难怪今晚房里多了这么多个暖炉!可是天然的最好嘛,“她不知道是你自己提出那个怪条件的。”她嘟着唇儿。

  “她知道,但并不赞同,睡吧。”

  “你就听她的?”

  “她一手拉拔我长大,但鲜少以这个恩情来压我,今晚却破例了。”

  难怪!这可不成,这事要愈快了结愈好,既然老嬷嬷也加入战局,形成一比二的对抗赛,她人单势簿,战局拖得愈久对她愈不利。

  好!就赌上今晚,拚了!

  她深吸口气,闭上眼睛假寐,再偷偷张开一点点细缝偷看,看到他这是凝睇着自己,连忙又闭上眼。

  不行!她得先让他松懈下来,她故意打了一个呵欠,慢慢的、不着痕迹的先来个喃喃呓语,“好冷啊……”接着,再挪挪挪地挪进了他温暖的胸膛,装睡好一会儿,一直听到他也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后,才悄悄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古铜色胸膛,她吞了一口口水,只是双手才刚碰上,眨眼间,手就被人扣住了!

  她吓了一跳。

  “你做什么?”

  她抬头看着那张不解的后颜,脸红红的,“呃……还看不出来?!”

  他皱眉,“那个?”

  “对!就那个!”到底是哪个?

  “这么直接?”

  她想了一下,随便答,“嗯。”

  他定定的黑眸看着她,她也看着他,但小手却偷偷的抽开,又偷偷打算摸上他的胸膛,却再一次被他扣住,“你不担心我吃了你?”

  原来那个是那个啊!她笑了起来,“怎么会呢,反正——”

  他一挑浓眉,“反正?”

  “反正我对你有信心。”顶多就是亲亲而已,又不可能被他吃干抹净。

  看来她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已准备好把自己给他了。夏鹰心想。但这个时间点实在太诡异,而她看来也不像要献身的样子,怎么看都有鬼!

  所以,他仍扣着她的手,才把她拥入怀中。

  动不了手,她只好动动脚了!就在她想移动美腿时,他一个大脚突然直接压在她小小的身躯上,这下子可真是动弹不得了。

  但她哪有那么简单就认输,她努力的挣扎、努力的扭动,绝对要在今晚分出胜负。

  两人的身体贴得紧密,她又像只毛毛虫蠕动个不停,夏鹰可不是柳下惠,呼吸开始有些急促,体温也愈来愈高,尤其她被他压住的小腿儿又用力的在他胯间扭来扭去的——

  在他怀中的可是活色生香的美人,这是他渴望许久的,他已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