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公主奔敌营 >
十四


  一个高大身影突然飞掠而至,一名中年人声如洪钟的在台上站定,而他的手上还拿着一张被捏得发皱的纸张,但朱宁儿一眼就看出是她写的传单。

  她也注意到夏鹰一看到这个中年人先是一愣,接着便露出不悦的表情。

  中年男子拿了五十两放在她桌子上,“最美丽的女人,应当属于我这个最勇猛的儿子,而我也刚好清楚我儿子过于狂傲,显然不屑加入竞逐行列,所以我帮他打通关。”

  儿、儿子?!朱宁儿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名外貌看来不过四旬上下的俊逸男子,认真说来,他跟夏鹰的相貌不尽相同,那他的外貌该是承袭母亲多一些……

  夏鹰没说什么,一双冷漠寡绝的黑眸却透着无言的不满。

  鲁智走到儿子的身边,“打擂台嘛,代表的就是最强的男人才有资格拥有这个美丽的汉族姑娘,”他边说边向朱宁儿眨眨眼,这个动作令夏鹰的脸色顿时转为阴沉,“父亲——”

  “你知道我一向好面子、爱美人,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请退开!”君与民争妻妾,像话吗?!虽然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但他愈形愤怒的神情也已表明。

  “瞧,骄傲的自尊,”鲁智无所谓的一笑,“这样的天仙美人是可遇不可求,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你错过。”

  “呃——等等,对不起,那个报名早就截止了!”朱宁儿可回神了。

  开玩笑,若真的让他替夏鹰报了名,那还比什么?!

  一个天可汗,输了多没面子,所以,夏鹰非赢不可,那她不成了他的女人了?天啊,光用想的,她就头皮发麻。

  “小姑娘,你写的单子上可没写上截止日。”

  闻言,她不禁语塞,这笑咪咪的死老头根本是故意跟她唱反调!那就——

  她直接看向夏鹰,“但他本人没意愿啊,这种事不可以勉强的。”

  闻言,那双阴鸷的黑眸涌起了澎湃汹涌的怒涛。

  她一开始就将他撤除在外,现在更是表现出不愿让他加入竞争的意味,难道他真的不配拥有她?!他的条件难道会输台下那些男人?!

  不好了!朱宁儿瞧他那双黑眸从暗潮汹涌逐渐转为冷硬,她的一颗心竟纠结成一团,危险了——

  “我有意愿。”

  她慢半拍——不,是多此一举的捣住耳朵,像掩耳盗铃的假装没听见,但——

  “这就对了,最美丽的女人原本就该属于最勇猛的可汗!”鲁智鼓掌叫好。

  而从这个风流倜傥的前任可汗出现后,现场就一片静悄悄的百姓们,也终于有点儿反应了!

  是啊,瞧瞧台上的两人,可汗高大英俊,神仙姑娘美丽纤细,看来就是一对神仙俪人,再低头瞧瞧自个儿,比得上王吗?!

  何况,可汗又是全国第一勇士,跟他打是不自量力,要跟大王抢女人,他们又是什么身份?

  下一刻,开始有人鼓掌,接着掌声愈来愈大,每个人的脸上也露出笑容,那是赞同的笑容。

  尽管掌声如雷,朱宁儿的双肩却垮下,俏脸成了苦瓜脸,更甭提那双想哭的眼睛,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她横行霸道十多年,此刻才明白!

  死唐飞,死——

  她泪眼倏地一亮,看到一张熟悉的国字脸就藏在人群之中,她猛跟他使眼色,要他上啊,他的武功不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但唐飞只瞄了瞄周边亢奋的人群,好像一副他要是站出来,就会被口水淹死的表情,接着,在她求救的目光下,竟然转身隐没在人群中!

  天啊,她想破口大骂,她想昏过去,她想重来一次行不行?这下子,还玩什么呢!

  的确玩不下去了,一场热闹非凡的擂台赛居然连一场争斗也没有就和平落幕,而在夏鹰的“德政”下,朱宁儿还花了好几个时辰将众人的报名费全数吐回,钱归原主,而她则口袋空空,白忙一场。

  不!不对,她很白痴的把自己送进狼口!

  第五章

  入夜后,皇宫的气氛变得很诡异。

  从来男欢女爱这事,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但夏鹰迎了新人,后宫却是热闹滚滚。一来,从朱宁儿出现后,嫔妃们的生活有了惊奇、有了活力,何况,一旦朱宁儿也成了侍妃,夏鹰到后宫的机会肯定也多了,虽然不一定要她们伺候,但只要能看到他,她们就很幸福了。

  所以,这群旧人唱歌、跳舞,喝喝小酒,开心得不得了。

  当然,还有另一种伤心人,克图自动接了至中原寻找一些“师”字辈的琴棋书画大师,以重金礼聘回国,提升国内文化水准的任务,而这趟前去,少说也要几个月,至少能疗疗他的心伤。

  接着,就是新人的部份了,此时的朱宁儿呆坐在夏鹰的寝宫里,还在恍神,不懂怎么会把自己给玩掉了。

  她想哭,想大哭,但又不敢,只能扁着小嘴儿,瞟向坐在另一边的臭家伙。没事凑什么热闹?!不是早说了他不可以报名吗?!

  但他是没报啊,是他老子替他报的,呜呜……

  最可恶的是那老头就出现那么一下下就不见人影了,听小豆豆说,老大王最喜欢玩来无影、去无踪的戏码,喜欢到处收集美人儿,所以,在夏鹰继承王位后,后宫美人全自由了,他也开始浪迹天涯……

  “你属于我了。”

  夏鹰不得不出声,瞧她一副呆掉的蠢样,是在哀悼?!

  哼,她不肯面对现实,他还来提醒,欠扁啊!朱宁儿没好气的又瞪了他一眼,但在低头看着自己的小拳头时,又很可悲的发现自己哪敢扁他?

  她叹息一声,抬头看向身旁人,“你不会来强的!”

  “没错,我从不对女人用强,但是——”他没忘记好友给他的一句话——先下手为强,虽然那点他做不到,但却可以先烙下属于他的印记,“把头抬起来。”

  “为什么?”

  “女人在这时候应该害羞的闭上眼睛。”

  她眼睛倏地瞪大,“你想做坏事?!”她急急的摇头摇手,“我才没兴趣,你不是不对女人用强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