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沐修尘的交代,光听着便解气,于是了无振臂而呼,一呼百诺。

  本来有些人疲马惫的亲兵们,眸心中都漾起了激动,堂堂穆王府的亲兵,竟然被几百余名的刺客迫得东流西窜已经够呕的了,如今好不容易到了王府门口,却不得其门而入,他们血液中的骄傲再也容不下这样的轻慢。

  听着外头的热血沸腾,沐修尘只是紧紧地握着楚元辰无力的手,淡淡的交代道:“去吧。”

  不过眨眼的功夫,马车处响起了砸门之声,再一会儿便是刀剑交击之声,听着那些声响,同在马车里的芳连和红殊吓得心惊胆颤,但沐修尘却是面不改色。

  从今而后,谁敢对他们夫妻伸爪,她便要剁了谁的爪子。

  江山究竟是谁为主,她是一点儿也不在乎,她唯一在乎的只有眼前这个还在鬼门关前徘徊的男人。

  “匪气!”

  突然间,调侃的话声在马车内响起,那声音轻飘飘的,仿佛只要一阵轻风就能吹散了似的。

  沐修尘初时以为是自己的幻听,因为太渴望了,所以想像出来的,这种事在过去这段时间里,早已不只发生过一次,可是她又忍不住有所希冀,她缓缓地低下头,然后便撞进了他那双含着笑意和暖意的深邃眼眸。

  再也不是那仿佛随时都会断气的模样,她闭了闭眼,忍不住傻气地朝着自己的手用力的捏去,她拧得大力,所以当痛觉袭来,她的柳眉顿时皱了起来,但也因为那椎心的痛,让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在梦中,他终于醒过来的喜悦顿时铺天盖地的朝她席卷而来。

  将她这种傻气的行为和她苍白脸上那种喜极的神情全都瞧进了眼底,楚元辰只觉得心暖暖的,以往那种孤身一人为自己筹算的冷然全都消失不见了。

  自打他爹娘离去,所有曾经有过的温暖就被屡屡的算计和狙杀给拂得涓滴不剩,前头娶的那个又是个没有眼光见识,胆小如鼠,见了他就只会颤颤发抖,连话都说不清楚的。

  那个女人自然是他那继祖母替他找的,说是书香世家的嫡出小姐,可成了亲之后他才知道,她哪里是什么嫡出小姐,不过是个姨娘养着的庶女,直到快要出嫁了才过到了嫡母的名下,难怪行事说话都带着一股小家子气。

  偏偏他那个时时想要算计他的继祖母,要的就是这样的姑娘,愈是不受娘家待见,还有着小里小气的性子,正好由着她拿捏。

  在她的拿捏下,他的元配早亡,只不过那些脏水却都被有技巧地泼到了他的身上,而他也懒得去辩解。

  在确认楚元辰真的清醒后,想到他方才数落的那声匪气,沐修尘牵唇而笑,语气软软地说道:“我就是匪气又怎么了?有人不让咱们好过,咱们又何必让他们好过。”她握着他手的力道紧了紧,察觉到他的手终于有点温度。

  “是啊,便是匪气些又如何!”他略带着叹息,轻声说道。

  “下次不准再这么吓我了。”与他在一起,她从来没有太多的小心翼翼,想到这几日的担惊受怕,她脸上的笑容敛去,正色地警告道。

  “你还敢说我……”楚元辰喘着气说道,一双虎目直直地瞪着她,就连胆子忒大的她,也忍不住移开了目光。“我还是个爷儿们呢,若是当真靠你来挡剑救命,那我也没脸活在这世上了,你下回要是还这么砸爷的面子,看我不把你按在腿上打一顿。”

  他虽然语气虚弱,可是气怒的表情却不含糊,甚至让他脸上的那条伤疤都挤得狰狞了起来。

  那股怒气笔直的传达给了沐修尘,可她丝毫不怕,清亮的双眸重新直视着他的眸子,然后字字坚定地说道:“就算再来一次,我也会这么做,我绝对不要一个人在这世上独活!”

  这话似是宣告,也似誓言,但她眼底的哀戚又引起了楚元辰的疑惑,就跟两人洞房花烛夜时,他听到她在睡梦中咕哝着“王爷,我想你”的感觉一样,不那么排斥,可却又觉得似乎哪里怪怪的。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他迫切的要得到她的保证,那天夜里那种蚀心的惊恐,他可不想再来一次。

  都说他是为了救她而伤,可其实他心里知道,那一夜,刺客的那一刀本来就是要刺向她的,因为与好几个刺客缠斗,他几乎闪避不了那一刀,就在那危急的当时,是她附在了他的身上,想要替他挡去那一刀,也因为她那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刺客愣了会儿神,而他则又将她压回了身下,虽然他背后的门户大开,却也给了他一瞬间的机会,避开了致命的要害。

  所以到底也分不凊是谁救了谁,可他却清楚的知道,当他发现她竟不要命的想要替他挡刀时,心中所受到的震撼和惊惧。

  “你到底在坚持什么?我是个男人,保护你本就应当的。”

  “你是我的夫君,我保护你不也是应当应分吗?”

  “女人就该躲在男人的身后!”对于她的冥顽不灵,他气得几咬崩了一口牙,一字一字坚硬得像是从牙缝里头蹦出来的。

  “咱们既是夫妻,就不该在大难来时各自飞,无论多艰难,我都要时时刻刻和你守在一起,一起生、一起死!所以下一次,我一样还是会这么做,这次我不会再自己一个人先走。”

  “你……”她的话字字铿锵有力地撞进了他的心窝,然后牢牢地刻在他的心间。

  他不能说她的想法是错的,因为他确实被她的话所撼动,但……女人不是该矜持吗?这世上有哪个女人会像她一样,把这些话放在嘴上说的,而且还说得那样顺溜?

  面对她的伶牙俐齿,他因为找不到话反驳,只能赌气地别地脸去。

  谁知她却伸手扳正了他的脸,双眸直锁着他的,正色警告道:“所以,你记清楚了,若是你当真不想看到我为你殒命,那么无论你在盘算谋划什么,你最好都能保证会成功,否则你若死了,我亦不会独活。”

  原来张扬不羁的男人,此时就像个木偶人一般的愣住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