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公主奔敌营 >
二十二


  “我坐好了。”上了船,她提醒这个被帽缘遮了大半张脸的船夫。

  但那人却不动也不吭声。

  “喂!”她干脆起身,直接拉高他的帽子,“我说我——”天啊!她猛地倒抽了口凉气,吓得频往后退,一个不小心,噗通一声,整个人跌落河里,但随即被像拎小鸡似的给拎上船。

  误上贼船了!她是记错地方了吗?

  不可能,是马夫载她来的啊,那撑竿的人怎么换成他?!

  突然,她又听到马蹄声,一抬头,就见刚刚那辆马车居然去而复返了。

  “上车。”

  夏鹰冷声下令,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抱着湿淋淋的身子,认命的上了马车,他也随即坐上来,马车又动了。

  天色已暗,他们在荒郊野外,虽在马车里,但夜凉如水,朱宁儿又浑身湿透,只能双手环抱着频频颤抖的身子,吭也不敢吭半声。

  空气是凝结的,就在她以为自己会冻昏过去时,夏鹰竟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她诧异的抬头看他,但那张英俊的脸上仍面无表情,就连那双黑眸也不见火气,反而潜沉的不见任何波动。

  实在是太冷了,她忍不住紧紧的依偎着他,汲取他的温暖,而他,也将她抱得更紧。

  刹那间,她突然懂了,自己眷恋的、依恋的就是这个怀抱啊!

  可是——她眼神倏地又一黯,这个怀抱绝非她个人专属的啊。

  深吸口气,虽然仍紧靠着那温热的胸膛,朱宁儿却告诉自己,再一下,再一下下就好,她就要将这刚萌的情芽给连根拔掉,因为她不要,绝对不要成为后宫里那些等啊、盼啊,痴痴等着他临幸的女人之一。

  夏鹰带朱宁儿一回宫,就指示小豆豆带她到他专属的汤屋去沐浴,小豆豆什么也不敢问,因为他面无表情,而朱宁儿又全身湿答答的,所以,静静的替主子洗了发、净了身,在见她吐了一口长气,放松的躺在浴池后——

  “出去!”

  夏鹰走了进来。

  “是!”小豆豆连忙行礼,急急的走出去。

  朱宁儿整个人僵在水池里,现在她一丝不挂,他想干么?不会是想那个吧?!

  她绷紧了神经,感觉到他正轻触着她长长的发丝。

  惨了!难道是想剪了她的头发,让她当尼姑好报复她逃跑?还是要让她没脸出去?

  她不要,那在马车上让她冷死就好了,她可不要成了光头!

  咦?全不是!他——他竟然在帮她擦拭头发!

  夏鹰静静的以毛巾擦拭她乌亮的青丝,明白真爱有时是残酷的,它能伤人于无形,完全不需刀剑。

  在小豆豆伺候她沐浴时,父王在外面跟他说了一段“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论点,所以,他进来是为了折花的,以王者之姿来强要了她,但那一幕——她冷得颢抖,紧紧依偎在他怀中的一幕,却在脑海中一直盘旋不去。

  所以,他改变主意,想知道她对他是否真的无动于衷。

  而这拭发动作已给了他答案,她绷紧的身体、直立的寒毛、甚至冒出来打招呼的鸡皮疙瘩,在在都说明了她对他是有感觉的。

  这就够了,他愿意再等下去,因为除了她的身体外,他最想要的是她的心。

  他随即转身出去,将手上半湿的毛巾交给守在门口的小豆豆,便回建阳殿。

  不久,穿戴整齐的朱宁儿也回到寝宫,杜嬷嬷马上送来热汤,并与小豆豆一起退下,这期间,夏鹰一直站在窗前,看着窗外。

  这会儿只有她跟他了,朱宁儿不安的咬着下唇,不太敢看他。

  又静默了好一会儿,夏鹰转身走过来,她屏息以待,等着他开骂,没想到,却见他端了那碗热汤,拿起汤勺轻轻吹了吹,送到她唇边。

  她错愕的瞪着这仍面好表情的俊脸,完全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什么。

  见他没有将汤勺拿走的意思,她只好张嘴喝了那口汤。

  接下来,一口又一口的汤汁进了她的口,一直到她喝完那碗汤,他握着她的手,走到床边。

  她怔怔的看着他。

  “睡吧。”

  就这样?!“你……你不说些什么?”不骂不处罚?

  “我需要说什么?”他反问。

  她语塞。

  “睡吧。”

  他先上了床,她也只好上了床,他再次将她拥入怀中,只是——她忍不住抬头,看着他脸上微拢的眉心,竟有些愧疚起来。

  她肯定是个麻烦,父皇就曾说过,谁遇上她谁就要倒大楣,所以,她还是应该要逃离他身边,这对他来说,才是好事吧……

  接下来的日子,夏鹰的话不多,但对朱宁儿的温柔攻势却从未断过,他要她清楚的感受他的心,可是这样的细心呵护,也透过大嘴巴的小豆豆传遍后宫。

  “听说大王亲自为你擦拭头发。”

  “听说大王还亲自喂你喝汤。”

  “听说大王替你画眉……”

  才刚踏进后宫,朱宁儿就听到一长串咬牙切齿的控诉,这有一张张妒忌的脸,她莫可奈何,只好转身走人。

  来这里,原本是想从夏鹰那几近无言的温柔氛围中逃开好喘口气的,但——

  也怪不了她们,人有七情六欲,在听到一些让人生妒的事后,一开始还能告诉自己别在乎,但时间一久,难免怨叹,为什么那个幸运儿不是自己?

  走着走着,竟走到夏鹰的书房来。

  她看到夏鹰跟他父王正聊着即将到来的狩猎比赛,但一见到她,他的表情没有太大波动,鲁智却是笑嘻嘻的,“当宠的人跑到冷宫去,这实在不聪明。”

  “你又知道了!”她诧异的看着他。

  “杜嬷嬷不让你去,你硬要去,所以,她已过来向我报告了。”夏鹰替她解惑。

  原来!她瞪了鲁智一眼,再看向他,“那我可不可以请你别太宠我?我不想被独立、被排斥,更何况,再这样下去,我也很容易遭暗杀的。”

  要有危机意识嘛,而且,他再这样无法无天的宠下去,她这颗心就快被他给偷走了,这很严重呢!

  “宁儿,你真的不聪明。”鲁智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哪个女人不想被宠的?!

  “我哪里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