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公主奔敌营 >
十五


  “所以我是命令你。”

  “你——这还不是一样!”她立即跳到床上,增加自己的高度,免得一点气势都没有,“你的女人一大堆,不用命令她们就愿意伺候你了,当然,你若喜新厌旧,也有静娜啊,她一定愿意伺候你。”

  “我要你伺候。”

  “我不行!”

  他咬牙,“是别人就行?!”

  “我——”

  “答不出来?!你也是所谓的‘新人’,而且还是被一大群人送给我的,在我看来,你跟静娜并没有什么不同!”

  意思她跟她一样是花痴?!这个自负狂妄的臭男人,他以为她真的想要这种局面?!她是白痴的挖了个洞,把自己活埋了!

  “好,既然没什么不同,你找她不就得了!两情相悦嘛,你等一等,”她连说边跳下床,“我马上去帮你把她叫来。”

  气呼呼的大步往外走,但才走两步,就像只小鸡似的被拎了回去,还来不及抗议,一张小嘴儿就倏地被人吃了!

  朱宁儿先是傻了,待反应过来要挣扎时,夏鹰倒识相的立即结束这一个短短的吻,但时间长短不是问题,她一样羞红了脸,气炸了!“你你你——”

  “睡吧。”这一天真的被她给气累了,这个吻只是一个小小的补偿。

  何况,他知道她尚未准备好把自己交给他,这一点,他不想也不愿强迫。

  在看到他躺在床上后,朱宁儿这才反应过来,“睡?我跟你?这里?”她弹跳起来的坐在床上,一副他杀了人似的惊恐状。

  “你有问题?”

  “可、可是我应该到后宫去啊。”

  “我可以到侍妃的房间,自然也可以将她们留在我的房里。”

  她呆呆的看着那张认真的俊脸,“没……没得商量?不可以换人试试看?”

  “躺下!”

  雷霆吼声一起,她立即躺平,却没闭上她的嘴。

  “我个儿输你、力气输你,一点武功也不会,你若真的霸王硬上弓,我也挡不了。”她声音放柔、姿态也放平,这样他的火气应该可以降一些,好商量些,“可从我认识你至今,就一直一直认为你是个彬彬君子,所以,你也会尊重我的意愿,是不?”

  他没说话,所以,她继续说:“我们躺在同一张床上,其实我一点都不担心,但是,为了更凸显你的君子特质,你当然不会越过这条线了,是不是?!”

  她慢慢的坐起身来,动作轻柔却又煞有介事的将被子拿来折放在中间,当起楚河汉界,这当然是防君子,防不了色胚。

  当她小心翼翼的再躺下时,还偷偷的瞄了他一眼,就见他眼睛闭着,面无表情,没有异议,这算达成协议吧!

  一切就这么静寂下来。

  可问题也来了,被子拿来当界线,夜凉如水,夏鹰有上乘内力,也习惯这儿的气候,保暖的被子可有可无,但朱宁儿是中原来的娇娇女,每晚睡觉时就算已有暖炉,被子仍被她卷了好几圈捆在身上,就像包粽子,可这会儿啥也没有,所以她觉得愈来愈冷了。

  “怎么没入冷宫,已有身处冷宫的感觉?这儿没暖炉的吗?”

  她碎碎念,再加上咿咿啊啊的抖音,让已经努力入睡、努力忘了身边有她这号麻烦美人的夏鹰睡意更远,火气却跟着高涨起来。

  “啊啊唔唔……”朱宁儿双手努力的搓啊搓,仍抖个不停,当然也不知道有人已经忍到了极限,就要破口大骂了!

  天啊,这不叫冷,叫冻耶!她连牙齿都打颤了,“嗯嗯啊啊……不成不成,冷……冷……死人了,我得……得……找……找小豆豆送来几个暖炉……嗯嗯啊啊……”

  那嗯啊的磨牙声令夏鹰再也受不了了,他脸色愀然一变,狂吼而出,“你这个该死的笨女人,最大的暖炉就在这里,你不会用啊!”

  她被冻傻了,还笨笨的问:“哪……哪……里?”

  他猛地一脚粗鲁的踢开那软趴趴的楚河汉界,这动作可让被刺骨寒意冻得脑袋混沌的朱宁儿回了神,她明白了,下意识的想要逃开,但下一刻,夏鹰已经将她拖入怀中,她也只来得及用双手抵住他的胸膛。

  “等……你等一等……我慢慢排队,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嘛,先留给那些姊姊妹妹享用后——”

  她使尽吃奶的力气想要推开他,但这家伙的胸膛就像一面硬邦邦的厚墙,推不动呢!

  “你该死的当我是什么?!”夏鹰气得咬牙切齿,她竟连“享用”二字都说出来了。

  瞧那张俊脸气得扭曲又变形,识时务者为俊杰!

  “那那那我先享用好了,你别生气。”她连忙自动缩进他怀里,原本颤抖的身子被这团温暖包裹后,刺骨的寒冷顿时不见。

  咦?她一愣,笑了起来,没想到他的怀抱这么舒服,紧绷一整天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困意也随即袭上,不过,在睡着之前,她不忘喃喃叮咛,“不可以……不可以吃了我喔……”

  静静的凝睇怀中的人儿,这张已烙印在脑海的丽颜就在眼前,夏鹰的黑眸不经意的流露出骄傲与依恋。

  这毫无防备的睡相,竟要他不要吃了她?!

  她肯定不懂男人,不明情欲,才能如此安心熟睡。

  他拥着她,已有多久没有软玉温香在怀了?但他清楚的知道因为是她,此时的心情才能如此满足,她是一个惊奇啊,是出现在他生命中最美丽的惊奇!

  没有?没有?嘻嘻嘻……没事,他没有吃了她!

  朱宁儿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东摸摸、西摸摸的检查自己,在确定自己完好无缺后,对抱了自己一整晚的夏鹰竟然心生怜悯。

  难怪!难怪他会放任那些后宫美女不碰,看来是寡人有疾!

  偏偏他老子帮他报了名,在众百姓面前又不能丢脸,所以还是把她带回宫来,也得做做样子给宫里的人看,所以,又被迫将她留在身边睡一晚。

  真可怜,那么英俊又骁勇的王……不过,她在江湖也混了一段日子,知道有不少药号称可以让男人重振雄风,要是他哪天色欲高涨……

  不好!这是得在他没有欲望前先落跑才行。

  没错,但得先准备些跑路费,有钱才好办事。

  思绪百转的朱宁儿,完全没有注意到夏鹰已经走进来,也看到她那双骨碌碌转个不停的黑白眼眸。

  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心中有底,但看到她仍坐在自己的床上,他心里竟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动,她是他的,就在他伸手可及之处……

  “想什么?”

  她一愣,眨眨眼,这才发现夏鹰己坐在床侧,一张英俊魅惑的脸上竟然有着温柔的笑意。

  见、见鬼了,两人又没发生什么事,他给她这样的笑容,她的一颗心怎么会卜通乱跳!

  “宁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