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二房的人?!

  沐修尘的思绪飞快翻转,但面上却不动声色,静静等待着那嬷嬷上前来禀事。

  陆嬷嬷本是沐家的经年老仆,在主子面前也有些脸面,所以初见沐修尘这个不受待见的姑娘就有些轻忽,正准备指挥着人将芳菲院搜个热火朝天,偏偏这时她身后的另一个嬷嬷几步上前,附耳说了几句话,陆嬷嬷原本淡然的神色顿时一整,几个箭步匆匆朝着沐修尘而来。

  “大姑娘恕罪,实不愿半夜惊扰大姑娘,只不过前头大爷的书房遭了贼,有家丁说那人被发现后乘乱逃进了后院,奴婢也是忧心大人、小姐的安全,万不得已只能惊扰了,只有找出了贼人,大伙才能安心不是?”

  听着陆嬷嬷有条有理的禀事,沐修尘也不愿在这当口徒生风波,便淡淡地说道:“嬷嬷做的既是本分之事,自不敢阻止,只不过那些家丁粗手粗脚的,嬷嬷还得好生看着些,若是打坏了什么,我可不依的。”

  想来方才那位嬷嬷在陆嬷嬷耳边说的应该是上回得罪她的阮嬷嬷被打了板子的事,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杀鸡儆猴。

  既然她还得在沐家待上一段时间,有件事能震慑那些不将她放在眼中的人,是很重要的。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只是二爷吩咐了,四处都要搜查仔细,大姑娘能否让奴婢进屋子里头瞧瞧?”

  闻言,沐修尘眉头一蹙,一股不悦毫不掩饰地显露出来。

  陆嬷嬷瞧着,顿时心里一惊,难怪都说大姑娘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以前的大姑娘唯唯诺诺的任人欺负,哪里可能有着这通身慑人的气势。

  “你想搜我的屋子?那是怀疑我窝藏了贼儿吗?”

  沐修尘的语气不咸不淡,甚至不带一丝火气,可偏就让陆嬷嬷的心一抽,她揉着双手,有些尴尬的说道:“哪能这么想呢,只是来的时候,二夫人交代了,后院里任何一寸地方都不能错过。”

  “旁的夫人和姑娘们的院子也是这样搜的?”

  “这……”二大人和二姑娘的院子有谁敢搜啊,至于她会提出要搜沐修尘的院子,不过也是隐隐想要立个威,好让人知道她比阮嬷嬷有能耐罢了。

  其实不用等陆嬷嬷回答,沐修尘也知道她哪有这个胆去惊扰诸位夫人和小姐,只怕就是针对她来的。

  “我也不为难你,你要搜也不是不行,只不过若是搜不出什么,那么明儿个一早就随我去见见老夫人吧。”沐修尘淡淡的说定,不等陆嬷嬷反应过来,脚跟一旋,披风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然后自顾自地往屋子里走去,一进了花厅,她便端坐着,一双眼直勾勾地瞧着陆嬷嬷。

  陆嬷嬷被瞧得背脊发寒,犹豫了好半晌,终于还是打消了立威的念头,只是跟在沐修尘的身后走到了门口,站在门外朝着屋子里瞧了瞧,看似没有什么异样,便忙不迭地退了出去。

  哗啦啦的一阵响动之后,芳菲院里终于又回复了往昔的平静。

  见陆嬷嬷领着一伙人离开了,吓着了的红殊立刻要去关门门,却被沐修尘制止,交代道:“被闹了这么一出,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这怎么能行,贼人还没捉着,我们还是留在这儿守夜,这夜里不平静,怎能独留您一个人在房里呢?”芳连一边说着,便一边朝着桌子走去,将桌上的油灯给点着了。

  她是个有主意的,又被沐修尘那通身的气度所折服,再想到前主子的无情,便已决定一心一意要跟着沐修尘,万事都替沐修尘打算着。

  “不打紧的,就算真的有偷儿,那么大阵仗的搜园,要不被捉,要不早就乘隙逃了,谁还会傻傻的留下来等人抓呢?”

  “可是………”别说是芳连不放心,便连向来少根筋的红殊都觉得有些不安,也想留下来守着沐修尘。

  瞧着两个丫鬟的模样,沐修尘也没时间再劝,若换作平时,她自然会随了她们的心意,可偏偏现在床帐后头还有一个难缠的,她要不赶紧打发了两人,等会儿不知到道会再闹什么事儿来,她只好板起脸来说道:“怎么,如今竟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你们知道我不习惯睡觉时身旁有人,你们这是打算让我一夜不睡吗?”

  她那轻飘飘的语气对红殊和芳连来说重若万钧,红殊一急还要开口,芳连却先一步扯住了她,不让她说话,自己却开口说道——

  “这么晚了还多嘴什么,小姐既不习惯咱们在屋子里守夜,那咱们就在门外守着,总之也是一样能守着小姐,不让人惊扰小姐。”

  说话间,她的眼眸往那被遮得密实的床纱帐扫了一眼,方才屋内没燃灯,自不会有人注意,现在屋子里头一点了灯,她便眼尖的发现纱帐之中似乎有道人影。

  她本来想要点破,但见主子这般急急的赶她们出门,只怕这其中还有些隐情,想到这里她也不问出口,便连拖带拉的将红殊给弄出门去,还不忘暗示自家主子她会在外头守着,绝对不会让人发现动静。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有这种好处,对于芳连的机灵,沐修尘满意地点了点头,要是沐婉娟知道自己将一个这么聪明的丫头送到她的身边,还对她忠心耿耿,只怕气得都能头顶生烟了吧!

  等两个丫鬟都出去了,并将门板严严实实地关上,沐修尘这才款步上前,纤手一伸,就将那纱帘给掀了起来,就见楚元辰毫无形象地跷着二郎腿,一手枕在脑后,颇为自得其乐的模样。

  两人四目相对,一时之间竟无人开口,任由时间在无言的凝视中溜走。

  倒还是沐修尘眼尖,瞧见了他身上的黑色行衣在胸前的部分濡湿了一片,她倏地伸手一摸,果然入手一片湿润黏腻,再加之帐幔内早已盈满了浓浓的血腥气,她已经肯定他受了伤。

  “你又受伤了!”她语似呢喃,动作却没有停顿,伸手就想解开他腰间的黑玉腰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