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公主奔敌营 >


  第一章

  蔚蓝的天空下,位于番邦、中原仅一线之隔的蓊郁森林里,响起一阵杂沓的马蹄声,不一会儿,一匹匹快马冲出森林,进入一片随风起伏的宽阔草原上。

  除了第一匹白色骏马上的骑士,及被横放在马背上,像个破布袋上下摇晃的小兵没有受伤外,后方的骑士们,有的在脸上、有的是头上、手上、脚上都包扎了白布条,个个神情痛楚、狼狈不堪。

  在驰骋好一会儿后,一大队人马终于进入番邦突克的第一大城,这群伤兵也立即引起注意。

  街道两旁的百姓们全看直了眼,这带头的不就是当今可汗夏鹰的义弟克图,而那一个个包扎得跟猪头没两样的士兵,不就是由他领军,全由贵族子弟组成的精锐骑兵队,怎么会这副惨状?

  克图绷紧着俊秀的脸庞,更加用力踢向马腹,其它人动作一致,恨不得马儿能长了翅膀直飞皇宫,避开这让他们既恼怒又羞愧的目光,因为他们一向是受百姓尊敬,如今这等落魄样被瞧见,日后该如何抬头挺胸的做人?

  一行人马急速奔进金碧辉煌的皇宫后,克图立即翻身下马,极其粗鲁的将马背上的小人儿拽到地上,一脚还不客气的踩在他头上。

  小人儿对这遭遇相当不满,虽然已被晃得头昏脑胀、分不清东南西北,但还记得要抬头抗议,没想到话都还没说呢,踩着他头的家伙竟然再用力一踩,他半张嘴儿顿时“咬”到了地上的泥巴跟小草,“咳咳……呸呸……”

  天啊,这土是软的,还有泥水呢!挣扎着要再抬头,但那家伙很可恶的继续往下踩,搞得他又是满脸、满口的泥土和草,他以为他属羊吗

  “这什么?”

  一个低沉浑厚的男性嗓音陡起,由于这声音挺有威严的,趴在地上的人直觉想抬头看,奈何还是动不了。

  “俘虏!”

  克图的声音一听就是满满的怒火,脚也用力再踩下去,小人儿其实该庆幸昨夜下了场雨,地上湿泞,顶多是脸再往泥沼里陷,但也差不多可以塑出一张人形来了!

  夏鹰一挑浓眉,看着被义弟几乎快踩入泥地的人,他的双手、双脚正用力拍踢,一地的泥水可能呛得他快不能呼吸了吧!

  “你掳来一个矮不隆咚的小兵”他实在看不出有何威胁。

  “大哥,你不晓得这小子有多可恶!多会整人!”

  整人他深邃的眼神缓缓移到克图身后那群残兵,有人满头包、有人鼻青脸肿、有人手脚肿一倍大,更有人身上有多处红通通的灼伤,再瞧每个人气愤的瞪着克图脚下那矮个儿,像是恨不得自己的脚也都能迭上,把他直接活埋的模样,英俊的脸上出现疑惑。

  “这全是他的杰作?”

  “没错!我带去的一整队人马全被他设陷害惨了……”克图铁青着脸,连珠炮似的说着有人被蜂群攻击、有人被从天而降的蚂蚁咬得唉唉叫,而这小子还挖了好几个坑,里面放了热呼呼的木炭,不少人跌了下去,被烫得痛哭流涕……

  夏鹰黑眸半眯,“让他抬头!”

  克图这才挪开了脚,那小人儿满脸泥水,能抬头,当然先将嘴里的草啊、土啊给用力的吐掉嘛,但用力过猛,这泥水草就“呸”地喷到这个高得像座山、背对着阳光,让她瞧不清楚脸儿的白衣男身上——

  “该死!死到临头还敢这么放肆!”

  克图对他已经超级不满,误以为这动作是挑衅,火冒三丈的就朝他击出一掌!

  感觉到这呼呼作响的掌风,朱宁儿马上大喊,“好男不与女斗!”

  开玩笑,生死关头了,不把女人天生是弱者的优势拿来逆转情势怎么成!

  女人克图虽感错愕,但已来不及收回掌风,好在,夏鹰及时出掌,为那个满脸泥水的小人儿化解掉这一记攻击。

  原因无他,练武之人绝不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

  得救了!朱宁儿大大的吐了口长气,觉得阎王爷离她远远的了!

  她虚软的坐起身来,先抹去眼睛的泥水,想看看这个背光的大块头长啥模样,人家终究救了她的小命嘛!

  她是女人夏鹰瞪着那张沾了泥草的脸蛋,虽然无法看清她的全貌,但就那双璀亮灵活的黑白明眸就够摄人魂魄了!

  一行伤兵早就呆住,因为他们会着了她的道,说穿了,还不全是那张美若天仙的绝丽容颜给害的,她一身女装,高喊着救命,害他们想也没想的就要来个英雄救美,结果却纷纷掉入她的陷阱,换他们高喊救命,但她却消失了,再出现时,竟换成一身军戎打扮,还说自己其实是铁铮铮的汉子,让他们气得想吐血,可这会儿,“他”竟然又是“她”了

  “撒谎,他说过他是男人!”一大票伤兵义愤填膺的指控。

  夏鹰冷冷的看了这俘虏一眼,随即回头望向身后的侍者,“叫杜嬷嬷过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