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但她可没傻得真把这样的怒火表现出来,而是以护卫者的姿态护在沐修尘的身前,不客气的说道:“姊姊,这个男人还没成亲便觊觎你的嫁妆,这样的男人你怎么能嫁?”

  “她不嫁,你嫁?”楚元辰好笑的问道。

  “谁要嫁给你这个………”话说到一半,沐婉娟蓦地顿仼,她深吸了口气,试着平稳内心的愤怒,一改尖锐的嗓音,平静地垂眸说道:“妹妹的意思是,王爷这样大剌剌地跑到沐家来讨要姊姊的嫁妆,未免有失您的尊贵,我们沐家也不可能亏待姊姊,王爷此举未免将沐家瞧得太过下流了些,更何况王爷此举更将姊姊置于悠悠众口的议论之中,似乎也不是大丈夫所为。”

  此刻的沐嬷娟已无方才的气急败坏,她那变脸的功夫,就是沐修尘也自叹不如,可惜的是,她的辩才无碍对楚元辰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力,他完全一副懒得理会她的模样,让气氛顿时陷入一片窒人的寂静之中。

  沐修尘淡然一笑,正想要开口缓颊之际,就见楚元辰以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她立时抿唇而笑,从善如流的静立在一旁,就让她瞧瞧楚元辰要如何用他的混不吝和蛮横治治沐婉娟。

  楚元辰对于沐修尘的听话微微颔首表示满意,然后才开口说道:“这位是传言中那位聪慧又绝色的沐家二姑娘吧?”他的嗓音低醇,仿佛能蛊惑人心。

  听到那宛着陈酒一般吸引人的声音,沐婉娟终于收摄了心神,将眼皮悄悄地往上抬了抬,由于她站在楚元辰的右侧,所以初初映入眼帘的,是他那没有受伤的半张脸,望着那出色的五官,她一时之间连呼吸都忘了。

  不是说毁了容吗,怎么看起来依然那样贵气俊逸?或许是被初初那一眼所震撼,所以即使后来楚元辰转过头来,让她瞧着了脸上那道惊人的伤疤,她也不觉得有那么恐怖了。

  虽说终究是白玉染瑕,可却瑕不掩瑜,让她当下对于沐修尘的妒恨又增加了几分,不过她面上不显,反倒漾着得体的浅笑,姿态优雅地朝着楚元辰一福,说道:“王爷万福,小女正是沐家二娘。”

  有些讶异于沐婉娟这样快速变脸的绝技,他微微颔首,却冷声问道:“方才你质疑我是为了你长姊的嫁妆,所以才娶她的吗?”

  “这……”沐婉娟早就听闻楚元辰的个性很直接,却没想到会这么直接,让她顿时无言,思绪不停翻飞着,想要为自己方才的失态找一个合理的借口。

  “怎么,敢情你是觉得本王爷很穷,觉得本王养不起你的长姊?”

  听到这话,原本微微压下去的怒火又忍不住的上扬,穆王穷不穷她是不知道,可她却知道,他这回送来的聘礼除了一部分是皇上添上去的,其他的东西大多都是不值钱的。

  原本对于他的做法,她还暗暗有有高兴,毕竟这样轻忽的态度代表着沐修尘嫁过去之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所以虽然沐家昨儿个抢去穆王府的嫁妆不少,她也只是暗恼在心,哪里晓得他今日又多要了二十万两。

  “妾身怎会这样以为,只是王爷这样的人物,若非受人哄骗又怎会做出这样失了体面的事情,这事儿若是传了出去,外头只怕都会以为王爷竟然不顾顔面,想要染指姊姊的嫁妆。”

  “啧,这话听起来,你倒是在为本王着想了?”楚元辰微微笑着,又问道:“那你又觉得该如何?”

  “其实老夫人拨给姊姊的嫁妆着实已经不少,不如王爷先至前厅等候,妾身这就服侍姊姊等待吉时上轿。”

  就在沐婉娟以为楚元辰被她的话给唬住了,以为他为了面子,绝不会再血沐家索要体己银子时,他的嗓音又冷幽幽地响了起来——

  “你这是威胁本王若不就此离去,你就要将本王上来讨要体己银子的事传出去吗?”

  那冷意渗人心骨,让人直打心底发颤,就连向来高傲的沐婉娟都免不了有些害怕,但她不愿在沐修尘的面前示弱,便又说道:“妾身没有那个意思,只不过这沐家来来往往的下人这么多,沐家就算御下再严,只怕也难免疏漏。”

  楚元辰蓦地往沐婉娟逼近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眼神中的轻蔑毫无遮掩。“如此说来,我倒真庆幸你不愿嫁给我,还好皇上指的是大小姐,因为你的手腕当真比不上大小姐啊!”

  “你凭什么这么说?”沐婉娟恨极,咬牙质问,心中漾着浓浓的不服气。

  她最讨厌人家拿她和沐修尘比,沐修尘的爹不过就是个庶出的,若不是寄在老夫人名下凭借着沐家,哪有可能成为一方大员,至于沐修尘这个孤女在她眼里更是连渣都称不上,她凭什么跟自己比?

  斜睨了她一眼,楚元辰压根不打算回答她,迳自朝着沐修尘走去,按着她在妆台前坐下,接着向芳连和红殊交代道:“把盖头拿来。”

  芳连也被楚元辰浑身散发着的冷意吓着了,但为了主子,她还是鼓起勇气挺身说道:“王爷,这于礼不合啊!”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沐修尘的胆子大到没了边,就连她的丫鬟胆子也肥得很,竟然敢纠正他,但他从没习惯跟下人过论事情,他透着铜镜凝视着沐修尘那微微上挑的凤眼,无声的询问。

  两人的视线在铜镜中交缠的那一刻,沐修尘已经识相地对芳连交代道:“把盖头给王爷吧。”

  他张狂得不顾世俗礼法,那她又何必拘泥呢?

  闻言,楚元辰笑了,不同于平常那种吓人的冷笑,而是打自心里漫出来的喜悦。

  接过了盖头,他轻轻巧的往空中一撒,转瞬间沐修尘的眼前已尽是一片艳红,然后她任由着他扶起站起身,刚好,这时他让了无他们领来的喜乐班已经奏起了喜乐,原本冷清的场面顿时热闹了起来。

  感受着那样的热闹喧腾,沐修尘的心里是满满的感动与爱意,还好他没有变,虽然外表一样的冷傲,性情一样的狂放不羁,但他心里那份让她眷恋的柔软始终没有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