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既然他不相信自己可以与他并行,沐修尘并不介意向他证明自己,于是她毫不掩饰自己的聪慧,回道:“若是我猜得没错,王爷刚刚应该是在书房找什么东西,却不巧被人发现了吧?”

  “是又如何?”

  “若是我能带着王爷找到王爷想找之物,王爷是不是就会相信我有与王爷比肩的能力?”

  “你知道我要找什么?”楚元辰一惊,自榻上蹦了起来,瞪着她问道。

  沐修尘耸了耸肩,很实诚的说道:“不知道,但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才会让王爷不惜以身涉险。”

  “废话!”他没好气地啐了一声,正想再次躺下时,她那清亮的声音再次响起。

  “但我知道二爷藏重要东西的地方,二爷向来会把东西藏在那儿,因为他总认为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王爷若要找东西,去那儿找应该能找得着。”

  虽然沐家二爷看来只是个小小的户部官员,可因为他早早便投靠了大皇子,又常常经办赈灾等事宜,时常与朝中官员打交道,几乎等于是大皇子在朝中众臣中的一只手,所以她相信楚元辰一定是为了沐二爷而来,她便毫无犹豫地将他卖了个彻底。

  “你知道你家二叔将东西摆在哪儿?”她那浑然不在意沐家的模样,不知怎地让楚元辰瞧着舒心极了,虽然她的诚恳来得莫名其妙,但他能够清楚戚受到她那张狂底下的善意。

  “是不是真的,王爷到时就知道了。”

  她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俯身在他耳际说了几句话,随着她的气息宛若轻蝶般拂在他的颈项上,他脸上的狐疑已被一抹惊愕所取代。

  §第五章

  雪片般的奏章堆叠在孝庆帝的案上,只不过这次被弹劾的不再是楚元辰这个玩世不恭又行事张狂的穆王,而是投靠大皇子的第一能臣工部侍郎顾德。

  因为他的贪渎,导致文德县的河堤偷工减料,大河溃堤,灾民死伤无数,皇上虽然心底暗恨,可偏偏手头并无证据,所以也只是当廷斥责顾德,责令他同户部共同负责赈灾事宜。

  大皇子与顾德本以为就此逃过一劫,谁知道才事隔一日,关于顾德贪渎的证据就明晃晃地摆在了皇上的案上。

  那些证据搜集得齐齐的,不但直指顾德,还暗指大皇子有一手,这回皇上连斥责也不斥责了,直接将顾德打了天牢,命大皇子禁足思过。

  一场风暴在楚元辰的暗中主导下揭开了序幕,又以顾德被抄家画上完美的句点。

  大皇子虽然没有受到什么责罚,但一时之间大皇子的党羽人人自危,生怕一不小心便栽了大跟头,可三皇子却因为这事难得的得了皇上的青睐,不但被任命监理顾德贪渎一案,还连连被皇上夸赞了好几回,一时之间朝廷的风向朝着原毫无胜算的三皇子。

  虽然只是一点,但足以教楚元辰心满意足,虽说他秘密入京,不可以大摇大摆的岀现在大街的酒楼之中,可谁教了无的本领不错,早已将这间客栈变成了王府的产业,还兼之经营成了探听情报的所在,所以他让人将马车直接驶进客栈的后门,再到了三楼的议事厅,竟当真没有遇着一人。

  坐在窗边,他饶富兴致地瞧着那些官兵不断的进出顾德的家,抬出一箱又一箱的金钱财宝,几乎闪花了众人的眼。

  想着大皇子党的人最近的气急败坏,楚元辰不由得乐上心头,突然间他的笑容顿住,想到了这回能如此顺利,到底还要归功于沐家姑娘才是。

  若非她直言告知,谁又能想到沐二爷竟会把这般重要的东西放在祠堂大厅挂着的一幅普通山水画之后呢?

  正常人都会将这种东西藏在书房里头的暗室或暗格之中吧,毕竟书房总是有着小厮把守,偏偏那沐二爷就是一个异想天开的。

  他会夜探沐家,不过是因为发现沐二爷和大皇子手下的官员过从甚密,深入探查之后才知道,原来沐二爷因为无子的沐贵妃和大皇子在宫中联手,早已成了大皇子伸向朝臣的一只黑手。

  虽然夜探的过程惊险,但好歹真让他找到了些证据,正是沐二爷为大皇子办事之后,留下来自保的。

  若非沐修尘指点,他能不能找着那些东西只怕难说,为此,他倒真心对那个怪怪的沐修尘有着深深的感谢。

  就凭那与众不同的一身匪气,便对了他的胃口,更何况她总是神奇地能够猜着他缺着或想着什么东西,那种仿佛对他很熟悉的感觉也让他饶富兴致,不过他并不急,因为他知道总有一天他能够弄清楚一切。

  话说回来,今日刚好是沐家送妆的日子,偏偏也遇着了顾德抄家的日子,一边是沐家送妆人龙的唢呐鼓锣和爆竹声音此起彼落,另一边则是顾家那哀哀求、哭天抢地的悲泣声不绝于耳,两件热闹的事一撞,登时让京城的大街上热闹非凡。

  想来这是沐家为了暗暗报复他在那六十六抬的聘礼中装了很多看起来好,但其实大多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听蒋又连说沐家二夫人一瞧见那聘礼的礼单和东西,脸色就扛不住地了下来,若不是沐老夫人在边上嚷着,只怕二夫人当场就能撕了那礼单。

  可偏偏这婚是圣上赐的,沐家人再有胆子也不敢悔婚,而且女方的妆单子也早就交给了礼部的老尚书,就算想要在嫁妆上偷斤减两也是不能。

  这两日,沐家大姑娘在沐家的日子只怕不好过吧!

  虽然她总是一副什么世俗礼教都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应该也不会在乎沐家的刁难,可是……

  心中地飘过一个念头,她为他做了那么多,他为何就不能为她长长脸,替她向沐家出一口气?

  不如马上行动,楚元辰想也没想的扬声喊道:“了无,立刻给我滚出来!”

  话声才落,也不知道了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总之,他已经躬身立在楚元辰的面前。“王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