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那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喉结滚动,他弯腰,额头贴着她的额头,问道:“真的那么想嫁?”

  他的呼吸喷吐在她小巧秀气的鼻尖上,让她一阵发痒,忍不住轻笑出声,然后她柔声回道:“真的想嫁!”

  随着她的话落,一记轻吻,落在了她的眉心,一点而过,然后又落在了眼角、嘴角,仿佛无所不在。

  楚元辰的每一个吻都很缓很柔,与他那张扬的性格全然不同,但在沐修尘瞧来,却又一点儿也不违和。

  从来,他待她,就仿佛他捧着的是那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被他吻得有些痒,她伸手想挠,小手却被他抢先一步握紧了,她咯咯笑了起来,才想扬声抗议,刚一张嘴,就被他趁虚而入。

  轻浅的试探渐渐变得激狂,她的呼吸之间全是独属于楚元辰的独特气息,熟悉的味道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本能地朝他靠近,她想再靠近一些,更近一些,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感受到他真实的存在。

  她不知道自己环着他的手是什么时候松开的,一如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他褪去了沉重的嫁衣,甚至还被他压在了身下。

  楚元辰原本的啄吻也变得愈发深浓了,唇齿虽然依旧能够感受到他那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温柔,但随后他猛烈的攻热却宛若铺天盖地一般向她袭来,教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好在在她窒息之前,他终于松开了她。

  她大口地喘着气,胸口起伏如波浪,却还是由着他脱了她的锦鞋,把她整个人又往床铺里侧挪了挪,而他亦是蹬了鞋子,落了床幔,翻身靠了过来。

  他低头去寻她的唇,细细密密的吻,缠绵得教他片刻不舍得离开。

  沐修尘半垂着眼睑,双手主动环住了他厚实的肩膀,饶是身子使不出什么劲儿来,但她就是觉得踏实,一种言语无法形的踏实。

  他就在她的身边,只这一点,就足以让她无所畏惧。

  使坏一般的,她突然抬起头,贝齿轻咬着他的下唇,他吃痛,惊讶地瞪大眼瞅着她,却见她眉眼弯弯,笑得娇俏可人,在这一瞬间,他心中的欲火轰然炸开了。

  楚元辰手脚麻利的解她腰上那缠得紧实的腰带,不到眨眼的时间,便将两人的中衣扔到了床尾。

  他再一把将沐修尘拉至身下,又欺身上前吻了上去,就在她又快要喘不过气来的同时,那堵住她呼吸的双唇已经放开了,改在她胸口流连,带着薄茧的手指拂过起伏的山峰,揉捏挑拨,引得她情不自禁扭着腰。

  她很想成为他的女人,很想很想,所以她由着他在自己雪白的身躯上恣意地点着火,一簇一簇……又一簇……她只觉得浑身烫得要烧起来了。

  但楚元辰却比她更烫,他将她紧紧地箍在怀中,想听清楚她抑制不住时的轻声低喃,就像刚才那样,那突如其来的轻吟简直教他发狂。

  但他又念着她的身子太过单薄,很努力地克制自己,不敢太过放肆,他可不想手上不知轻重地弄痛了她,又惹得好不容易不哭的她又掉泪。

  虽然这个轻重很难把握,他觉得自己大概也快失控了,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间她的身子竟主动地迎了上来。

  这样的诱惑教他如何能够抵挡,于是所有的理智顿时四散飞去,他沉下了腰身,与她的紧窒合而为一。

  随着那被紧紧裹住的感觉袭来,楚元辰的动作渐渐变得狂野,他怀里的这个女人热情得让他难以抗拒。

  初经人事的疼痛让沐修尘恨不得把身子蜷缩起来,但她还是勇敢地伸出手,死死抱紧了他,主动吻上他的薄唇,随着他的激狂而起伏,这一生……她都要这般缠着他。

  交缠的两人神智都逐渐变得迷离,就在挛上高峰的那一刻,迷迷蒙蒙之间,楚元辰仿佛听到了她的喃喃低吟。

  “我的王爷,我真的好想你……”

  一种怪异的感觉地窜上心头,不知为何,他一点也不以为沐修尘是猫在他的怀里想着旁的男人,他就是知道她所想的就是他,因为这种她对他很熟悉的感觉并不是头一回了。

  低头,望着怀中几乎被他折腾得昏死过去的女人,良久良久,他吐出了一口气,又将她拥入怀里。

  呵,她的确是个谜一般的女人,但……那又何妨,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倾心告诉他,她所有的秘密。

  §第七章

  在深沉的夜色笼罩下,沐修尘觉得一颗心仿佛就要从嘴里跳出来似的。

  穆王府所在滇城几乎在望,但她知道愈靠近滇城,他们所要面对的狙杀就愈多,且手段愈狠厉。

  从京城出发到现在,他们几乎每隔几日便会遇到一次狙杀,一波一波的刺客像是潮水一般向他们涌来,而且宛若蝼蚁一般,怎么杀也杀不完。

  原来数量颇多的护卫亲兵一个一个的减少,她知道那些亲兵的离去对于楚元辰来说,滋味并不好受,但他却没有说什么,她只能从他那愈发冷厉的面容感受到回荡在他胸臆之中的愤怒。

  他们都知道,这样的静谧维持不了多久,愈靠近滇城,那些刺客就会愈发不要命的涌来。

  仿佛呼应他的思绪,在一阵风拂过之际,原本乘夜行走的马车外突然传来了刀剑的搏击之声。

  沐修尘的心一冷,她毫不迟疑地掀开了帘子,就见外头已经厮杀成一片。

  他们的人早已人疲马惫,而刺客却是精力十足,所以一阵厮杀下来,王府的亲卫已经有了大量的死伤。

  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儿,沐修尘顾不得替那些伤亡的亲卫哀悼,只是急切的在黑暗中找寻着楚元辰的身影,他仿佛杀红了眼似的,一刀放倒一个刺客,可她感受得到他渐生的疲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