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所以就算他不记得,可望着她眸中那毫无遮掩的感情,便连最厌恶怪力乱神的他竟然没来由的相信了。

  也罢,是真的重新再来一回也好,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如今还能有机会做夫妻,还有机会弥补那些遗憾。

  若是照她所说,从她作了那个梦醒来到现在,不过一年的时间,她一个深闺女子必然是时时警惕,殚精竭虑,才能做到如今这样的地步。

  只消这样一想,他的心便疼得一塌糊涂,他咬着牙,艰难地撑起了重伤后虚弱无力的身子,缓慢而坚定地移向她,当他好不容易忍痛将自己移到她的身边,他长臂一伸,就将她纳入了自己的怀中。

  “我想,在你的梦里,我的结局并不太好吧?”

  突如其来的温暖,让沐修尘的心一震,再听到他沙哑的嗓音,泪水顿时如决堤一般涌出。

  “我不知道你最后到底怎么了,我只知道……沐婉娟在我临死前告诉我,你万箭穿心而亡……我梦过那样的梦,有时你当真被箭穿心……有时却是跌下了山崖,尸骨不全,还有的时候……”她再也说不下去了,将头埋在他的胸前,放声大哭。

  她那模样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般,惹人心怜。

  见过她的匪气、见过她的勇气、见过她即便是死也要护着自己的模样,可他就是没见过她这般委屈无助。

  楚元辰冷硬的心霎时被她的泪水给浇软了,他紧紧地拥着她,任由时间的流逝,直到感受到她渐渐冷静下来,他才又问道:“那方才扔下去的到底是什么?”

  “是你叔叔通敌的证据拓本!”重来一回的事都说了,沐修尘自然也没有隐瞒他的必要,于是老实交代。

  虽然她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妇人,可是既然身在王府之中,自然能够得知很多外人所不能知道的秘辛,所以醒来后,她利用手边所有的资源打探,并准备着一切,搜罗了天于楚家二老爷的一切。

  他竟然……楚元辰一直以为楚家的男人不论在利益上如何竞争,终究是铮铮铁骨的血性男儿,应为天下百姓而生,应为皇朝的安定而死,却没想到他的继祖母和叔叔竟然为了权势地位,做出通敌叛国之事。

  往昔他对于他们母子的行为,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与叔父终究是一脉相承,可如今他却做下这样的事来,为了穆王府,他不能再姑息了。

  “世人都不知道你外表看似凶恶,但心却软得一塌糊涂,我相信前世,你并非无法可以治他们,只不过是念在同出一脉的分上,但是与其让他们玷污了祖宗名声,倒不如先一步剁了他们的爪,让他们再无悬念。”

  深深的看了沐修尘一眼,楚元辰更加收紧拥着她的双臂,说道:“这回有我,相信我,我不会再扔下你的。”

  “嗯!”对于他的承诺,她轻应了一声,然后便不再开口相劝,因为相信他,所以选择将一切告诉他,让他与她之间再无隔阂,至于他要怎么做,她相信他心中自会有所决断。

  再说了,若是他当真忍不下心,不还有她吗?她会为他看护好后院这片天地,让他心无旁骛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第八章

  若是照着那个梦境,只怕他与三皇子所谋不久便要失败,三皇子被赐鸩酒而亡,他则万箭穿心而死。

  虽说在决定助三皇子一臂之力时,楚元辰便已经有了事败身死的决心,为了兄弟情义,他义无反顾,不是为了高官王爵之位,而是因为大皇子心胸狭窄,又颇为自私,再加上个性昏庸易怒,若是让这样的人上位,于天下万民,绝非福气,所以就算明知前世事败,他仍不能就此放弃,人定胜天,是他的信条。

  他们楚家世代镇守西北,就是为了给中原百姓一片能够生生不息的净土,他不能放弃,一旦放弃了,百姓又该如何?

  可他与三皇子明明步步为营,小心翼翼,究竟为什么会败?

  瞧着身旁人儿倚着自己睡得香甜,即便满腹沉重的心事,辗转难眠,可是只要一转头瞧见她那酣然的睡颜,楚元辰便又有了力量。

  或许,前世的他拼到了最后,竟发现这世上再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所以便放弃了。

  这一世不同,他有了她的倾心相伴,饶是霸业不成,却也不能累得她再经一世的伤心。

  所以他必须胜!

  为了她,他不能再自私的顾念血缘亲情,但该如何做呢?

  以他今生的谋划,不可能一败涂地,若要将他和三皇子连锅端了,是万无可能的事,除非……有人熟知他的计划。

  想到这里,楚元辰瞬间弹坐而起,随即又想到自己可能惊扰了正熟睡的沐修尘,他赶紧又拍了拍正含糊抗议的人儿,一边继续梳理着可能出卖他与三皇子的人。

  愈想,他的心愈惊,想要立时否决心中刚刚窜出的念头,但若非是他和他,其他人又怎可能接触到他们计划的最核心呢?

  “怎么了?”

  夜半幽幽转醒,就见楚元辰坐在身侧,目光似乎在看着她,却又透着一股冷然。

  他本还怔怔的恍若没有听到,于是她柔声再问一次,“发生了什么事,怎地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就着月光看到他铁青的脸色和额间冒出的虚汗,沐修尘一下子清醒过来,连忙坐起身,伸手探向他的额际,就担心经过一日的折腾,他的伤势又恶化,想起他昏迷不醒时,自己的六神无主,她当下不敢轻忽,匆匆地就要叫人去唤大夫来。

  可才要下榻的身子被人一按,她再抬头,满眼的惊惶来不及收摄,便全数落入楚元辰的眼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