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见谁他也不怕啊,要说这沐家没亏待过沐修尘,谁能相信?就凭这座位置偏僻荒凉的院子,再加上那副看着丰富,却不甚值钱的嫁妆,就可以知道沐家有多冷待沐修尘。

  “你……”沐二爷被他的话堵得满脸通红,但他深知这事儿万万不能真的闹到金銮殿上,只能把心一横说道:“老夫人私下里替尘姐儿准备了二十万两的银票。”

  “那好,银票拿来!”楚元辰也不说废话,直接手一伸,没有半丝不好意思地讨要。

  沐二爷顿时觉得浑身的血直直地往脑门冲去,但碰上了流氓似的楚元辰,连皇上都拿他没撤,他除了认输还能怎样?

  沐二爷头一偏,朝着随他来的大管家吩咐道:“去找老夫人拿银票给我,我再亲手交给王爷,免得王爷对里们沐家的误会愈来愈深。”交代完,他转过头还想再说什么,却见楚元辰压根不理会他,背着手缓缓地往芒菲院的正房踱去,他又大惊,连忙问道:“王爷这是干什么?”

  “反正等总管拿来银票也需要时间,一来二去瞧瞧本王的王妃准备得如何了。”

  “王爷,这于礼不合!”

  薄薄的唇微微扬起,楚元辰笑着说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本王的话就是规矩。”

  楚元辰真的要进门,沐二爷那种文人的身子又怎么可能能拦得住他,再加上他是真正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人,总能在无形之中散发出一股戾气,又哪里是沐二爷能抵挡得了的。

  他不理会沐二爷的阻拦,一步步地往前走去,那默然无声的气势压得沐二爷忍不住让了身子,顿时他更是如入无人之境,笔直地步进芳菲院正房的廊下,而沐二爷却只能杵在原地,愣愣地望着那挺拔的身影。

  这到底是哪来的土匪啊?难道,这就是她们以后的姑爷?

  听得外头的动静,红殊和芳连都吓得花容失色,想到自家主子要嫁的是这种人,她都极为主子感到忧心。

  只有沐修尘愈听唇角儿翘得愈高,他今儿个亲自前来已经够教她心暖和惊讶的,再加上他这般不顾脸面的为她讨要嫁妆,更是让她的心间泛起了一阵的甜。

  旁人都说他残酷无情,唯有她知道那不过是他刻意佯装出来欺骗世人的样貌罢了,对她来说,他就是一个护短之人,是一个愿意舍命对她好的男人。

  所以她才不在乎旁人会怎么评论他今日所为之事,从今而后,但凡说他坏话的人便是她的敌人,她要与他站在同一阵线。

  门扉被重重地扣响,红殊和芳连慌得不知所措,不敢也不想去开门。

  唯有沐修尘很是镇定她朝着两个丫鬟颔首,芳连只好一步三回头的朝着门口走过去,深吸了口气后才敢拉开门闩。

  脸上有道疤,看起来有些凶狠,就算没有受伤的那半边俊美无俦,但芳连还是忍不住暗暗倒抽了口凉气。

  但狂放的楚元辰眼中哪看得到这么一个小丫鬟,他直接略过了她,入了屋,大步走向站在妆台前的沐修尘。

  沐修尘抿了抿唇,双水眸直勾勾地瞅着他,用眼光瞄绘着他的五官之后,她的视线便直直撞入了他那双漆黑的眸子,他的双眸宛若一片无波的镜湖,倒映出身喜服的她,满满都是她。

  见了身着红色蟒袍的他,她的杏眸蓦地又是一变,笑容更加灿烂。

  她的笑容从来都是毫不矜持的,楚元辰初时怔了怔,竟觉自己的脑海里空白一片,过了好半会儿才回过神来。

  原来,她穿嫁衣是这个样子,比他想像的还要好看得多,好看到他根本舍不得挪开目光。

  那一身的红衬得她肤白胜雪,即便没有特地请来擅画新娘妆的妇人为她上妆,但她脸上那比平素浓艳几分的妆容,仍是教他不禁失了神。

  这是他第三回见她,可却有一股熟悉的感觉在他的心里荡漾,倒真没想到那个老迈昏庸的皇上竟能为他指上这么一个娇妇。

  想着她之前大胆的用二十万两银票砸他,又毫不犹豫的出卖了沐家人,这样既有胆识又有美貌的女人,的确勾动了他的心弦。

  他深邃的眸光定定地凝视着她,仿佛想要借此瞧清楚她心里头到底在想什么,她的神情和眼神没有半丝寻常姑娘见到他时会有的惧怕,甚至那清亮的眸子里还能见到她对自己满满的信任。

  她相信他?!

  迎着她的目光,楚元辰满心疑惑,但不可否认的,不被人惧怕的感觉真不错,尤其那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妻子。

  有了比较之后,他冷不防的想起当初他的元配在他掀起盖头的那一瞬间,倒抽了一口凉气,还有那种几乎无法收敛的惧怕让他冷了一颗原本对未来还有些期望的心,从此便再也没有女人可以勾动他的心弦,两人之间有的只是义务和责任,即便她后来难产离世,他也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心伤不舍。

  而如今,沐修尘那充满信任、毫无惧怕的眼神,仿佛一抹朝阳,在他猝不及防间照进他的心窝,让他冷硬的表情不自觉柔软了许多。

  “你准备好了?”终于,他开口了,语气多了点温度,并且向她伸出了手。

  “嗯!”迎着他的眸光,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为了这一天,她已经准备了那么久,自然准备好。

  就在她伸手想将自己的小手放进他的掌心时,门外突然急急步入了许多人,其中二话不说就冲到她面前的自然是沐婉娟。

  她刚刚才知道,那可恶的穆王竟然又从她爹那里要走了二十万两要让沐修尘当做她的体己银子。

  昨儿个抬走的嫁妆已经让她满心嫉恨,如今再加上这二十万两,那丰厚的嫁妆就要盖过她了,她怎能不气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