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不放,你说过我们要同生共死的,放开了便是毁诺,我不是一个会毁诺的人。”

  “哪里来的什么诺言?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你知不知道前世就是我害死你的,没有什么奸细,你的兄弟蒋又连不是奸细,你那忠心耿耿的下属们也不是奸细,是我!是我总是傻傻地告诉沐婉娟你在做什么,才会导致你失败的。”她几近崩溃地嘶吼道。

  “所以呢?”对于她的激动,楚元辰初时有些摸不着头绪,可后来就懂得了她的心思,她这是以为自己害死了他,才会紊乱了心绪。

  可是她要为了这种芝麻大的事而离开他吗?值得吗?

  他简直气坏了,他怒眸一瞪,二话不说扛起她往房里走去,沐修尘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他横放在他的大腿上,而且他厚实的大掌毫不留情地往她丰润的臀重重打去。

  沐修尘吃痛,原本四散的理智也跟着一缕缕的回笼,一股羞赧顿时将她包围住。

  该死的!

  她以为重生一次的她,时时刻刻都能冷静以待,运筹帷幄,仿佛一切尽在掌中,却没有想到,原来愈是在意一个人,愈是不能平常心以对。

  即使明知无论前世有没有做错,那已是过去,她的确不该沉浸在往事之中,可真临到了头,仍难免自责。

  疼痛让她终于能找回冷静,重新思考,然后发现了自己的错处,既然是自己错了,对于他的惩罚,她也只是默默承受着,咬着牙不敢吭一声。

  她的确是错了,可那时的她性格怯懦、容易被人朦骗,但她努力在改了,不是吗?

  正房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外头伺候的丫鬟婆子不可能不知道,那动静后的静默更教人心里徒生许多的臆想。

  被翻身面对他的同时,她再次恢复到平常的镇静,眸中再无方才的慌乱。

  不可否认的,她的转变让楚元辰很是不解,直到她附耳对他说道:“对不起,是我钻了牛角尖,但……”

  在这刻,他心里的喜悦是无以复加的,可是接下来她说的话,让他望着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

  “方才的一切不会都是你刻意算计的吧?”

  虽然她方才的慌乱是那么的真实,但如今她眸中闪过的狡黠却让他忍不住有了这样的想法。

  “自然不是,我是真的害怕自己会再害死你一次,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尽管回复理智之后,她对他竟动手打她,虽然下手不重,可她还是有些怨念,但既然明知错的是自己,她也不会无理取闹,只是幽幽地看了他一眼。

  “相信我,你不会害死我的。”楚元辰凝视着她,很认真的说道:“就算前世你真的有错,那也不过是错在为人朦骗,有心算无心,又有多少人能够躲得过呢?”

  若非是她,或许他直到死的那一天,还不知道他的叔父和祖母竟然这般胆大妄为,光是这一点,他就对她感激不已。

  至于她觉得自己害死了他这一点,他完全不想深究,就算她胆小懦弱的个性是一切悲剧的起点,他一点也不怨她,因为这一次她给他的比什么都多。

  “只是你心急了,为什么?”他低头让自己的额头抵着她的,一股无声的缱绻弥漫在两人之间。

  沐修尘却没有回答他,因为一旦他知道了,方才的计划只怕都会被他全部推翻,而她不喜欢功败垂成的感觉。

  “因为,我想好好的跟你过日子,平淡无奇的日子。”

  简单的一个念想,几乎是立刻让楚元辰下定了决心,对于他的祖母和叔叔也再无半分的怜悯之意。

  原本恩爱逾恒的王爷和王妃不知何故,竟然闹翻了!

  不过是大妻间的小打小闹,但是随着一日日过去两人之间的冰却没有丝毫回温的迹象。

  便连王爷病了,王妃都没有到外院的书房探过一回,倒是原本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小妾通房们,竟都被有心人煽动得蹦跶了起来,只要去溜个一圈,准能遇着一、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

  这些事情,自是日日有人为了表示忠心而将话传到了沐修尘的耳中,但她却只是冷着脸不置一词。

  再然后,有些妾室被召进了书房里头,每一回总是待了许久才出来。

  其中最常被王爷召入书房的是个叫作迎欢的妾室,迎欢是老王妃身边的丫鬟,后来由老王妃做主给了楚元辰,但因为她身分的关系,一向不得楚元辰的待见,进也没想到这麻雀也有飞上枝头成为凤凰的一天。

  然后因为身体本就不适,又夜夜贪欢,渐渐的楚元辰倒是愈发难得见到人了,终于一日在用膳之时,迎欢亲眼见到楚元辰生生地呕出了一大口的鲜血,然后便昏迷不醒,性命垂危。

  本来,人人都觉得那应是楚元辰不顾病体,纵欲贪欢的下场,可谁知道在延请了大夫之后,那大夫想又言之凿凿的说王爷是中了种世间罕见的奇毒,只怕命不久矣。

  然后很快的,老王妃的几案上就堆满了证据,全都指向是王妃因嫉成恨,逼着厨房的婆子暗地里给王爷下毒。

  老王妃倍感震怒,当下便不由分说的派人将沐修尘所住的主院给围了起来,连辩解的机会也没有给她,就让人在屋子的四周浇上了桐油,只等一声令下,沐修尘便要香消玉殒在大火之中。

  这是私刑!

  可这是在西北,穆王府尘就是盘踞西北的王者,就算是当地的巡抚大员,也是要看他们脸色办案的。

  如今王爷中毒昏迷,一个是镇守王府多年的老王妃,一个是进门不过主年的王妃,孰重孰轻,那巡抚心中自有定论,所以巡抚也避居府衙,由着老王妃自个儿折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