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公主奔敌营 >


  “是。”

  不一会儿,该名侍者便带了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走进,她的眼神看来颇为凌厉,整个人冷冰冰的。

  朱宁儿看她走到那名男子面前,毕恭毕敬的行礼,“大王。”

  大王她眨眨眼。这个背光的男子是突克可汗

  “检查他是男是女。”

  什么她一怔,还没回神,那个老女人已经走向前,当着一大堆男人的面,伸手抚上她的胸部,还用力一压——

  “噢!”她痛呼一声。这女人会武功呢!要不,她都缠了好多绑胸带了,还被她压得这么痛。

  “不用再检查下去了,她是个姑娘。”杜嬷嬷静静说了这话,即退了下去。

  朱宁儿没好气的瞪着那个什么黑脸鬼大王一眼,咕哝一句,“都说是女的了咩。”

  “为什么伤害我的人?”夏鹰冷声问。

  “任务嘛,听闻突克对大蓁国有侵略之心——”

  “实话!”他冷冷的打断。

  “原本就是——”

  “若是军队之人,不会用如此幼稚手法伤人,更何况你还是个女人。”

  “女人又如何”瞧不起她吗看看那一堆“男”伤兵吧!

  “大蓁国女人何时能从军?你究竟是谁?”盯着那张得意扬扬的泥脸,又见那双大眼睛瞄向那群狼狈伤兵,她在示威!这女人胆识不小。

  “嗯……”她煞有介事的侧头思考这个问题。

  她是谁呢?可以坦承自己就是大蓁国公主吗?

  不,不成,那她可能直接被送回去,肯定会被父皇骂惨!

  可恶!这一切说来说去都是驻军元帅杜胡涂的错!

  那家伙脑满肠肥,赏罚不分,又天天操兵,一不高兴就咒骂个老半天,明知大家对他心生不满,他又狂妄得很,继续说着那句她听得耳朵都快长茧的口头禅,“不服的人等当了元师再来扁我啊。”

  其实她有一大堆诡计可以好好教训他,但担心“恶名远播”,给了唐飞寻她的线索,那可就浪费了她东绕西拐,换了好几个驻军处的心思了!

  所以,为了“回报”杜胡涂,她才跟营里的兄弟夸下海口,说她一定能当个元帅,到时再让大家狠狠的将杜元帅扁个痛快。

  不过,要当元帅就要有功绩,得知这帮蛮子巡视边界,基于“乱世出英雄”的心态,所以她主动挑衅对方,想引起小小的战火,再找机会献计立功。

  可人算不如天算,她本该全身而退,没想到最后却被逮了,还被掳来当俘虏。

  克图没有义兄的耐心,瞧她一下子咳声叹气,一下子又托腮沉思,但磨蹭老半天却仍没吭出半个字来,忍不住咬牙,“你连答个名字也要这么久”孵蛋也该孵出来了!

  她一愣,这才极其缓慢的抬起头,一脸无辜,“如果我说忘了我是谁,你信不信?”

  “不信!”他气得吼了起来,简直耍他们嘛!

  夏鹰倒不生气,只是漠然的吩咐,“把她关进地牢,不准给吃的、喝的。”

  朱宁儿先是一愣,接着大声抗议,“虐待俘虏,你会遭天打雷劈的!”

  “我以为虐待俘虏是天经地义的事。”

  她一呆,好像也是耶,“那你到底要怎样”

  “实话。”

  “什么实话?”

  “你是谁?来此目的为何?”

  “我是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偏闯进来的笨蛋,目的呢,就是在摔了一身泥后,赶紧离开这个鸟不下蛋、狗不拉屎的鬼地方!”

  虽瞧不清他的脸儿,但光听那硬邦邦的声音,朱宁儿就心中有数,除非自己说实话,否则是无法打破僵局的,但无法无天的她一直都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勇敢份子!

  “很好!有骨气!”

  夏鹰一个冷得不能再冷的眼神往旁边一扫,两名侍从立即上前,架起她这个半泥人,她原本还想大叫几声“欺侮女人”,却没想到竟看见其中一名侍从的国字脸儿好熟——咦这不是——

  见他跟自己使了个眼色,她顿时明白,闭着嘴,乖乖被架着走。

  凝睇着那娇小身影,夏鹰有些意外,他以为她还会抗议的,但……他浓眉倏地一拧,那个谎称忘了自己是谁的小泥人竟回头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

  哼!不准给吃的、喝的,她就会饿死吗?那也太小看她了!何况她现在又多了一名武功高强的保镳!

  夏鹰黑眸半眯,那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竟然再现得意之光这太令人不解,她难道不懂得害怕

  “大哥——”

  克图也看到她这个眼神,但夏鹰只摇摇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