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谋逆向来是要杀头的,谁也不会愿意因为一桩亲事惹来皇上的不悦,所以沐婉娟除了进寺庙里成为姑子一途,顶多只能成为商贾的妻子。

  她躺在简陋的床板上,怎么也想不透为何祖上显耀的沐家会沦落到今日这般地步。

  大皇子明明就是皇上最属意的太子人选,而在沐贵妃的支持下,她几乎就离太子妃的身分只有一步之遥,如今她却成了过街的老鼠,她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日子,向来唯我独尊的她,愤怒的瞪着卧病的祖母和笨手笨脚服侍着祖母的娘亲,一股深深的恨意从她的心中窜起。

  若是不能做到,为何允诺?

  是她们贪婪得想要利用她攀上皇家,现在事败却独独只有她未来茫茫,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她便依着圣旨嫁到西北的穆王府,如今好歹也是堂堂的穆王妃。

  突然间,一股念头窜入她的脑海中,是沐修尘夺去了她的身分和尊贵,若非是她,自己又怎会落入这样的境地?

  沐婉娟怒瞪着自家娘亲头上那支还泛着金光的簦子,她知道那是沐家如今唯一剩下足以安身立命的东西,可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若是身上没有银子,她就无法去西北过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紧捉着心中的那股怨恨,她冲上前去,一把抽走了亲娘头上的黄金簪子,任由她亲娘的长发披散。

  方氏被女儿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惊得懵了,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回道:“娟丫头,你这是要什么?”

  “我要去西北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我需要盘缠!”

  方氏闻言大骇,先不说西北路途遥远,现在的沐家压根没有能力能找镖师护送女儿去西北,就说那穆王楚元辰哪里是什么好惹的人,依她之前谋算楚元辰和沐修尘时所听到的消息来看,楚元辰可是真心护着那个死丫头的,若是见到了女儿,只怕女儿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她心惊之余,连忙劝道:“你一个姑娘家哪里能去那么远的地方,莫说你到不了,就是咱们沐家如今的境况也没有能力让你去,娘知道你是被吓着了,你再缓个两天,至少也得等你爹的消息啊!”

  “怎么不能去?只要有了这支簪子,我就能找到人护送我去西北,只要我能让穆王认下我,我便会回来接你和爹一起去西北享福。”

  “这怎么行,这支簪子是咱们家现在活命的最后希望了,你不能拿走它。”方氏怎么也没想到向来觉得贴心可人的女儿会变成这等自私自利的性子,她急急的想要劝醒女儿。

  可铁了心的沐婉娟哪里肯理会她,对此时此刻的她来说,什么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只有那几乎已经消逝的荣华富贵,而西北的穆王府对她来说就是最后的浮木。

  她是大梁功臣之后的沐家嫡女,她相信只要她愿意下嫁,楚元辰也一定愿意拨乱反正。

  “傻姑娘,那时的穆王对你这般不假辞色,他不会接受你的,更何况还有沐修尘那个小贱人在,你在西北又怎能讨得了好?”

  “那是因为我当初不肯嫁他,他才会生气,只要他现在知道我愿意嫁她了,以我的的家世和人品,他一定会立刻休了那个小贱人的。”沐婉娟说说得信暂旦旦,接着毫不犹傻地转过头,头也不回的握着沐家那根救命稻草扬长而去。

  望着女儿逐渐远去的身影,方氏瘫软无力地跌坐在地,不住的低喃道:“报应……报应啊!当初若非咱们嫌大伯挡了我们的道,也算计着他手中的银钱和公公留给他的那座金矿,如今的沐家只怕也不会落败成这个样子……报应啊……报应啊……”

  §尾声

  昏沉沉的脑袋、软绵绵的身子,沐修尘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环顾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让她的心一紧,她完全没有料到老王妃都被关押了,竟然还有人敢对她下手。

  也是她轻忽了,本以为大事抵定,不肯让太多的人跟着,总想着只不过是去庙里上个香而已,能遇着什么危险?

  如今三皇子的太子之路已渐渐浮上台面,当今圣上在经历了大皇子的阴谋之后,对于三皇子终于有了更多的重视,整个西北谁不知道穆王和三皇子交好,所以对于楚元辰又更多了几分的看重,轻易不会有人捋虎须。

  谁知道当真会有人不知死活!

  深吸了口气,沐修尘试图撑起身子,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现在的她连抬手都觉得吃力万分,但她仍使尽了全力将手放到了自己的肚皮之上,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教她稍稍的安心。

  其实,她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因为她知道就算掘地三尺,楚元辰也会找到她,可她却不知道肚子里这个刚刚到来的小生命能不能够撑到那个时候。

  她苦笑了下,若是楚元辰知道她明知有了身孕,还坚持来寺里烧香,只怕又要暴跳如雷了。

  “醒了吗?”

  门被推了开来,望着来人的那张脸,沐修尘不中得心惊。

  本来养得吹弹可破的肌肤,早已被西北的风沙吹得泛起了皱纹,而原本高傲的气质,如今更是涓滴不剩,沐婉娟就像个市井丫头,哪里还有半分的尊贵可言。

  关于沐家的惨况,她早就听到外头的传言,若非方氏的娘家时有周济,方氏等人只怕早就饿死街头,就连昔日锦衣玉食的沐老夫人,现在不过就是一个缠绵病榻的将死之人。

  虽然种种迹象显示她的爹媳都是让沐老大人给害死的,但沐家已然落魄至此,她已没有落井下石的心思,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便罢。

  她现在有了新的生活,在一同携手走过艰难之后,楚元辰对她的好较之前世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后院那些小妾通房也都让他打发了个精光,他的独宠让她的心中再没有一丝怨恨。

  可她却没有想到,沐婉娟竟贼心不死,偷偷下药迷昏了她。“你想做什么?”沐修尘直勾勾的望着她,镇定的问道。

  “我想要你的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