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王爷可别生气,要说你这道疤还真好看,一点儿也没啥值得自卑的。”沐修尘真心实意地赞美着,一边款步轻移朝着他走了过去,手一拍,在他不及应之际,抚上了那道像是蜈蚣一般蜿蜒在他左颊上的疤。

  “你、你……做啥这样毛手毛脚的,是不是个女人啊!”

  从没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女人,楚元辰生平头一回有些狼狈地往后退了一步,这才避开了她那又软又白的手,他这是被调戏了吗?

  “王爷堂堂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我毛手毛脚的吗?”沐修尘含笑说道,心中微微喟叹。

  真好,刚刚那触手的温度,证明他的确是活生生地站在她眼前,虽然他仍似梦境中的那样,看似是个粗鲁不堪的痞子,但她知道实际上的他,是个心软得不可思议的男人,无论是对她,还是对王府里那些如狼似虎的血亲们。

  “怎么可能是怕,那是厌恶,你懂吗?就你这张娇媚轻狂的脸蛋,看起来就是一副不安于室的模样,你对别的男人是不是也这么毛手毛脚的?”虽然明知道打沐修尘因为双亲俱丧,被送回京城的沐家后,就一直被扔在一个偏僻破败的院子里头自生自灭,压根连门都没有出过,不可能有见外男的机会,但她这么自来熟的一摸,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不免有些口不择言。

  “王爷若是不喜欢,那妾身以后不做了便是。”沐修尘连忙微笑保证道。

  “你……”她从容的态度更是教楚元辰愕然,不免语塞。

  这沐修尘是被关傻了吗?怎么从刚刚到现在,她的所有表现都这么出人意料?可偏偏她脸上端着那理所当然的表情让他顿时来了火气,他恶狠狠地瞪着她,努力摆出他自以为最的恶的模样。

  见状,向来胆小的红殊惊喘一声,整个人便软绵绵地往后倒去,若非沐修尘连忙扶住了她,只怕这一撞可不轻。

  沐修尘扶着红殊让她躺下,嘴里没气的娇嗔道:“您就别摆出这种张牙舞爪的模样,是想吓唬谁?”

  “就是想吓唬你,你现在不是该吓得花容失色转身逃跑,然后想尽办法逃婚吗?”

  这话,楚元辰说得很认真,可沐修尘却毫不客气地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笑靥拂去了她脸上那种波澜不兴的神色,让她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原来你都是用这法子吓走老王妃替你选的妻子吗?”她笑着打趣道,瞧着他那拿自己完全没有办法的模样,她的心头蓦地划过了千丝万缕的甜。

  以前他也总是这样拿她没辙,然后便是无止境的包容,只是她不懂,如今她终于明白了他那气急败坏的张扬,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知所措。

  “你到底是谁?”楚元辰冷声喝问。她这样子哪里像朵小白花了?

  “如假包换的沐修尘,圣上御赐给你的妻子。”

  望着她那张扬而不知收敛的神情,楚元辰此刻除了捏死她之外,再无其他想法,而他也真的这样做了,他霍地一步上前朝她逼近,可就在他要伸出手时,她毫不畏憔地从袖中拿出了几张东西拍上他厚实的胸膛。

  “拿着,这是给你的。”

  他不相信她没有感受到他的杀意,但她却不闪不避,还自动迎上前来,他惊愕的下意识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三十万两的银票,京城里各大钱庄都可兑换,记得,聘礼千万别太扎实,虚虚的三十六抬,看着好看就行了。”她可不想拿自己的银子便宜了沐家那群贪婪成性的人。

  “你知道我今天会来找你?”楚元辰心里头那种迷离感又加重了。

  “若不是你,堂堂镇国公府大小姐的及笄礼,会下帖子给名不见经传的我吗?”沐修尘笑着为他解惑,见他迟迟不拿自己手中的银票,便很自动地将那几张银票塞进了他手中。“让得,聘礼能看就行了,反正就凭你那狼藉的名声,也没人敢找你的晦气,知道吗?”她再一次认真而郑重的交代完,便急急的催促道:“你快走吧,再晚点,只怕镇国公府的人就要发现我不见,四处找我了。”

  “我……”楚元辰什么都还没问,没问她是不是真的愿意嫁给自己,也没问她到底为何对自己这么熟悉,他大费周章的来此一见,却毫无所获,他当真呕得可以。

  “别我啊你的,快走吧,反正咱们就要应亲了,有什么问题大可拜堂之后再问,不是吗?咱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望着她那笃定的模样,楚元辰只觉得双手更痒了,更想捏死她了。

  但见她话说完便不再理会他,迳自蹲身拍了拍她那昏过去的丫鬟的脸颊,努力却不粗鲁地想要唤醒她,间或还抬头用催促的眼神瞧着他。

  然后,他竟又鬼使神差的听了她的话,足尖一点地,颀长的身影顿时化作一只苍鹰拔地而去,不到眨眼的时间,他就成了一个黑点,再不见踪迹。

  仰首,望着他离去的方向,沐修尘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要炸开一般,但她很快的收敛情猪,将好不容易醒过来的红殊给搀了起来,慢慢地走出了竹林。

  直到踏出竹林的那一刻,原本还呆愣愣的红殊终于回过神来,一脸惊悸地抓着自家主子的手说道:“大小姐,流言果然有几分真实,您还是快逃吧,这个王爷当真太恐怖了,您若真的嫁过去,只怕不出半年就被折腾死了。”

  “表相再恐怖也恐怖不过人心,再说,我若是想逃,又何必重来一次呢?”沐修尘淡淡回道。

  她本想着等她嫁去西北穆王府,与沐家再没有瓜葛,不过今日听了芳连的一番话,她与沐家只怕没完呢!

  红殊搔搔头,不明白主子说的重来一次是什么意思,但她还来不及细想,就被主子轻轻一拉,往花庭走回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