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她的话,让红殊的脸色一僵,在这一刻,她再单纯也能觉出自家主子的行事作风与往昔完全不同。

  想到前阵子主子磕破了头,昏迷了许久,便连大夫也说只怕熬不过,没想到主子不但醒了过来,个性还从原本的胆小怕事,变成了如今这种万事成竹在胸,便连面对沐老夫人也不会微微发颤的模样。

  眼前这个人,还是原本怯懦不争的大小姐吗?

  “姑娘,奴婢还有一事要说。”

  “嗯,你说吧。”

  “奴婢觉得大爷和大夫人的死因只怕并不单纯……”

  在马车的摇晃中,芳连缓缓地述说着她觉得可疑的地方,比如伺候大爷的奶娘在她们扶灵回京后,沐老夫人就赏了她一笔厚赐,便连儿子也去了奴籍,还考上了功名,又借着沐家的势力谋得一个小县官的官位。

  闻言,沐修尘眼神一眯,久久无法言语,若芳连的怀疑是真,只怕沐家欠她的就不只是一生的孤苦而已了。

  在皇上赐婚以前,沐修尘这个名字其实不曾出现在任何的宴会场合之中。

  这是头一回,沐修尘以沐家嫡长女的身分受邀参加镇国公府嫡长女蒋又玫的及笄礼,既是镇国公的掌上明珠,来参加的自然也都是身分地位贵重的夫人小姐们。

  这群贵夫人或是世家小姐,沐修尘一个也不认得,所以在被接进了未嫁小姐们待的花庭之后,也没有人过来理会她,但是那些细细碎碎的指指点点却是少不了的。

  但她一点也不在意旁人的议论,一双水眸悄悄地环顾着四周。

  虽然心里明知道就算楚元辰的性子再怎么狂妄,也不可能如此大剌剌地来到这左一撮、右一堆,众多云英未嫁的姑娘们待的花庭,她仍无法控制有着期待。

  她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有没有错,但她真心希望能看看他,就算一眼也好,所以坐了没多久她便有些坐不住了,借口更衣,径自出了花庭。

  不过这镇国公府的规矩森然,她才一走出花庭,便有守在四周的小丫鬟上前来询问她是否有什么需要。

  沐修尘只好说她想要四处逛逛,请小丫鬟带路,跟着小鬟绕了一圈,她又以想要清静清静为由,将人给打发了。

  等到身边只剩对她言听计从的红殊后,沐修尘这才左右瞧了瞧,等见到花庭后面不远处种了一片墨绿的竹林,她便缓缓地踱了过去。

  她心里盘算着,若这镇国公府的请柬是依着楚元辰的要求发的,他若想见她,最好的地方就是这片竹林了。

  离着待客之处不远,而且那片竹林茂密幽深,一般世家小姐敢进去的只怕凤毛麟角,的确是幽会的好地方。

  来到竹林口,红殊见她毫不迟疑的就要逛到竹林里去,胆小的她不免有些挣扎,犹豫着想要开口阻止,但此时的沐修尘哪有心情理会她,仍旧直直地往前走去,红殊没有办法,跺了跺脚后连忙跟上。

  随着主仆两人愈深入竹林,沐修尘的心也跟着往下沉去,她都已经置身在竹林的深处,却还是没有看到她想见的那个身影。

  浓浓的失望笼罩着她,让她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猜错了。

  幽幽一声长叹,心知自己不能离开花庭太久,否则会引来他人的注意,现在的她除了揣着满心的失望离去,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做。

  可就在转过身的那一瞬间,沐修尘愕然地顿住了步伐,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来时路上,那个用着不羁的姿态斜倚在竹丛旁的他。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方才她分明没有感觉到他的气息。

  思绪一片紊乱,但她仍贪婪地瞧着他,夏日碧染的天空上,艳阳金色的光辉穿过竹叶洒落,如同一层金色的轻纱披在他身上,那颀长的身子如同一抹生长在林中的松柏,劲拔而挺直,一袭浅紫色的长袍裹在身上,流水般的线条勾勒出他那极好的身姿,就算他的左脸颊被一道粗粗的疤痕划过,宛如美玉之上有了瑕疵,可是在她眼中,那疤痕完全掩饰不了他浑身所散发出来的傲气与贵气。

  望着这样的他,沐修尘的眼眶泛起了一股酸涩,但她却连眨眼都不敢,就怕一错眼,再也见不到他了。

  “你……”其实楚元辰让蒋又玫下帖,本意也是想要见见她,所以他早就看好了位置,刚刚才想着要遣个小丫鬟去把她引来,谁知道她自己就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而且她闯进来不打紧,可这么直勾勾地瞪着他看,是怎么回事?

  虽说他本身就是个混不吝的,万事不怕,就连在当今皇上的面前,也能嬉皮笑脸,偏偏在她那种目光下,他有种坐立难安的不适,为了掩去古怪的感觉,他只好将张牙舞瓜、冷情冷面的一面表现出来。

  “我说你这姑娘也太不知羞,怎么这样大剌剌地盯着一个陌生的男人看呢?你知不知道一旦这事传了出去,你的名声便毁了!”

  那粗声粗气的斥喝并没有吓着沐修尘,她姿态优美地朝他一福,用清亮的嗓音说道:“王爷安好!”

  “你知道我是谁?”楚元辰不免有些惊奇,他们可是头一回见面。

  打从在沐家听到她那句真心实意的“我乐意嫁给他”开始,他就对她产生了那么丁点的兴趣,毕竟以他的恶名昭彰,沐婉娟那种逃婚的表现才是正常的,他今天特意把沐修尘邀请来镇国公府,不过是想确认她的乐意究竟是真乐意,还是假乐意。

  “自是知道的,王爷英气勃发,脸上还带着一道疤,只要听过您的事迹,应该就会认出您的身分。”

  幽深的双眸蓦地一眯,无声地疾射出一股煞气,楚元辰冷冷地瞪着她,显然对她当着他的面提起那道伤疤很是不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