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以前她不懂,可现在她懂了,既然他要张狂,她便陪他张狂。

  她静静地由着他替她盖上了盖头,也任由他不用红彩直接牵着她的手走,更由着他中途停下来向沐二爷索要银票。

  但他左手接过银子,转手就塞进了她的手心,握着那叠犹带有他掌心余温的银票,沐家下人们的窃窃私语虽然入了她的耳,却没有入她的心。

  早已诀定跟着他,旁人的毁誉又与她何干?

  正这世上除了他之外,她已经孑然一身,沐家的众人于她而言,只是仇人!

  轿夫缓缓地抬起了花轿,微微一晃,呼吸之间,爆仗的味道浓烈。

  沐修尘并不讨厌这股味道,她坐直了身子,平静的看着前方,虽然除了喜帕的艳红,她什么也看不到,可她知道,在不远的前方,楚元辰就在那儿,她仿佛可以透过轿帘瞧见他正潇洒地骑着骏马,迎她过门。

  花轿里的她分不清东西南北,只觉得迎亲的队伍似乎很张扬地在京城里绕了两圈,才来到穆王府的别院,耳旁又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虽然瞧不着,但她觉得此时的热闹更胜于在沐府。

  花轿四平八稳地落了地,原本是要等到了西北的穆王府才正式拜堂,不过被楚元辰这么一搅和,两人在京城里的别院简单行礼之后,就被送进了新房。

  端坐在榻上,沐修尘突然觉得身旁一陷,一股熟悉的气息顿时盈绕她的鼻尖。

  虽然成亲这档子事已是第二回,但他的亲近却仍教她失了原本的平静,难得慌乱的她,双手几乎绞成了麻花。

  她的紧张,坐在她身侧的楚元辰当然感受得到,所以他大手一扬,就朝着等着热闹的人交代道:“你们都下去吧。”

  这让围在喜榻前的嬷嬷和丫鬟都不知所措的面面相觑,还是喜娘大着胆子提醒道:“王爷,今儿个可是大喜之日,还是有些礼俗上的仪式要做完,总要图个吉利,也不至于委屈了王妃。”

  “她才不会觉得委屈,我叫你们下去你们就下去,还是说,在这别院里,我的话不管用了?”平素他最讨厌这样的闹腾,能忍到如今,也算是给足沐修尘和皇上面子了,他着实不想再忍了,脸色也跟着铁青着。

  听岀了楚元辰语气里的不耐烦,本该静默娇羞的沐修尘无奈地说道:“王爷既不在乎这些俗仪,你们又何必拘泥呢?”

  没有半点新嫁娘的羞怯,她的语气虽柔,却也带着不容他人拂逆的坚持,既然王爷和王妃都这么说了,喜娘、丫鬟们只能听令离开,而且不忘把门带上。

  耳边终于清静了,楚元辰重重地吐了口烦郁之气后,什么话都没说地起了身,亲自走到桌前端起了合卺酒,又踱了回来,他一手豪迈地掀去了她的红盖头,接着将手中的其中一杯酒递给她。

  即便在这个时候,他说起话来还是和文雅沾不上边,但沐修尘却完全不在意,更是毫不扭捏地伸手接过他递来的酒杯,仰首饮尽,那酒热辣辣的窜过了喉头,让她冷不防地咳了起来。

  “这么大的人了,喝个酒也能噎着?”见她咳得厉害,楚元辰没好气的道,但却伸出了厚实的大掌,轻轻拍抚着她的背,替她顺气,直到她终于舒服些,不再咳了之后,他这才停止。

  她骤然抬眼望着他,原在清亮的眸子顿时多了几分的水润,迷迷蒙蒙的仿佛那水气随时都能凝聚成珠。

  那眸里交缠的有喜悦、有庆幸,还有一抹淡淡的哀伤。

  一见她眼角的泪珠儿,楚元辰顿时像只被踩着了尾巴的猫,从那绣了鸳鸯戏水图案的锦被上一跳而起,居高临下地瞪着她说道:“你哭什么哭啊?若是真不想嫁给我,你可以早说啊,就冲着你给的那三十万两,我自可去皇上面前撒泼卖浑,让他老人家收回圣旨,你……”

  仿佛对于这种状况很有经验似的,一见她眸中那隐隐的泪,他立刻联想到上一回成亲时,新嫁娘那种满腹的不甘和惊惧的模样,两回的情景重叠,更是让他的心宛若坠入冰窖之中。

  还以为她是个不一样的,亏得他还巴巴的编了个那么大的谎言,只为回京来亲迎她,谁知道她却……

  他都还没腹诽完,突然间他的腰间一紧,他倏地低头,就见两只雪白的纤手在他的腰间紧紧交缠,牢牢地将他抱住。

  “谁说我不想嫁,我才没有不想嫁,我很想嫁你……很想嫁你……”沐修尘微带着哽咽说道。

  奇怪的是,楚元辰本来很是不悦的心情,在听到她那叠声的想嫁之后,在转瞬之间烟消云散。

  他伸手,试着想要将她拉开,可是她却死命的抱着,若是真要发力挣开,他又怕伤了她,只好继续由她抱着。

  因为腰侧有着湿意,所以楚元辰知道她哭了,他可以在战场上豁出去的杀敌,也可以在剿匪时毫不留情地取人性命,可他却不知道该拿一个哭得正伤心的女人怎么办?

  虽然他不知道她到底在哭什么,但因为能感受到她那打从心底漫出来的哀伤,所以最厌烦女人哭哭啼啼的他,竟然容忍。

  随着她哭个不停,外头的天色也渐渐黑了,屋子里有那一对龙凤烛燃着,照亮了屋子一角。

  终于,沐修尘哭够了,她抬起头来瞧着他,那被泪水洗过的双眼愈发明亮,教人心思一动,脑海中的杂念霎时散了,楚元辰本能地抬起手,轻轻落在她那粉嫩的丰颊上,用指腹轻柔地为她拭去了泪水。

  却犹嫌不够似的,他用双手捧住了她的脸,两人四目相对,一如前一回他与她在芳菲院床帐里头一般。

  楚元辰突然又想起了方才她说的话,心中一阵的激动,指腹擦过她水润的樱唇,她那丰唇上的胭脂已经褪去了许多,他俯首在她的唇畔落下一记轻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